博彩業復甦緩慢 - Plataforma Media

博彩業復甦緩慢

在疫情持續反覆、內地嚴禁跨境賭博、內地經濟增速放緩等諸多因素影響下,雖然博企看好澳門後市,但有評論員及學者認為本澳博彩業復甦可謂長路漫漫,甚至預估每月賭收要重上百億元也是困難重重。

經歷了12天的「相對靜止」狀態,在新一波新冠肺炎疫情稍為受控下,澳門自7月23日起進入「鞏固期」,市面秩序逐漸恢復,全澳30多間賭場亦重新開門作有限度營運。然而,重開只是博彩業復甦的第一步。

延伸閱讀:賭收「清零」

事實上,本地新一波疫情於6月18日爆發前,在內地疫情發展及中央政府嚴格打擊跨境賭博的前題下,今年上半年本澳博彩業表現已呈疲態。據博彩監察協調局的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6月,本澳幸運博彩累計毛收入按年下跌46.4%至262.69億澳門元,僅為疫情前水平的17.6%,也是自2006年以來最差的上半年開局。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祿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稱,博彩業短期內的復甦步伐完全取決於內地及澳門的疫情發展。「如果兩地疫情狀況持續緩和,賭收在8月後會有所改善,因為(上半年)內地好多地方如上海都出現狀況,如疫情得以緩和,被壓抑的市場需求將會釋放出來。」

受疫情拖累,今年上半年內地國內生產總值(GPA)按年上升2.5%,暫時低於官方全年增長目標5.5%左右;其中,第二季的增長僅0.4%,是自2020年第一季度以來最低的增長率。曾忠祿表示,雖然內地經濟表現欠佳會加重澳門博彩業下行壓力,但疫情目前主要衝擊內地中低收入階層,而來澳旅遊賭博的主要是內地中高收入人群,預料在疫情緩和的情況下相關影響有限。

延伸閱讀:決定權不在澳門

關於賭收走勢,國際信貸評級機構標準普爾本月發表報告稱,目前澳門博彩總收入復甦步伐較緩慢,前景仍存在不確定性,預期今年澳門博彩總收入只有疫情前的兩至三成,即約584.9億至877.4億澳門元。

延伸閱讀:6月賭收24.77億澳門元 按年跌62.1%

儘管疫情的陰霾持續,本地三大美資博企管理層最近集體唱好澳門的後市。金沙中國母企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戈德斯坦(Rob Goldstein)本月出席美國媒體主辦的峰會時稱,目前澳門博彩業處於難艱的時期,但今年稍後時間或明年很可能有轉機,並有信心集團未來在澳門的收入將超越過去的高峰。美高梅中國母企美高梅國際酒店集團行政總裁比爾・霍恩巴克爾(Bill Hornbuckle)在同一場合強調,澳門永遠都是全球最大的單一博彩市場。

澳門永遠都是全球最大的單一博彩市場

美高梅中國母企美高梅國際酒店集團行政總裁比爾・霍恩巴克爾(Bill Hornbuckle)

兩地通關措施

相較於博企巨頭的樂觀看法,澳門負責任博彩協會會長宋偉傑則認為賭收短期內難以達到「相對靜止」狀態前的水平。該評論員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稱:「我預計本地疫情會不斷地反反覆覆,因為其他由Omicron變異株BA.5.1主導疫情的地方都很難去做到絕對清零。在非封閉情況下,疫情會死灰復燃。」

延伸閱讀:博企競投賭牌或有不穩

假使澳門可以達至及維持「動態清零」,內地與澳門的通關措施短期內或難以有所突破。雖然特區政府積極地與廣東省珠海市協調,但宋偉傑認為當中的困難不少,因為內地各省市奉行「動態清零」的政策,在防疫上面臨巨大壓力。「只要稍一不慎,內地(省市的)政府官員都要下台。而且兩地是否通關對內地的影響有限,反而對澳門才有極大影響。」他還指出:「在免除醫學隔離後,如果要持12、24或48小時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才可通關,對內地旅客來澳的吸引力不大,至少要72小時或7天核酸陰性證明才有吸引力。」故此,他相信每月賭收要達至如今年5月的30多億澳門元的水平,可能要待至10月國慶黃金周期間或年底,甚至是明年才有機會。

