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觀點 眼不見為淨

眼不見為淨

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有太多理由指責對方的行為。

Hélio Schwartsman

以色列有越來越多的理由結束或至少減少在加沙的軍事行動。首要之一是經濟問題。對以色列來說,投入這樣一場戰爭的代價高得愚蠢。其次是國際壓力,特別是美國要求以色列停止屠殺的壓力。即使是內塔尼亞胡政府中最極端的成員也知道,以色列需要美國的支持。

在一個公正的世界裡,停止襲擊的人道主義可以蓋過所有其他理由,但現在這理由只能排在第三位或更後的位置。這給我們帶來了一個悖論。顧名思義,大多數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是正常人,他們珍視人的生命,反對他們眼中的不公正。那麼,我們又如何解釋以色列人對軍事行動的大力支持和巴勒斯坦人(以及全球的大量輿論)對10月7日恐怖襲擊的狂熱鼓掌呢?

問題在於因果循環。宇宙中的萬事萬物都有近因和遠因,而我們的大腦正是利用這種循環不息,挑選最適合自己的合理解釋。許多以色列人可能會對巴勒斯坦人的死亡感到遺憾,但他們會指責哈馬斯,因為哈馬斯在10月開出了第一槍,並且仍然把自己的人民當作人盾,而無視以色列投擲的炸彈已經造成2萬多人死亡的事實。

同樣,巴勒斯坦人認為,以色列強行霸佔土地50多年,恐襲是自然不過的結果的,卻沒有注意到,按照當代文明的道德標準,冷血謀殺、強姦和綁架是絕對不可接受的抵抗手段。

雙方的指責都是對的,而選擇性失明則是錯的。今天,和平是不可能的,但危機使現狀難以為繼。從中期來看,一切都必須改變。

*最初發表在《聖保羅頁報》上的觀點文章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