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禍並不存在」 - Plataforma Media

「黃禍並不存在」

葡萄牙學者易曼暉(Fernanda Ilhéu)表示,澳門應該向外來人才打開門戶,讓特區加快融入區域發展,又指葡萄牙能為中國帶來許多投資機會。

易曼暉(Fernanda Ilhéu)是里斯本經濟管理學院的講師兼中國經濟國際化專家,她樂見中國在葡萄牙的投資,指出海洋經濟或汽車行業等新領域即將崛起。她又認為澳門必須向外地人才打開大門,才能在粵港澳大灣區取得成功。

澳:你1979年來到澳門,當時的澳門是怎樣的?
易:我在1979年2月17日來到澳門,也就是中國與葡萄牙建交後的一個星期。時任總督李安道(Garcia Leandro)邀請我建設現時的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不過多久,伊芝迪(Melo Egídio)接任總督。當時的澳門很浪漫、很有趣,但是太過寧靜。從我們下午5點下班到晚飯,時間過得很慢。那時只有很少葡萄牙人,只有一個有點年邁的土生葡人社群。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做,例如是因為當時自來水的問題,我們要在耳朵塞點棉花才能洗澡,以免感染。當時的電話傳呼中心的情況更是難以想像,早上10點打電話去里斯本,晚上8點才能接通,電力供應也不隱定。

