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在歐洲創造的價值很小 - Plataforma Media

企業在歐洲創造的價值很小

這是《中國在歐洲的攻勢》作者之一陸克的觀點,這本書的英文版已推出。陸克是美國智庫布魯斯金學會的外交專家,對北京在歐洲的投資框架很悲觀。

澳門平台:在這本由布魯金斯學會出版的書的發佈會上,你接受採訪時提到杜朗.巴羅佐,稱他在某程度上是中國在歐洲收購過程的仲介者。這位前歐盟委員會主席在這一趨勢中起決定性作用?
陸克:根據我本人所說的,巴羅佐之前也曾措手不及。我不認為中國是他的研究領域,也不是凱薩琳.阿什頓的 —— 歐盟外交政策高級代表。沒有一位歐盟的高級代表曾負責中國收購。
這主要可以追溯至中國政府1999年的一個決定,走出去戰略,走出國家邊境,主要針對中國企業,不論是國企或私企。但2008年,前國家總理溫家寶致電杜朗.巴羅佐,提出購買歐元債券(也就是普通的歐元區公共債券),並鼓勵中國參與者,不論是銀行,主權基金或國有企業,投資公共債務水準高的歐洲國家。

澳門平台:你如何描述歐盟委員會當前在中國的指導地位?
陸克:現在人們對中國的感覺模棱兩可。有些投資進展得不順利。兩周前,歐洲議會投票反對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與歐盟委員會的原始建議背道而馳。中國對給予市場經濟的態度(在世界貿易組織框架內)變得有點咄咄逼人,對歐洲而言是一種居高臨下的行為。同時,大力展開對布魯塞爾和其他地方的強大遊說活動,並對整個歐洲大陸大力投資。

澳門平台:你與Alan Sepulchre共同撰寫的這本書,談論了歐盟國家之間為吸引中國投資而日趨激烈的競爭。這種情況不利於歐盟和中國之間的雙邊投資協定的談判?
陸克:真正的問題是中國向來很擅長「分而治之
的格言,而且歐洲人允許這樣。這些國家只從本國角度作出經濟決策,而不是基於歐盟的共同基礎。投資協定是必要的,因為在中國的市場已很難接觸一系列行業 —— 不同於正在開放的歐盟市場,而且對中國產品和公司幾乎沒有任何限制。

澳門平台:中國現在是歐洲重建發展銀行(BERD)成員國,而且歐洲投資銀行在中國已有辦公室,同時,一批歐洲國家的資本注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在歐洲投資需求強烈的背景下,這種靠近意味著什麼?
陸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主要針對亞洲,歐洲重建發展銀行歡迎中國作為成員,是由於中國在有影響力的領域的活動,如烏克蘭、格魯吉亞、高加索地區。歐洲重建發展銀行需要繼續成長,並決定聯合中國進入不屬於其原有職責範圍的一部分地區。某種程度上,2015年作為創始成員進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歐洲國家,正擔心被中國和其合作夥伴冷落。現實完全不同: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對中國幫助很大,因為北京宣稱已獲得超過60個成員國的支持,請注意沒有美國和日本。chinaeuropa7-1520x800

澳門平台:中國正在增加對歐盟的投資,並在同一時間,維持一個特殊的處理中歐和東歐投資的機制,即所謂的16 +1論壇,其中一些國家不是歐盟國家。這是為了擴大影響力?如果是這樣,布魯塞爾有什麼反應?
陸克: 不幸的是,五年前,歐盟起初對此並沒有很多關注。但五年後,布魯塞爾──柏林──意識到,歐盟面臨被分裂的風險,分裂為老歐洲和新歐洲,再次印證拉姆斯菲爾德(美國前國防部長)的話。如今,歐盟委員會在16+1機制中佔有一席之地,但也允許中國聯繫歐洲國家 —— 有些是歐盟的,有些不是 —— 而且不需要首先通過歐洲機構。我認為,這是中國和16個成員國作出的不幸決定,反映出歐盟內部的分歧。當然,同時,中國也在很多其他國家削減投資,包括英國、德國、法國、義大利、葡萄牙、希臘和瑞典。沒有哪個國家被排除在外。這就是我所說的無名戰略。

澳門平台:在東歐和中歐國家,大部分資金被引導至運輸和能源部門,還大量投資火力發電廠。可能會因此誕生新的歐洲環境承諾和環保規則?
陸克:中國主要對開展「一帶一路」措施以及利用其過剩的煤炭產能等感興趣。中國的廉價商品要進入這一不穩定行業的歐洲市場明顯存有風險。因此,產生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討論。

澳門平台:這是出於歐盟未能保護牽涉相關國家利益的資產的理解?如今考慮這些方面非常重要?
陸克:相反。我認為歐盟正在蘇醒,很多西歐政府正在推動歐盟在一些領域中佔據更強的位置,例如基礎設施投資,雙邊投資協定,市場經濟地位認可,甚至是中國南海防衛和國際海事法律問題 —— 歐盟明確重申。唯一的例外是英國,但其地位在6月23日前無關緊要(關於是否留在歐盟)。如果英國選擇離開歐盟,相信其也失去了與中國的政治關係。

澳門平台:看看葡萄牙,中國收購最大的目標之一,什麼令其吸引北京的興趣?
陸克:葡萄牙和其他葡語國家的關係很重要,如巴西、莫桑比克和安哥拉。中國很早之前就將葡萄牙當作平台。並通過1999年回歸後的澳門瞭解葡萄牙文化。葡萄牙很早就是其房地產投資的目標,或許是20年前 —— 首先,通過香港和澳門。如今,能源和保險業的投資很有趣,因為沒有在葡萄牙引發任何討論 —— 不同於希臘。葡萄牙人似乎對中國投資和其他替代選擇很開放。從長遠來看,葡萄牙和其公民將有效地從中國的身影中受益。

澳門平台:你在書中提到,中國在歐洲的投資帶來40000個工作崗位。在你看來,為什麼會這樣?
陸克: 這對我而言是一個根本問題。中國企業在過去八至九年,做出了大量投資,但創造的價值很小。
儘管這樣,我不能說中國企業對歐盟經濟的貢獻和有很大參與度,無論是創造就業機會或長期價值。對於中國人,當僱用非中國管理者時有信任問題。甚至有時不願意招收接受西方培訓的中國人,因為覺得不瞭解其背景。我知道有些中國企業嘗試改變這一點,但就我所看的,沒有取得巨大成功。確實是有文明碰撞 —— 或者是管理文化的碰撞。中國也許需要時間適應歐洲做生意的方式,而且一些實力較弱的歐洲國家存在必須放棄自己原則的風險。

瑪麗亞.卡埃塔諾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