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企競投賭牌或有不穩 - Plataforma Media

博企競投賭牌或有不穩

學者及分析師預計澳門新賭牌競投可在今年內有序地開展完成,並認為目前整體情況有利於現時六大博企競逐新牌照,不過有分析則指,由於可能會有外圍的競爭對手參與及中美貿易戰的因素影響下,個別博企或會遇上「滑鐵盧」。

澳門自6月18日起爆發新一波新冠肺炎疫情後,各項嚴謹的防疫措施至今仍然生效,全城更於7月11日至18日零時進入官方稱之為的「相對靜止」狀態,包括賭場在內的所有非必要的工商業公司和場所暫停營運。

但疫情的陰霾並未窒礙新一輪賭牌競投工作:目前本地六間博企的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期限已由本年6月底延長至年底,新《博彩法》亦於6月底通過生效,而行政會亦於7月5日完成修改賭牌公開競投相關的行政法規。

延伸閱讀:競投賭牌七準則出爐

以上種種跡象顯示特區政府有決心在現有的賭牌期限屆滿前,為本地龍頭產業博彩業奠定新格局。投資銀行摩根大通最近發表研究報告指出,行政會在新《博彩法》通過的14天後,便完成審議有關新賭牌招標的行政法規,如此效率實在「令人欣喜」,顯示當局「熱衷於今年內完成新賭牌批給程序」。參考20年前賭權開放後的首次公開競投時間表,在相關行政法規頒布的一周後,招標便正式開始,招標結果更在三個月後公布。有見及此,該行預測,今次賭牌公開招標最快可於本月內啟動,最遲也會在8月內進行,新賭牌誰屬將於10月底或11月初揭盅。

雖然新冠疫情目前在本地肆虐,但本地學者及分析師預料政府不會因而推後相關工作。博彩顧問公司2NT8董事總經理李達勝(Alidad Tash)向《澳門平台》表示:「我認為競投程序將順利地開展,我看不到任何阻礙因素。雖然澳門疫情嚴峻,但很多工作都不用面對面或親身進行。」

《修改第26/2001號行政法規〈規範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批給的公開競投、批給合同,以及參與競投公司和承批公司的適當資格及財力要件〉》的行政法規於今年7月初公布,主要修改了競投者所提交的標書、文件及資料的要求,以及合同條款必須載明的內容和批給標準的相關規定。其中,該行政法規設下新賭牌判給的七大考量因素:一、競投者所建議的溢價金可變動部分的金額;二、開拓外國客源巿場的計劃;三、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或相關方面的經驗;四、博彩項目及非博彩項目的投資對澳門特別行政區所帶來的利益;五、管理娛樂場的計劃;六、監察及預防娛樂場內不法活動的方案;七、擬承擔的社會責任。

博彩業學者、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蕭志成認同相關競投條件的修改,指出:「在討論新《博彩法》及《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業務制度》法案時,政府已披露有關意向,目前博彩業發展的政策方向跟上次公開招標時大大不同,20年前強調發展基建設施,但有關基建已基本建成,博企的社會責任及開拓外國客源巿場等方針反而變為現時的重點。」

蕭志成

20年前強調發展基建設施(…)博企的社會責任及開拓外國客源巿場等方針反而變為現時的重點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蕭志成

如無意外 塵埃落定

據新《博彩法》規定,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的批給數目最多為6個,而經營批給期間也由舊法的不多於20年修訂為不多於10年。在新法於6月底通過後,現有的六大博企隨即發表聲明歡迎及支持新法通過,並稱對澳門未來發展充滿信心,其中金沙中國、永利澳門、澳娛綜合及銀河娛樂更明確表態,將「積極參與」新一輪賭牌競投或為此作好準備。

市場普遍預期六大博企將參與今次賭牌競投,但對於其是否能順利續牌,還是會出現新的競投者取而代之,甚至是政府或會批出少於6張賭牌,卻各有不同的看法。李達勝表示:「自從新《博彩法》草案去年9月進行公開諮詢以來,我們見證過不少出乎於市場預期的事情,如當局曾提出博企須加入政府代表及限制利潤分成等建議。但隨著相關法規通過落實,基本上很多問題已清晰釐定,我不認為下一階段會再出現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喜』,預料六大博企可以順利地獲發新牌照。」

