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進主義征服莫桑比克北部穆斯林 - Plataforma Media

激進主義征服莫桑比克北部穆斯林

莫桑比克當局與該國北部支持伊斯蘭教激進觀點的穆斯林團體之間曾有摩擦。但10月5日對於濱海莫辛布瓦的襲擊卻是前所未有的。武裝團體的規模以及隨後的叢林沖突增加了人們對這次威脅覆蓋範圍的懷疑,此次襲擊已造成20多人死亡。
「聽到槍聲時我正在睡覺。我以為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槍聲仍在繼續,不久之後,28歲的瑪麗亞·卡米莎聽到了爆炸聲。當時是凌晨1點。 「炸彈令家裡所有人(她、丈夫和三個女兒)都感到驚慌」。半夜,在這棟靠近漁村的房屋邊,感覺很害怕的鄰居們偷偷往街上瞅,互相交談,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濱海莫辛布瓦的另一頭可以給出答案,42歲的蘇萊曼·阿卜杜勒·馬奈居住在Nanduadue街區,他在家門口看見了武裝分子。他回應道:「他們有砍刀、菜刀和機槍,其中一個人告訴我不要害怕,因為他們只是在追擊警方。」
該團體的四名成員於10月5日清晨到達莫桑比克共和國莫辛布瓦警察局,他們穿著長袍,假裝抓住了一個小偷,其中的兩名成員抓著另一名成員。當警員坐下開始記錄案件時,一名成員拉開衣服,拿出隨身攜帶的,被他藏起來的砍刀,重創了這位警察的臉部,而其他三名成員則令警察局內的其他人不要動。
當其他警員嘗試幫助其同事時,他們已陷入其他入侵莫辛布瓦的武裝分子的機槍掃射中。警察稱該團體共30人。但蘇萊曼卻說遠不止30人。該區域的當局與穆斯林曾有過摩擦,但從未發生過如此大規模的衝突。
之後,莫桑比克北部卡波德爾加多省的村莊和周邊地區爆發了一系列的衝突,衝突斷斷續續地持續了48小時,彭巴省級指揮部被迫調穆達、帕爾馬、南加蒂以及楠普拉和尼亞薩鄰近地區的警力支援。
通往山區的入口已被當局封鎖,各機構(學校和銀行)關門,有人逃進了叢林,有人躲在家裡,蘇萊曼和他的家庭就選擇躲在家裡。 「我們已經兩天沒有上街採購食物了。」他、妻子和兩個孩子正在盡可能地靠自己的能力度日。
根據官方數據,兩名警察和十四名襲擊者死亡——同一武裝團體還涉嫌在一周後的另一場衝突中殺害當局四人,地點位於北部的村莊Maculo,同時還有七名攻擊者死亡。這一武裝團體也被認為應該為村莊的一位村長的死亡負責。受傷人數不確定。官方還未確認。自10月以來,當局已不再提供關於衝突的數據。只有時間才能告訴我們叢林中還隱藏著什麼。
該區域長官、宗教領袖和民眾稱,襲擊者是年輕的伊斯蘭教徒,他們經常去Nanduadue街區正在修建的一座清真寺,沒有其他人去那裡。他們經常「侮辱(該區域的)長官和自治市的市長」,他們只捍衛伊斯蘭教法,稱其應該凌駕在國家的權威之上。「人們現在很害怕去那裡」,而且已提醒當局監視那里和該區域其他清真寺的活動,這有時也會產生相反的效果:造成穆斯林社群和警察局之間的摩擦。
莫桑比克卡波德爾加多伊斯蘭教委員會南部代表團9月向該省司法局局長投訴警方「行為不端」,違反「進入聖地的規定」,例如位於納曼農比(NAMANHUMBIR)地區Nanhupo村的一間清真寺。
在濱海莫辛布瓦,該組織佔領的地方現在已空了。找到曾佔據這間清真寺的人似乎是不可完成的任務。當地消息稱,「如果有這樣的人的話,那應該藏起來了。」這同樣也適用於親人和到訪的朋友。沒人想被莫桑比克警方帶去問話。
儘管他們自稱為青年黨(Al-Shabaab),但這些成員顯然與索馬里南部的恐怖主義團體沒有任何联系(Al-Shabaab是阿拉伯語中的年輕人的意思,被世界各地很多團體使用),而警方則宣布已進行52次逮捕行動,被逮捕者都是莫桑比克人,確定已有人獲釋,但具體人數還不清楚。
頭目仍然是謎。該區域長官羅德里戈·普魯克(Rodrigo Puruque)稱,「其中有些是多個街區和村莊的孩子。陷入這場混亂的是多個地方的公民。」他本身也是穆斯林。又稱:「他們的衣服與伊斯蘭教相似,因此很容易混入清真寺。」他們正試圖招募更多成員進入他們的隊伍。
Saide Bacar是卡波德爾加多省西南部的穆斯林領袖,他向葡新社表示「教派」用錢招募「輟學」且處於「貧窮和飢餓」之中的莫桑比克人,警方宣布,部分被捕者承認在收了2500梅蒂卡爾(35歐元)之後加入對莫辛布瓦的攻擊。
2011年,「在來自非洲北部的流離失所者的大遷移中」,卡波德爾加多省出現了試圖吸引公眾的激進和叛亂的話語,十分引入註目,這些流離失所者的目的地是非洲南部,他們當時是途徑莫桑比克,羅德里戈·布魯克提到。「他們輕鬆地」與其他移民融合,自那時起,有很多動亂分子就停留在該地區,試圖給那裡的社群洗腦。
其他造反者自他們在國外的古蘭經學校(教伊斯蘭聖經《古蘭經》的學校)時起就開始被培養了,招募他們去國外的人通常會展示一些榜樣,並向其家庭承諾為其子女提供國外良好的教育。這位長官提到兒童去國外時表示,「國內也有學校《古蘭經》教得很好。」他們到了那裡,並沒有學習《古蘭經》,而是「學習使用肌肉的力量和武器」。他提到,「最後回來時,由於他們還是我國的子民,其他人很容易被他們矇騙。」
這位長官最近向濱海莫辛布瓦民眾發表講話時表達了政府堅定的意願:「任何人都不應該再蒙住臉。」這句話暗指女性的頭巾,也就是說,政府不容忍某些激進主義的跡象。
該省首府彭巴市伊斯蘭大會領導人Nassurulahe Dulá談到一個與世隔絕的團體。「當我們嘗試用古蘭經與他們對質時,他們就逃跑了。」他們「秘密地工作,害怕面對人們」,他舉例說,「他們每天做三次禱告,而傳統而言都是五次,不接受政府的法律」,只接受伊斯蘭教法,而這些宗教機構則稱其並不了解伊斯蘭教法,其性質與「古蘭經」相矛盾。
Nassurulahe Dulá對莫斯比克北部的伊斯蘭社群表示擔憂,其形象正受到新被雇傭的叛亂分子所採取的行動的影響,他擔心「情況會過激化」,目前正處於執政黨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和最大的反對黨莫桑比克全國抵抗黨即將簽訂新的全國和平協議的關鍵時期。即將迎來擺脫動亂的歷史時刻,他總結道。

路易斯·豐塞卡—《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