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下的旅遊休閒中心 - Plataforma Media

危機下的旅遊休閒中心

鄺日昌在2001年將古董買賣轉往大三巴牌坊附近的俊秀里時,那時附近的商店並不多,只有倉庫。然後,幾年前,這位中國商人開始講述他的故事。

他還有個名字叫António Ferreira,是從土生葡人教父繼承來的洗禮名。「高富地產的老闆或經理有個套路:例如,一家商店只值500萬,他付800或1000萬(買店舖),但卻說服店主不要收錢,投資她的公司,公司會支付很高的利息。」鄺日昌會講葡萄牙語:「我在鮑思高學校學習了10年,很高興我沒有掉入這個陷阱:她只給我出價1200萬,但我想要現金2000萬。」

鄺日昌

上述的詐騙計劃,據當時的本地媒體報導,至少導致70人損失數億澳門元,他們對女商人鄭月娜(Isabel Chiang)提出指控,她在2015年投資收購和改造市中心附近的十幾家商店,目的是發展創意中心。
當時,本地商業幾乎都是服務遊客,有關計劃一切順利,但鄺日昌認為沒有成功:「這只是包裝。」其後疫情又發生了甚麼事?「更糟糕的是,遊客不見了,許多商店關門了。」這位古玩店負責人還指出,隨著新冠肺炎所採取的預防措施,有關區域約80%的商店被迫關閉。

既無遊客也無本地人

鄺日昌是在澳門回歸前不久,向博彩監察協調局申請辭職。他從此就掌握自己的命運:「當時下班後,會拿着槍在手上。」鄺日昌提到當時幫派間的暴力行為。在公職時間外,他全身心從事集郵和古錢幣收藏,「投機活動很活躍」,之後醉心於「瓷器」。三十年過去,生意還在繼續。店內擺放的中國花瓶已有兩個世紀的歷史,是清朝道光年代的作品,價值18萬澳門元。他說:「對我來說,危機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因為客戶都是我認識的人。」
在俊秀里,還開著的有一家餐廳、一家紋身店、一家咖啡館。眾多鐵閘拉下的店門,意味着交易消失。我爬上大關斜巷到大三巴巷的階梯。「喝椰奶嗎? 」……在大三巴右街唯一營業的店鋪職員問我。這家店幾乎與大三巴牌坊的樓梯平行。這一刻,幾乎沒有人走到大三巴牌坊前,大三巴原是聖保祿教堂,在1835被大火燒毀。無人的場景,大三巴孤零零矗立在澳門,可算是罕見的場景,可能象徵著某些事物的終結。
繼沒出現新冠肺炎本地感染個案一年多之後,4宗新冠Delta變種個案,令澳門政府關閉文化、體育及娛樂場所兩週(至8月18日),並在邊境實施更嚴格的措施:最初是經陸路出入澳門需12小時核酸陰性結果。旅遊學院研究中心主任Leonardo Dioko表示,由於來自內地的遊客和勞工短缺,「居民的恐懼」也隨之加劇,商界遭受打擊。
「我住在望廈,我最喜歡的一間麵店在門上貼了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因人手不足,已無限期關閉。這是非常令人驚訝的,因為這是一個人流量大、居民經常光顧的區域。過去幾天發生的事情就是,本地人控制自己不要出街。」

保險業思考「新常態」

非本地人的Imelda Yatar在堅城傢俬工作了五年,這是大三巴街最古老的傳統家具店之一。這裡空蕩蕩,Imelda與兩名工作人員都坐在裡面。來自菲律賓的Imelda Yatar說:「以前我們有三個人,但其中一個員工是本地人,她想賺更多錢。我需要簽證,而她可以在其他地方工作,因為她是本地居民。」她提到,外勞在替換工作方面遇到的法律困難。
堅城傢俬仍在營業,在澳門出現新確診個案的時候正處於恢復階段。Imelda Yatar表示:「現在,很少有客戶來到這裡,來的都是本地人,並不一定會購物。」
沿著賣草地街—可以看到更多關閉的店舖—穿過板樟堂街到達大堂巷。暫停對外開放的盧家大屋,周邊再也看不到成群結隊的遊客品嚐熱氣騰騰剛剛出爐的特色美食。大堂巷葡式餐廳既沒有顧客也沒有員工。不遠處,售賣「正宗咖哩牛雜」的錦華牛雜,一位男員工正等著顧客。兩三個人在街上行走,聽不見賣貨的叫喊聲,也聽不見遊客的對話。道路盡頭可以聽到水流的聲音。我甚至不記得那裡有噴泉。


後藤玲子是Kika雪榚店的老闆。這位來自富士山靜岡的日本女人,六年前離開印度尼西亞,她在那裡學習了語言和民族美食,然後來到澳門生活。如今獨自生活在這裡。她稱:「我們一共是四名工人,但現在我們輪流上班。」有多少顧客經過這裡?「昨天我們有20位顧客。」(在板樟堂附近的美麗童裝公司,李女士說她前一天接待了四位顧客;再之前的一天,沒有顧客)。
後藤玲子向《澳門平台》表示,自疫情以來,僅大堂巷就有七八家商店關門。雖然支持當局的措施,但後藤還是呼籲提供新一輪的經濟援助。
Leonardo Dioko則為在新常態下,應有「更持久、更具結構性的解決方案」。他建議:「颱風或其他災難襲澳時,我們有保險計劃,我們也可以為流行病等不利事件創建保險計劃。」

後藤玲子

商家離開中區

就在一個月前,後藤玲子為雪榚店支付6.5萬澳門元的租金,但在危機之後,租金降至5萬元。
國際房地產顧問仲量聯行(JLL)澳門董事總經理證實,議事亭前地商舖租金「大幅下跌」。他表示:「在2014年、2015年至2019年高峰期,租金指數為100,目前為30或40。」
仲量聯行租賃負責人唐偉樂在該公司7月份發布的報告中補充,為尋求業務的可持續性,旅遊區的商店現在希望將目光投向本地客戶,因此正在搬遷至住宅區。
報告中提及:「旅遊區的零售業空置率繼續呈上升趨勢,反映出重新開放邊境對需要大量客流的零售業的影響有限。」
仲量聯行還透露,今年第一季度,零售業出現復甦跡象,銷售額同比增長68%。近期的預防措施,對市場的影響要到未來才能知道,但仲量聯行澳門董事總經理古嘉豪卻持悲觀態度:「只要有限制,我認為遊客就不會來。像澳門這樣只有博彩的地方,他們是不會來的。」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