李達勝

六大博企預料可以順利地獲發新牌照

博彩顧問公司2NT8董事總經理李達勝

澳門於2001年進行首次賭牌競投時,共有21間財團遞交標書,特區政府最終接納了18份標書。關於本次競投情況,蕭志成預測除了六大博企外,還會有一些「規模較少、外圍的競爭對手」參與。至於有否具實力的財團可與六大博企「拗手瓜」,他稱不排除這一可能性,但認為機會較低,特別在疫情影響下,不少海外博彩企業都受到衝擊。

這位澳大學者以綜合度假村營運商雲頂集團為例,指其經營經郵輪業務的子公司雲頂香港早前因資金枯竭申請清盤,估計該集團未來都以鞏固其在馬來西亞、新加坡及菲律賓的博彩業務為主,未必會參與澳門競投。另考慮到現時本地和環球的經濟條件及未來賭收等因素,蕭志成並認同現時局勢有利於六大博企續牌。「可以用塵埃落定來形容,這局面也對澳門有利。」

在疫情衝擊及政府加強行業監管的情況下,今年上半年澳門賭收僅約262.69億澳門元,按年大減46.4%;目前水平更只是疫情前同期的17.6%。雖然如此,博彩諮詢公司iGamiX的執行合夥人兼創始人李忠良透露,以其了解,除了六大博企外,目前仍至少有3間企業或財團對競投澳門賭牌感興趣。「但隨著新法規定未來承批公司的註冊資本須提升至50億澳門元,以及博彩總收入的間接稅率提高至5%後,它們對澳門賭牌的興趣熱度有所下降。」

根據新《博彩法》條文,承批公司直接向政府繳付、佔賭收35%的博彩特別稅率將保持不變,但用於文化、教育及社保等領域撥款的間接稅率則由4%提高至5%,不過若承批者能夠成功地吸引中國內地市場以外的賭客,行政長官可全部或部分豁免該間接稅率。然而,無論是40%或35%,澳門總博彩稅率遠遠高於周邊國家地區,如菲律賓的15%至25%稅率及新加坡的最高22%稅率。

延伸閱讀:花旗料明年首季才能通關 全年賭收預期大劈三成

中美地緣政治因素

此外,李忠良指出中國及美國之間的地緣政治問題,將左右新一輪的賭牌誰屬,因為澳門六大博企中,三間具美資背景,分別為金沙中國、永利澳門及美高梅中國。自中美貿易戰於2018年爆發以來,就有不少評論指兩國之間的博弈將為本澳賭牌批給增添不明朗因素。「美資博企佔現時澳門博彩市場規模的一半,這不是北京當初開放澳門賭權時的初衷⋯所以我認為在新一輪的賭牌競投時,現有的三間美資博企中,很大可能有一間或更多會失去賭牌。」李忠良道。

李忠良

美資博企佔現時澳門博彩市場規模的一半,這不是北京當初開放澳門賭權時的初衷

博彩諮詢公司iGamiX的執行合夥人兼創始人李忠良

李達勝則持有不同的看法,指出兩國緊張關係自美國總統拜登於2021年初上台後就有所緩和,並認為中美關係對澳門賭牌的影響有限。跟早前新《博彩法》諮詢、審議及通過的過程相比,這位分析師形容接下來的競投程序是「沉悶」及「走過場」,因六大博企可以順利續牌。「這一屆澳門特區政府作風務實,跟任期初相比,特區政府對六大博企的態度亦漸趨友好。在過去兩年多的疫情,博企也十分配合特區政府施政,雙方維持著非常健康的關係。」事實上,行政長官賀一誠今年4月在立法會回應議員提問時便肯定六大博企肩負了社會責任,指出疫情影響導致旅客大減,博企雖存在無薪假、半薪假的問題,但至少沒有大幅裁員,堅持了不裁員的基本原則。
李達勝續稱:「我相信特區政府在賭牌判給的態度是『只要你對澳門有所貢獻,我們亦會以禮相待』。」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