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待推動力的好構思 - Plataforma Media

有待推動力的好構思

澳門的第一個《五年計劃》稱,澳門在中國與葡語國家間擔任的仲介角色將進入「新階段」,但專家們對此持懷疑態度。這一想法很好,但已經失敗了,因為沒有轉變為現實。
「我從來就沒清楚地知道澳門這一角色的確切背景或澳門是否有能力擔任這一角色,以及有關這一角色的清晰思路」,經濟學家何塞.以撒.杜阿爾特表示。
2003年,北京宣佈澳門的這一使命,即充當中國與葡語國家的平台,自此以後,高層的官方講話中便很少出現這一定位。
中葡論壇於同年創建,旨在充實這一政治意願,實現部長級的定期會談和會議。該論壇有利於中國以及澳門的官員訪問葡語國家,反過來,也有利於葡語國家的官員來澳門呼籲中國的投資。
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也很重視與葡語國家的這一關係,並將於今年創辦致力於這一宗旨的「特殊部門」。
然而,有關澳門作為這些經濟體之間的橋樑的實際效果還有很多疑問,那就是,只依靠澳門是否可以有利於貿易。

「委員會?什麼委員會?」

以撒.杜阿爾特認為,最近由特首擔任主席的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發展委員會的成立,證明了這種盲目性。
《澳門五年規劃》(2016-2020)的公眾諮至本周截止,委員會職權主要是「就澳門建設為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作出研究,並制定相關措施及政策」。
「中葡論壇創建於2003年。自其開展平台活動13年後,特首創建了一個由他本人主持的委員會,以確定該實現哪些活動。還需要多說嗎?事實擺在那裡」,這位學者表示。
葡新社曾嘗試聯繫中葡論壇進行採訪,但未成功。一名代表任該委員會秘書長的貿促局強調,這一實體「將負責澳門平台政策的專案設計」。
「將進行與平台政策有關的研究,加強培訓以及中國與葡語國家間的貿易、文化交流,為各方提供筆譯/口譯的協助以及其他有關語言、財務、法律和管理的諮詢服務」,貿促局在書面回覆中稱。
貿促局稱,該委員會將允許澳門「充分利用其獨特優勢,推動澳門實現平台作用,並密切中國與葡語國家間的合作」。
以撒.杜阿爾特認為,澳門的這種仲介角色「可以帶來很多利益,而且很有潛力」,但他提醒注意,「事實上,很難獲得推動力」。
單獨而言,澳門「與任何一個葡語國家的商業關係都比較少,除巴西和葡萄牙外」,但與這兩國的關係「總是很弱」,以撒.杜阿爾特指出,並解釋說,這與食品進口有關,因為澳門的西方移民「只消費主要來自葡萄牙和巴西的特定食品」。
在《五年規劃》中,政府提出至2020年為止,要將澳門與葡語國家間的貿易額提高10%,2015年澳門與葡語國家間的貿易額為6億澳門元。
「應該不難,(貿易額)太低了」,他評論說,覺得這一目標不怎麼重要。
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強調澳門出於歷史原因與葡萄牙和巴西建立的「特別緊密的」關係,「近幾年」,澳門派駐了很多企業代表赴這兩國參與各種貿易展覽。巴西每年也會參與澳門國際貿易投資博覽會(MIF)和國際環保論壇及展覽(MIECF)。

澳門以外的巨大貿易額

通過這種仲介角色,澳門可以發光,但這一角色的「解釋含糊」,需要「確定有哪些服務,客戶是誰」,這位經濟學家指出。
「如果問本地的商人是否想出口至某個葡語國家,他們會問:「如果他們不付我錢呢?我可以找誰?我有哪些擔保機制?哪些保險機制?有什麼干預、仲裁和司法機制可以彌補我的損失?」,他解釋說。
面對缺少實際效果的批評,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確保澳門「在中國與葡語國家間的經貿合作中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
以撒.杜阿爾特也質疑澳門在與這些國家最重要的經濟關係中參與的程度。
「巴西永遠不會來澳門討論太空飛行器建造的問題,這很明顯。安哥拉也永遠不會來澳門討論石油出口問題」,他評論說。
中國與葡語國家間的貿易額一直在下降:2015年,下降25.73%,至984.7億美元,自2009年以來首次下滑。今年最新的資料顯示,第一季度貿易額較2015年同期下跌23.03%。
Émilie Tran,聖若瑟大學研究員,一份有關以中葡論壇作為中國外交工具而舉辦的座談會的重要性,她提醒說,儘管中國與葡語國家「已經多次」作為群體出現,中國與葡語國家的關係「更多時候」是雙邊貿易關係中的合作夥伴。例如巴西,「對其而言,中葡論壇並不十分重要,因為巴西與北京有直接聯繫」。
事實上,相較於合作夥伴,巴西「更多是競爭者」,因為其處於美洲,「在其他影響力的覆蓋下」。而東帝汶則「更依賴」中國,她認為。
「中國與葡語國家的關係一直在加強,儘管並非與G7以及其他多邊組織的關係同等重要」,她舉例說。
這位研究員指出中葡論壇運作方式的不平衡:「截至目前為止,它仍然是中國的一項措施,中國/澳門為論壇提供財政預算方案。因此,葡語國家作為嘉賓被中國邀請至論壇,接受優待,而不是被平等對待」。
Émilie Tran認為,中葡論壇已成功「贏得葡語國家代表的心」,通過組織座談會,以此説明樹立中國的正面形象,但這並不意味著「沒有對中國真實意願的疑惑和懷疑」。
對於未來五年,這位研究員認為優先的主題是:「一帶一路」投資項目。
「我預計會有很多活動和項目,包括與『一帶一路』有關的學術會議、討論、研究,這讓我很震驚,因為這是中國為改塑全球政治和合作而公佈的想法(……)已經有很多關於『一帶一路』的談話,雖然這一想法還處於萌芽階段,但這顯示出社會科學家正積極擁護中國的這一觀點,而不是獨立思考」,她表示。
以撒.杜阿爾特已經看到了澳門、中國與葡語國家關係的未來,與目前很相似:「經常談潛力,未來,但未來到來時發現與過去沒什麼不同」。

Inês Santinhos Gonçalves – 《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