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資源短缺 - Plataforma Media

醫療資源短缺

2017年澳門有超過1300名病人送外診治。面對資源和專家短缺,衛生局只好向外求助,單在2014年就為此花費四億元。*

Nuno Martins的兒子在澳門居住,但要到香港接受治療,他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在澳門,很多病人最後都要轉往鄰埠醫治。

他的兒子在葡萄牙一間診所確診杜安氏綜合症,回澳後在仁伯爵綜合醫院求醫。他說:「澳門的醫生有嘗試跟進他的病情,但我們深知這樣並不足夠 。」他於是向會診委員會申請,讓兒子赴港治療,後來在香港中文大學眼科中心接受了兩次手術,現在每年覆診一次。
他說:「他們之所以批准,是因為這個病例非常特殊和罕見。在香港接受的手術和定期覆診,至今也是免費的 。」
不願透露名字的梁小姐也有類似經驗,她的父親曾經赴港治療,但是近期病情惡化,不能奔波到香港治療。
她的父親因為咳血而送到醫院。他們當時的首選是私立的鏡湖醫院。她表示:「我們最主要的出發點是私家醫院毋須等候。因為是收費的,所以診治應該會更加及時,我想這也是大多數人選擇私立醫院的原因 。」
在鏡湖醫院留醫兩日後,醫生指她的父親內部出血,將他轉介至仁伯爵綜合醫院,在那裡留醫一個月。她稱院方提供了很好的照料,但坦承如果父親的條件允許,其實想讓他到香港留醫。她說:「香港有更多專科醫生。在澳門,大家對鏡湖和山頂兩間醫院的評價是:『一間謀財,一間害命』,澳門居民對本地的醫療系統沒有太大信心 。」
本身是護士的立法會議員黃潔貞指:「我認為這是信心問題,部份居民對本地的醫療機構沒有信心,希望到外地就醫」。
她指出這種傾向有兩個原因:外面有更多選擇,本地醫生對一些病例缺乏經驗。
「澳門沒有足夠的病例讓醫生去汲取經驗,這是一個現實問題 。」

數字

衛生局回覆本報查詢時稱,香港是轉介病人最主要的目的地。
澳門在2017年轉介往港的病人有1310人(見表),最常見向外地轉介的病患有腫瘤、心血管疾病、器官和體髓移植、電療和「複雜個案」。
當局指出:「當這些病人在澳門找不到合適的技術或醫護人手診治,便會批准讓其赴外就醫 。」
本報同時希望了解政府在這方面的開支,但局方表示沒有最近幾年的數據。
一份政府在2015年5月發出的新聞稿指「赴外地就診方面的開支增加近11倍」,與「2000年花費三千萬相比較,2014年在這方面花費近四億元」,強調「措施的最大目的是保障本地居民的健康狀況,費用和就醫地點不是最大考慮」。

送外診治

在向本報的回覆中,局方指出送外診治的申請要經送外診治委員會審批。
每宗申請轉介個案均須交由委員會討論,必須因「仁伯爵綜合醫院、鏡湖醫院未能提供相關醫療服務時,才能決定接受轉診申請」。
送外診治的目的地主要是香港、台灣和葡萄牙,個案由仁伯爵綜合醫院院長每年選出的專家小組跟進。局方重申,這是一個「有效率的機制」。
外送香港診治的交通方式以水路為主,赴中國內地則經陸路,這是「為了確保病患接受醫療的過程是最安全和適合,以免病情惡化」。局方指有關花費由政府支付。
鏡湖醫院公共關係事務科向本報表示,院方不會轉介病人到外地,指出「本院部分病人會選擇赴外就診,但這是他們自己的決定」。
本報亦嘗試向衛生局及香港相關機構了解當地哪些公私營機構接收澳門病人,但未能取得這些資訊。局方重申,診療目的地的選擇是以個案為大前提。

形象受損

對於如何補救本地醫療體系的負面形象,衛生局不予回應。
醫生蘇沙(José Peres de Sousa)認為,澳門的初級保健和各間衛生中心運作良好,但存在別問題。「市民的怨言在於醫院的護理程序,例如住院治療、更加專門的檢查以及制定治療方案 。」
他又指出,澳門存在區分專業人員的問題,難免令人選擇赴外就醫,強調「因為資源不足,故需將病人送外診治」。
他曾於仁伯爵綜合醫院參與管理層工作一年,負責1993年至1999年期間重組耳鼻喉科服務,之後返回葡萄牙,2007年回到澳門任職泰福馬瀧醫院,現時提供私人問診服務,而且是澳門銀葵醫院的醫生。
由於澳門有多年送外就診的經驗,加上澳門病人數量較少,蘇沙認為送外就診比在本地醫療投資更為合理。
他表示:「將病人送外就醫和與外地機構達成協議更加實際,因為既然現在已經有這種往來,將來也會有越來越多。澳門沒必要有某些治療方法,例如放射治療,因當中牽涉處理醫療廢料和運輸的問題,也會引起公共衛生問題 。」
Rui Furtado也任仁伯爵綜合醫院的管理層,他認為醫療問題的缺陷仍然是一個大難題,而招聘有經驗的醫生更是難上加難。
「在50歲改變生活總是很困難的,這也是在澳門出現個別領域人員短缺的原因。我長期提出尋求醫療改革,但問題是,無論在香港還是中國,有經驗的醫生在醫院以外的地方工作會有更加豐厚的收入 。」
蘇沙也說:「例如北京有很多不同專科的醫生,但他們不會來澳門,畢竟薪酬相差甚遠 。」
至於澳門的局限性,Rui Furtado指出:「有些人因為對衛生局沒有信心,也有些是趕潮流才選擇赴外診療 。」
Rui Furtado本身是一名外科醫生,身兼澳門葡語醫生協會理事會主席。他指澳門其實與其他地方一樣,有好和差的服務,同樣不缺專業的服務。他說:「澳門的現象也見於世界上其他地方:以不同的方式對待外地人。而且是負面的態度。香港有一定程度的排外主義,一開始會對人不太友善,但也不會太過份,這些都是從我病人經歷了解到的 。」
本報聯絡到前澳門公立醫院醫生協會會長兼胸肺科醫生羅奕龍,但他以私人理由拒絕評價澳門的醫療質量。

