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博彩元素要如何發展? - Plataforma Media

非博彩元素要如何發展?

研究顯示,澳門博企的非博彩收入較外地頂尖博企少。本地賭業開拓非博彩元素之路仍很漫長。有學者認為,博企一直有在相關領域投入資源,但估計未來十年的發展仍然有限。

本地博企現時除博彩外也有提供多種服務,例如酒店、餐飲和零售。而在外地例如美國和澳洲,一些博企會提供賭場管理服務或房地產開發。研究《澳門博彩業的多元化:一個公司比較的視角》(2021)的作者之一曾忠祿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指,澳門博企的多元化有較多制約因素,因此難以跟美國、澳洲等地方的博企多元化比較,但他亦指出澳門有其發展成「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方向。

澳門具備條件

這位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的教授表示,由於現行的法律制約和考慮到對澳門本土的就業和稅收的貢獻,澳門的博彩企業未來的多元化主要的方向還是娛樂場內部多元。「即在自己的娛樂場內部,進一步發展非博彩娛樂和消費,使娛樂場更像一個娛樂休閒中心而更不像一個賭場。」

延伸閱讀:澳博有意供股集資約30.3億 獲控股股東貸款20億

負責有關研究的另一位學者、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副教授紀春禮則有感,澳門的博企不一定要將自己侷限於僅是提供現有的服務。他舉例指,星展銀行開始以科技為未來方向,超市沃爾瑪也開始提供醫療服務,認為博企未來的多元化發展的思考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嘗試。「澳門的博企是不是也可以從大健康產業的角度來切入呢?它有它的優勢,例如它有很多房間,有管理的優勢,有提供服務的優勢,從這個角度來說,它是有基礎的。」

澳門的博企是不是也可以從大健康產業的角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副教授紀春禮

博彩仍是全球博企主要收入

兩位學者在《全球博彩企業發展模式及盈利能力比較研究——來自15家博彩上市公司的證據》(2022)一文中指出,全球營業收入最高的15間博彩上市公司的數據顯示,博彩收入依然是主要收入來源,其比重依然高於50%,儘管其比重存在下降趨勢。澳門的情況亦相類似。曾忠祿去年8月接受澳門媒體《ALLINMEDIA》訪問時曾表示,非博彩業務的營利水平超過賭收的可能性低,疫情導致巨額虧損的情況下,博企對非博彩的投資也大幅減少。而就澳門的情況而言,儘管得到多方努力,非博彩所佔比重也僅增長了6、7個百分點,並預計,倘按此速度發展,未來10年最多也只能增加10個百分點。

延伸閱讀:7月賭收3.98億元 按年跌9成5

曾忠祿在接受本媒訪問時提到,「進一步發展非博彩娛樂並不等於減少博彩。」目前博彩仍然是賭場主要收入來源,因此賭場的進一步發展,吸引更多的客人是有必要的,但就要投入更多的資源吸引非博彩旅客來澳門。

進一步發展非博彩娛樂並不等於減少博彩

澳門理工大學教授曾忠祿

而在今年發表的這份博彩研究亦提到,其他國家或地區的老虎機收入較澳門博彩企業的高,澳門博彩企業過於依賴桌面遊戲收入。紀春禮認為,老虎機不像桌面遊戲般要下很大的注碼,相對上是一種體驗式博彩,而且可以加入創新元素,有助吸引新的客戶群,例如年輕一代。「從澳門未來的發展來看,要更多的着重中場的發展。老虎機這樣一個市場應該要做更多的強化,而且這確實是有空間的。」

市場會決定結果

至於博彩、非博彩業務的比例應各為多少,曾忠祿和紀春禮都認為不應有一個硬性的指標。曾忠祿在《ALLINMEDIA》的訪問中提到,政府在新合約上會增加非博彩方面的要求,但不一定會規定得非常具體,如列明百分比等,因倘定得太低,對實現澳門經濟轉型幫助不大;但若比重太高,企業也達不到目標。畢竟市場的力量大於計劃或政府的力量,他認為規定須有一定的靈活性及調整空間。

紀春禮亦向《澳門平台》表示:「我不認為是因為博彩佔了多少比重,所以這博彩企業比較不健康,非博彩元素佔了多少比例,所以比較健康,我覺得不應該把它作為一個企業健康或不健康的標準。」他指出,企業的盈利能力與其成本控制亦有關係,又指「只要企業發展得非常好,能為澳門帶來一些稅收的收入,能解決澳門的就業問題,為澳門創造財富,同時企業也在創造財富,那就是比較健康的了。」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