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中國需要研究及冷靜 - Plataforma Media

了解中國需要研究及冷靜

披頭四、法國大革命,甚至是耶穌基督對中國來說都不算是甚麼。在2019年9月,我在走到北京金台夕照地鐵站的路上,收到一個不尋常的來電。

巴西《聖保羅頁報》的一名編輯嘗試說服我以中國為題,為該報章每週撰寫專欄文章。就在那刻,我一邊走,一邊細聽,一邊觀察我的周遭。我開始用新的視角,留意這個城市,這個國家,這裡的人。

要定期撰稿,即要了解問題,也要說明問題,這大大改變了我在中國的經驗。這工作迫使我去閱讀,去好奇,去交流想法,去實踐想法。受這推動,我曾與一些中國人進行過很棒的交流:中國今天有多儒家?他們對國內的億萬富豪有甚麼想法?新一代為何想入黨?今日,我告別讀者往新方向發展時,我反思這段經歷。認識中國需要保持謙卑。作為研究對象,中國是巨大的。當我讀得越多,我越不相信那些以中國專家自居的人—可以了解中國文化或數千年歷史中的某一段或是中國經濟。

基於我們與中國在歷史和文化上的分別,就需要以更大的謙卑之心面對挑戰。我還記得,在我工作地點的附近放置了一棵聖誕樹多月。到年中,我終於忍不住問會否有人把它收走。答案是:但它很 美呀,為何要收走?在中國,西方的文 化影響是有限的(或者就像那些酸民說 的,中國沒被文化殖民)。披頭四、法國大革命,甚至是耶穌基督對中國來說都不算是甚麼。我要說的是:反過來說 也一樣。除了孔子和毛澤東,中國英雄 和偶像的名字對我們來說也毫無意義。 而歷史的例子則不同。我記得當我了解 到,在19世紀的太平天國事件中死去 的人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還要多時,我是何等訝異。相信我,想成為一個好的中國觀察員已是一個了不起的志向。

但即使知道了解中國很困難,我必須說巴西和世界對中國的缺乏了解,與中國舉足 輕重的地位不相稱。另外,關於中國的報道往往傾向強調該國的異國風情—奇怪的 事就變成了新聞(我承認,8月的聖誕樹 就是這樣)。不過這些報道的偏見使我 們遠離了需要了解的中國,而不是更加接近。分析都很自大。首先,很多分析都跌入基本的陷阱—浪漫化或妖魔化中國。不論是那一個都不會得出任何有用的分析。在疫情後,這些觀點就變得更 加熱烈。我發現,持平的言論空間已經消失。當讀到我的專欄時,很多讀者希望得出結論—究竟我是親中還是反中,但這從來不是重點。

必須要能夠指出政策的價值(例如消除貧困)而不視為認同該國的政治制度。同樣重要的是,必須要可以和平地批評,而這 種空間也在日漸收窄。

中國不缺議題。中國正發生許多事—這也是在當地生活的感覺。我不再在《聖保羅頁報》撰寫專欄,但在我的電腦中還有很多想寫的題目:智慧城市、中國與拉丁美洲關係、演算法規管、中國貨幣國際化等等。在中國所發生的,在全球都有迴響。我將繼續探討這些議題,但現在只讀新聞和分析。

在超過150篇文章後,我的信念倍增。在最後一篇,我回到一開始時所寫到的:要最低限度地認識世界,對中國的了解變得越發重要。Daigo Oliva,謝謝你打電話給我,這改變了一切。

*國際關係和對外貿易領域的高管,2019年至2021年在中國工作。文章最初發表於《聖保羅頁報》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