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國有化」由澳門捐款興建的學校 - Plataforma Media

雲南「國有化」由澳門捐款興建的學校

雲南省當局接管由澳門學校發起的非政府組織所興建的4所學校。這幾間學校在過去超過的十年裡,一直由聖保祿學校和聖家學校出資援助。如今內地通過相關法律,境外非政府組織難以在內地運作,這幾所學校亦因而被國有化

中國當局接管這4所建於雲南省、由澳門兩間學校(聖保祿學校和聖家學校)出資興建的學校。這4所學校在2006年至2010年間興建,位處雲南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鄰近中越邊界的遍遠村落。過去10多年,一直受澳門、日本、新加坡、西班牙、瑞士、美國全面資助,中國政府亦有提供援助。
聖保祿學校的捐款透過 SP Edify項目轉交給雲南。而SP Edify項目本身就是為籌建這幾所學校而專門成立的非政府組織,除了建興學校設施外,該組織在十多年間還承擔了紅坡頭、長坡腳、馬台坡及平頂山4所學校老師的薪酬、學校開支、書簿、衣服和學生膳食。


自2007年2月開設第一所道明學校,至今已有逾千名兒童,大部分是苗族的學生,在這4所學校開始讀書上學。雲南當局對此很關注,但一直允許組織和學校的運作,但從早些時候開始情況就不一樣了。
《澳門平台》訪問一名不願透露名字的知情人士,他表示:「近幾年來,道明學校開始被要求要用與官立學校所使用的相同的教科書和教學材料,學生亦須參與官立學校學生的考試。」
這一改變要從2016年底開始說起。當時,人大常委會通過《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使慈善機構、企業組織和外國組織的活動受公安機關直接監管。外地組織要在內地運作,不單要得到公安機關的批准,還須與由政府控制的機構合作。法案又規定,一旦發現任何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賦予公安機關權力在「任何時候」向境外非政府組織代表問話。其後,SP Edify項目的多位負責人亦遇上這一情況,而且問話的次數越來越頻繁。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稱:「在某個時間開始,他們很堅持要知道資金的來源、捐贈人是誰、資金來源是否外國,也開始表明他們關注這一項目因其與天主教會有關、透過天主教學校捐款。」
到2018年中,雲南當局接掌了這4所學校和長坡腳一個社區水庫的管理,這些設施均由澳門捐款所籌建的。當年的荒蕪之地今天搖身一變,竟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裡一個最顯眼的神秘之謎。

貧窮和歧視

SP Edify項目全稱為「聖保祿學校雲南助學計劃」。項目負責人在2006年末首次到訪長坡腳時,到了一個極為貧困的村落。那裡居住的20個家庭既無食用水又無電力供應,房子亦僅以粗泥和茅草搭建在最南端山脈的貧瘠斜坡上。村落的入口只是一條很窄小的行人路,每當下大雨時,這條路就無法通行,村裡近130人亦只有1人能在雨後辨識和復原這條路的原貌。長坡腳的貧窮情況一部分是由於該區地理位置偏遠,但最主要原因是其存在沒受官方認可。
這位人士說:「這些人過去就像低端人口,在中國被視為『黑市居民』。幾十年來無戶籍,生活在非法的情形下。所謂的違法是指什麼呢?一方面是村民為了逃離貧困,在沒得到政府的批准下逃到其他地區;其二是他們一直違反早前才放寬的一孩政策。居於雲南南部山裡的苗族家庭平均有6或7名子女。」
「沒官方認可的地方自然就沒公路、沒電力、沒尊嚴、沒醫療服務的權利,亦無獲得教育的權利。」
令人遺憾的是,這種蒼涼並非長坡腳所獨有。安敬道神父受陳莉夫婦邀請,遠赴雲南探訪了幾個當地偏遠的地區,了解到該地幾千名兒童生活的苦況。這次經驗可以說是他們的初心,故在2004年初,安敬道神父、陳莉夫婦和時任聖保祿學校校長蘇輝道神父共同創立了SP Edify項目,旨在打造一個平台,為安敬道神父早前探訪過的這些地區少數民族兒童提供基本教育。
在雲南的第一個項目其實並非從零建造起一所學校,而是協助重建一所政府學校。這所學校位於撒紅口,原來條件很差,僅以小樹枝和茅草搭建。2年後,也就是2006年11月,第一所道明學校開始籌建,工程款項全由SP Edify項目籌募捐款,而建造則由紅坡頭居民包辦。
《澳門平台》訪問蘇輝道神父,他亦確定聖保祿學校參與籌建相關設施。他現時是聖若瑟大學教師,但以現時非該校人員為由拒絕評論中國當局的介入。僅說:「感謝大家對SP Edify項目的關心。是的,那是一個在我在聖保祿學校當校長時發起的項目,但我3年前就離開該校了。」
在過去十多年裡,SP Edify項目亦向項目4條村落的居民提供儲水的設備,又資助興建20多間房屋和長坡腳一個社區水庫。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線上雜誌《寒冬》指出,該批設施均被中國政府「國有化」,而且還拆取了一個由村民建造獻給聖母瑪利亞的禱告場。《澳門平台》嘗試向雲南省教育廳了解情況,但至截稿前仍未收到任何回覆。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