在免除醫學隔離後,如果要持12、24或48小時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才可通關,對內地旅客來澳的吸引力不大

澳門負責任博彩協會會長宋偉傑

就通關安排,中資券商中泰國際最近也發表報告稱,雖然本澳防疫措施逐步放寬,但在內地政府召開中共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前(外界預料該會在10月或11月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將謀求第三個任期),兩地都不會有進取的通關安排,因此預料7月賭收只有約1億至2億澳門元,8月的情況則維持不理想;並預估今年全年賭收約為600億澳門元,明年則料介乎1,200億至1,300億澳門元。

預料7月賭收只有約1億至2億澳門元,8月的情況則維持不理想;並預估今年全年賭收約為600億澳門元

中資券商中泰國際

百億元新標桿

疫情以來,本澳單月賭收只有在去年5月突破100億澳門元大關,今年上半年每月均收更只有43.8億澳門元,遠低於特區政府這兩年全年賭收1,300億澳門元、月均百億元以上的目標。撇除疫情因素,宋偉傑認為在內地持續打擊跨境賭博、日本及泰國等地開賭等因素下,明年賭收每月平均達百億元或以上也是困難重重。「疫情前,中場及貴賓廳收入佔比各一半,但現在我們基本上已沒有貴賓廳收入。」去年底至本年初兩位貴賓廳中介負責人周焯華及陳榮煉接連因不法經營賭博及清洗黑錢等罪名被捕,加上新《博彩法》加強對貴賓廳中介人的監管,引發一連串的博彩中介倒閉;今年上半年貴賓廳賭收僅為68.27億澳門元,佔整體博彩收入約四分之一,按年大跌逾61%。

宋偉傑形容澳門博彩業已進入「重大調整期」,如新《博彩法》所指,行業要走下去,未來要開拓非內地市場。「本地賭場要轉型吸引海外客,不可以是名義上吸引外地客,但實際上仍然以內地客為主。」

延伸閱讀:一切再不一樣

曾忠祿而言,月均賭收百億元將是澳門博彩業疫情後的新標桿。「百億元將是新常態,若完全擺脫疫情的影響,這是(賭收)可以恢復到的水平,特別是澳門及香港恢復通關。」據市場資料顯示,在疫情前,港客佔澳門博彩總收入約15%。但自疫情以來,澳門僅與內地保持免隔離的通關安排。

月均賭收百億元將是新常態,若完全擺脫疫情的影響,這是(賭收)可以恢復到的水平,特別是澳門及香港恢復通關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祿

博企資金流惹關注

賭收低迷,博企持續錄得虧損,市場聚焦關注博企的現金流問題。投資銀行摩根大通日前發表報告稱,假設企業零收入,在6大博企中,金沙中國及澳博控股的現金流最少,僅可支持多9個月的營運;扣除新一輪賭牌競投所需的50億澳門元資本要求後,兩者的現金流僅可支持營運多半年及一個月。另外,永利澳門、美高梅中國及新濠博亞的現金流則可支持營運多一年半至兩年,而銀河娛樂的現金流最多,足以應付零收入5年。不過,該行強調目前6大博企整體的資金流動性問題不大,因為股東可通過貸款為其提供資金。

在目前缺乏收入的情況下,曾忠祿表示,部分博企確實有資金流動性的問題,但隨著新一輪賭牌競投即將開展,在這「關鍵時刻」,相信6大博企有辦法解決相關問題以奪取新賭牌。

關於資金流的問題,澳博控股6月中宣布與中國工商銀行(澳門)牽頭的銀團訂定了190億港元的銀團貸款融資協議,而永利澳門及金沙中國亦先後在最近兩個月獲股東提供貸款融通,分別為5億美元及10億美元(約40.3億及80.6億澳門元)。

宋偉傑則關注若現有博企成功競逐賭牌後,在博彩業態勢下行的情況下會否有大動作去控制成本,如在人力資源上進行縮減。「企業需要開源節流,若開不了源,一定會想辦法節流。」他指出:「博企整體本地僱員人數可能不變,但或以不同的方法令薪水較高的員工『自動離職』,然後以較低薪水聘用新人。」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