信心不足

Miguel Santos是澳門友邦保險的財富管理經理,業務包括銷售醫療保險,他向本報分享個人和職業的經驗。他說:「人們覺得公立醫院醫生只是履行職務,只是做必須的,以免被人投訴 。」
保險公司的計劃包括在澳門和其他地區的公立和私立醫院診療。每年保費按年齡有別,由四千至兩萬澳門元不等,但他說客戶傾向外地的私立醫院。
他續說:「在香港,他們提供更好的住宿、膳食和治療,醫生的經驗更加豐富,受過更多培訓,這是市民傾向於香港和泰國的原因 。」
他指近年越來越多人不滿澳門的醫療體系,公立醫院醫生又只做必要的治療。「的確,香港和其他地方提供更好的服務,因為投放較大。泰國、日本和香港在很多排行都名列前茅」。
尤其是在公立醫院內,等候時間長是一項持續的投訴,但他不認為這是最大的問題。「最主要的問題是醫生水平下降,他們很多都在中國國內的大學畢業,例如是在珠海,不排除他們跟其他地方畢業的醫科生受過同樣的訓練,但始終是沒有經驗」。
他稱沒有收到病人對公立醫院服務的投訴,但直言病人如要接受手術,會傾於到澳門科大醫院。「該院提供更好的服務,也有較多專業人員和經驗較為豐富的醫生,由於它是一間私立醫院,你只要付得多,便能找到更好的醫生 。」
Rui Furtado認為,澳門的細小面積為一些領域的發展造成困難。「很專科的服務面臨著一個問題,就是沒有足夠病例留住專家學者。普通外科有很多個案,因此相關醫護人員能夠維持訓練的程度和操作,但有些領域的個案很少,單單這點就已經不簡單了」。
在2017年,澳門有1730名醫生和2397名護士,當中近500名醫生和1200名護士任職衛生局。
被問到公立醫療機構的專業人員在哪裡接受培訓,衛生局未有提供資料,只稱醫生或護士除了有學士學位課程的訓練外,還要接受幾個階段的嚴格培訓。
鏡湖醫院有近300名醫生和900名護士,大部分中國內地畢業,醫院的公共關係事務科指出:「由於澳門沒有醫學院,本院大部分的醫生都是在中國內地的高校畢業;護士則主要來自鏡湖護理學院和澳門理工學院,也有部分聘自內地」。

解決之道

為了回應本地醫療需求、加入對於澳門醫療能力的投放,政府正在興建離島醫院,作為澳門第二間公立醫院,經過不斷延期和超資後,將於明年,亦即行政長官崔世安任期的最後一年落成啟用。該院起初定於2014年開幕,設計到興建目前已經耗逾兩十億元。
該院將有1,100張病床,比初時預計的630張為多,屆時平均每一千名澳門居民就有3.4張病床,該院內也會設有護理學院。
有意見認為,澳門除了護理學院外,也該建設醫學院應對醫療人手短缺的問題,Rui Furtado並不同意,表示「這類大學要有學士後課程,澳門不具條件這樣做,沒有多少病例和病理學的支撐的話是做不到的」。
他建議澳門在這方面與外地合作。「如果能在未來幾年的合作有新的突破,之後就會容易一點,建設一間大學或醫學院需要很多時間,說不定到2050年就要關閉了」《中葡聯合聲明》闡明澳門維持「現有社會和經濟制度」、「現行法律」和「生活方式」至2049年。
蘇沙強調,建立醫學院的構思並不合理。
「有好的協議就已足夠,香港等鄰近城市和台灣的醫學院也是首屈一指的 。」
黃潔貞也提出:「澳門地方細小,有這麼多學生嗎?學生又會選擇一間全新的大學嗎?」
本報得悉澳門科技大學曾向高等教育輔助辦公室提議開辦醫學學士課程,有關的初步提案尚未獲得回覆。
黃潔貞表示,她認同政府設立以醫生為對象的醫學專科學院,讓醫生可於本科後進修。 「專科進修比基礎培訓更為迫切 。」
蘇沙和Rui Furtado認同,應該維持對外合作的模式,但有需要作出改變。Rui Furtado表示:「如果病人想到葡萄牙或去中國醫治,沒有必要他迫去香港。也許是較低的醫療費,要按照病人自己意願。當一個人選擇在某個特定地點接受治療的訴求被拒時,治療質量便會流失20%,病人會開始失去信心」。
黃潔貞指出,澳門的醫療服務要從兩個層面優化:在各間醫療機構之間建立資訊共享的系統,並且統計澳門需要多少醫生和專家。
對於她所提及的統計,衛生局表示没有資料可以提供。
她又認為,政府應該向私立醫院提供更多支援。「政府多次表示,澳門的醫療系統包括公立和私立機構,但顯然對私立機構的支援尚未不夠,不應只是關注公立醫院及其轄下的專業人員。」
儘管有所批評,Rui Furtado認為市民不必對澳門醫療失去信心。「在澳門所做的,都有做好;沒有做的,是因為沒有相應的技術能力。至少病人也能在公立醫院得到照料 。」

*本報請求訪問衛生局局長李展潤被拒。

蘇爔琳  08.06.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