澳:你在澳門居住的18年正是澳門的飛躍期。
易:一切事情都很壯觀。
澳:你能夠參與澳門發展,有甚麼令你格外驕傲?
易: 我很有幸那個時期在澳門做到很多創新的工作,帶動了澳門所需的很多機構投入運作。在經濟層面上,我們開始幫助企業拓展外地市場,因為澳門出口量小,以香港為最大目的地。大型集團以配額制和一般優惠制為基礎,在澳門設立分部。葡萄牙政府對《多種纖維協定》(Multifibre Agreement, MFA)作了很好的協商,為澳門爭取到遠高於澳門紡織品裝機容量的配額,於是香港企業開始把握這個優勢,進駐澳門。
澳:自那時起,澳門已有很多巨變。在30多年後的今日,焦點落在澳門經濟積極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必要性上。在這個過程中,澳門應該如何定位?
易:澳門一定不能放棄財富的來源、作為博彩城市的定位,也不能對可以成就更多實質業務的機遇視而不見,例如不能忽視高科技和當中開發的人工智能。澳門必須以多方面作為切入點,其中會對人才有所需求,因此有必要摒棄我們當時來澳就遇上的保護主義思維,因為擔心失業而將外地人拒諸門外。這是不會發生的。在各個發展領域中高質素和卓越人才越多,澳門才會越繁榮。
澳:教育起了關鍵作用。
易:是的,例如澳門有一間設於橫琴的大學,能華南培育更多優秀人才,它的校園設備完善,加上有澳門與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更具體來說,與葡語國家間的緊密往來。這兩個大洲在未來有巨大發展空間,亦是「一帶一路」倡議觸及的地區。我認為澳門大學的角色舉足輕重,大學的領導層很多都有留美經驗,相信將來可以開啟的項目還有很多。
澳:談到大學,中國學生在葡萄牙的現狀是怎樣的?
易:葡萄牙的中國學生數量大增,我想目前有近1000人,相信葡萄牙也能接收更多中國學生。這個增長是在非常短時間內發生,這些學生對葡萄牙很感興趣。整體來說,他們也是好學生,同事對中國學生的水平感到意外。
澳:在最近6年,中國對葡的直接投資錄得前所未有的新高。
易:葡萄牙不僅是相對而言中國直接投資的主要目的地之一,中資對股票的投資額也非常高。中國在葡國股市投資排行第10位,投資最多的則是美國。這是非常理想的。
澳:中國對葡的投資策略是怎樣的?
易:當中有一種進化。中國在經濟以雙位數增長時,主要投資擁有豐富原材料的國家,在進入每年以6-7%增長的新常態後,便轉而增加投資科技和金融貿易。現時中國投資葡萄牙,特別是能源領域,同時一定程度上打進了美國市場。中國還有投資金融和私人醫療等其他重大領域。
澳:你對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最近提出的收購方案和相關熱議有何看法?
易:這件事引起了很多疑問。首先是股東結構問題。如果中國不取得多於50%的股權和多1票的投票權,便可能會有歐洲和美國的企業進入董事局。如果有歐洲企業加入,葡萄牙電力公司 EDP的總部或分部就要搬到別的國家。我永遠不會忘記西姆泊水泥公司(Cimpor)和葡萄牙電訊(Portugal Telecom)的收購過程。在這次事件中,三峽集團向葡萄牙和EDP開出了很多條件,改善投資環境的穩定性。現在,以政治角度看待這個問題,不論投資者是否來自中國,都存在著一個約束條件,就是該企業是中國國企,這就有一個令歐洲摸不著頭腦的難題了。EDP也是一間國企,現在可能要被私有化,而且可能會由一間外國國企所收購。問題在於,歐洲不允許歐盟國家內的國家壟斷,所以如果它不是國企,這個問題就不存在了。
澳:葡萄牙電網營運商(REN)部分股權也在另一間國企——中國國家電網的手上。
易:我們最常聽到的,就是歐洲不允許國家壟斷,即使有關企業不是國企,競爭法也可以引申為不允許這種行為。這些問題將會被一一分析,但我們都不知道結果會是甚麼。目前可以肯定的就是,歐洲正就中國對戰略性行業的投資展開討論,而中國更希望一併討論「一帶一路」倡議,但歐洲則傾向獨立討論各議題。
澳:對於中資投資大幅增加,葡萄牙社會和機構未有感到憂慮嗎?美國和歐洲已經有相關輿論了。
易: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將別人的問題放在身上。憂慮最大的是美國。我們跟美國人的關係很好,跟中方亦然。我們不奢求成為世界超級強國,我擔心的反而是歐洲的取態。歐洲遲遲未有解決辦法。當歐洲躊躇不前,我們就更難制定策略,因此歐洲必須盡快決定與中國關係的對策。說到中國會構成威脅,我們可看出中國從來不是一個會威脅別國的國家,「黃禍」並不存在。中國為建設多極世界而努力,這是我在所有官方演講和出版物中一直重申的觀點。中國不是侵略國家,只是一個捍衛國土和內部問題的國家。中國沒有在全球各地爭奪土地,它也不需要這樣做,它本身的領土已經夠大了。事實上,中國的存在對葡萄牙有好處,各方必須知道如何談判和捍衛重要的事情。我認為大家都很清楚這點。大眾輿論對中國的投資有正面看法,沒有聽到有人不滿中國投資,反而多表讚同。
澳:中國外長王毅已經訪問葡萄牙,習近平主席更將在11月訪葡,你對這次會面有何期望?
易:我希望這次會面能令中葡關係有所躍進,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在多個發展領域的合作協議。
澳:葡萄牙和葡語國家在「一帶一路」中的角色的立足於大西洋,對嗎?
易:沒錯。葡萄牙更在歐洲範圍內具競爭力。中國對葡投資了很多,現在越能越體現這點了。葡萄牙可以做的也有很多。看看我們國內的實況,我就想為甚麼我們不在錫納斯(Sines)和塞圖巴爾(Setúbal)兩市之間擴大發展,比如中國不僅投資了錫納斯港,還對其周邊也投放了資源,包括物流、工業加工、交通等方面。如果能吸引到像吉利汽車或上汽集團這樣的大企業投資,想到了對該區來說意味著甚麼嗎?
澳:你提出的也同樣是葡萄牙政府就中資策略所強調的,葡萄牙認為中資對製造業的重點投資能夠創造就業機會。
易:是的,另一個我們具競爭力和可令中國感興趣的,就是航空企業的領域。我們在國土兩邊(貝雅Beja和埃武拉Évora)都有很多航空企業,在貝雅的機場更是備用機場。何不開發一個協調發展項目?在海洋經濟方面,葡萄牙馬德拉和亞速爾間的海域具有很大的探索機遇,我們將能探索海洋生物多樣性和海洋安全。

馬天龍  08.06.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