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在中美之間的歐洲 - Plataforma Media

夾在中美之間的歐洲

里斯本登上了中歐關係辯論的舞台。東方博物館舉辦了一場有關中歐關係的辯論,探討歐洲要如何處理與美日的聯盟關係、與中國尋找更好的平衡。

在英國脫歐之際,處於十字路口的歐盟正在準備新一份預算。面對新的經濟危機,歐盟希望及時穩住貨幣聯盟和一個共同的金融體系救助機制。與此同時,它又計劃繼續整合,構建共同防禦的能力。從某種角度來看,今日世界的秩序已經與二戰後的截然不同。歐洲現在的權力和地位變得無關緊要。對華關係似乎也在議程之中,自由和現實主義的演講呼籲歐洲改變它的對華戰略模式。

去年12年月,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和歐洲智庫中國研究網絡(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皇家埃爾卡諾研究所和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發表了至少兩份有關報告。它們通過針對歐洲各國的個別分析,警告中歐關係存在的不平衡。其中一項研究在分析葡萄牙時,對中國在公用事業、銀行和保險公司等戰略部門的資產收購著墨甚多,指出葡萄牙能夠確保「尖端技術的取得和全球影響力的擴展」。
這些報告似乎都是歐洲正在改變態度的徵兆。歐盟準備討論和表決一個監察外國(尤其是中國)投資的共同機制。該提案由法國,德國和意大利發起,去年9月由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正式提出,旨在是保護高科技行業,而這正正就是過去數周中美貿易緊張的焦點。有一股力量支持控制對華開放的程度,另一方面,葡萄牙不會缺席討論。

最後的多邊主義者

上周,里斯本東方博物館舉辦了「歐洲和世界秩序變化」探討會,主題包括英國脫歐、中國和跨大西洋關係。在討論對華關係時,前香港總督彭定康參加探討,他也是前歐盟外交關係專員和由東方基金會定期組織的阿拉比迪會議的發起者;參與討論的還有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 ECFR)中國與亞洲項目主任弗朗索瓦·戈德門特(Francois Godement)和葡萄牙前外交部長、現任葡萄牙電力集團(EDP)監事會主席Luis Amado。
與會者指出,今日的中國不再是2001年加入世貿時的發展中國家,更不是20世紀80年代鄧小平開展改革開放時的中國,而是習近平的中國。這位領導人在三月作出令人驚訝的舉措——取消憲法有關國家主席任期不得超過兩屆的限制。如今中方仍然透過限制直接投資的法律和海關壁壘,為外國企業設限。
「我們應該站在一起嗎?這是美國想要的。」弗朗索瓦·戈德門特在會議上這樣總結如今歐洲辯論的主題,大量引用修昔底德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來說明對美中之間衝突的恐懼就像過去雅典和斯巴達的衝突一樣。弗朗索瓦·戈德門特說,「即使特朗普在推特上不斷貼文,美國的對華戰略仍有很大的猶豫和不確定性。我有時認為,歐盟和日本可以建立一個我稱之為邊緣聯盟的聯盟。他們是世上最後的多邊主義者。」
日本在本周以多種方式在太平洋中部出現。首相安倍晉三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面並討論朝鮮局勢。與此同時,中日兩國決定在事隔八年後恢復經濟對話。

天塌下來

正如習近平主席本周與外交官會面時指出,「天塌下來,高個子必須頂著」。駐華的各國外交人員就是如此。對於這句諺語,歐洲外交官就相對沒有那麼樂觀:「如此陰沉的天空,不經歷一場風暴,是無法晴朗的。」
歐盟前外交事務專員彭定康在會議的演講引用了莎士比亞的《約翰王》,這位前港督堅信歐盟、美國和日本應該聯合起來,對華施加共同經濟規則。
這位保守黨英國政治家說,「不想對華發生衝突——我不是在說中國的海洋野心;也不希望看到中國的經濟增長受到干擾——因為中國經濟出問題的話,對所有人都是不利的,不僅僅是中國。我認為重要的是我們一起努力,與美國、歐洲和日本一起,而不是與威脅我們的國家站在一起。我們要共同努力堅持讓中國遵守與我們一樣的經濟規則,這點非常重要。」
在現實版的雅典與斯巴達之戰中,由長江三峽集團持股的葡萄牙電力公司(EDP)監事會成員Luís Amado表示,歐洲面臨的風險是分裂,又指:「管理全球議程的大國在我們的生活呼風喚雨,實質分化歐洲各國。他們正緊緊抓住機遇。如果有甚麼東西與目前華府的思想趨於一致,那就是這一點」。他又認為布魯塞爾對於在中美之間選邊站問題的回應,應該建立在歐盟各成員國更加「同心協力」的前提上。
Luís Amado認為,從中國領導人的講話和實踐中,可以看到現在「鄧小平的和平崛起已經行不通了」,這場對抗全球單極化風暴的陰影同樣籠罩歐洲上空。儘管與華盛頓同進退共患難,但根據弗朗索瓦·戈德門特所說的,歐洲的未來似乎仍然不可避免地與中國有所聯繫:「中國威脅最可怕之處,可能是這個威脅忽略了歐洲。 」

紀美麗  20.04.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