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解之結 - Plataforma Media

待解之結

六年前,誰會想到今天的世界會在無休止的抗疫之「戰」下經歷加速通貨膨脹。烏克蘭被入侵赤裸地暴露了隨著柏林牆倒下而建立起來的穩定是一個假像。

Paulo Rego

有一個公開的秘密是,所有的跡象都表明經濟會出現嚴重衰退。但還有更糟糕的事:一個將所有事都簡化二分為好與壞的文明衝突——而這總是最糟糕的想法。

澳門沉重地面對這場危機。在一個因權力移交和博彩業蓬勃發展而變得很大的小城市,所以她總是非常緊繃的。今天,她正以最激進的方式面對疫情,而非通貨膨脹—事實上,澳門正處於通貨緊縮之中—而隨著一日一日過去…所面對的影響就更嚴重。

延伸閱讀:一定要有更好的主意

賀一誠堅持著一個甚有意義的論點:他不想與西方通關,以免失去與內地的往來。政治上而言,他在為自己辯護。我甚至會說,他的目標是要連任…儘管他年事已高,而且決定維持隔離措施,與城市、人民和現實生活越來越遠。數字很清楚:來自中國的收入並沒有為賭場提供動力;也沒有大灣區所召喚的加速多元化發展。現實總給人一巴掌…

延伸閱讀:無外闖意識

香港已經打開了通往西方的大門。但事實上,如果她不能連接內地,她並沒有甚麼用處。這是她的DNA;這一直是她的成功公式。認為她可以無視中國而保持其金融中心的地位和先進的生活水平的想法,這從來都不過是一個錯誤的好主意。而澳門的做法恰恰相反;一個既非更好也非更壞的論題,而是作為政區的功能失調了。

在一個日益緊張和不確定的世界裡,中國的特區非常需要發揮其歷史作用:連接文化、政策和經濟。嚴格說來,整個世界越來越需要這樣的光明之炬。衡量舌頭的長短,或槍械的大小,將我們帶入一條黑暗的死胡同,甚至是深淵。

*《平台媒體》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