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與文豪的碰撞 - Plataforma Media

醫生與文豪的碰撞

「葡語系醫生作家藝術家組織」(UMEAL)認為,創作精神,無論是先天或後天的,均可使之成為可能,這也可以提高觀察患者的準確性,使腦細胞中所儲存的信息更好。

澳門官樂怡基金會和及UMEAL,在上星期六(5日)舉行首次視像會議,討論葡語系國家或地區的醫學界,當中的文學和藝術創作。

這場名為「舊時代的文字、顏色和形態」的活動,在官樂怡基金會的Facebook上作現場直播,由於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各成員受地理限制。活動的新聞稿中提到:「希波克拉底的門徒,除減輕和治癒身體的疾病外,還可以發掘才華,並觀察其他藝術表現形式,這些形式可以為靈魂帶來些許緩解和更多的美感。」

活動在當日晚上9時開始,聚集不同國家的醫學代表,進行一般性的醫學、文學和藝術討論,參與者透過互相交流,增進友誼。

來自本澳的腸胃病學醫生Shee Va主持討論,會議的主題包括細菌學家Paulo Camelo de Andrade Almeida的詩歌,或莫桑比克國家生物倫理委員會的João Schwalbach教授的攝影集、精神病學家Maria Luís Quintela的散文,或巴西預防和社會醫學專家Denner Sampaio的繪畫。來自巴西聖保羅的Renata Iacovino,他是身兼歌手、作詞、作家及詩人,她出過詩集,以及幾張唱片,她用吉他解釋狂熱主義的歌曲,其中包括葡萄牙女作家Florbela Espanca的詞及Fagner的作品。

組織認為,活動促進文化交流及藝術經驗交流,恢復各國人民之間的友誼,並在這種情況下恢復葡語系人民之間的友誼。UMEAL主席、巴西醫生Josyanne Franco在開幕致辭時表示:「藝術是崇高的!由於葡語的共融性,我們的非科學活動成為了UMEAL的焦點,醫生的舞台,不只局限於醫院及醫院的走廊,我們可以在藝術表達中找到心靈庇護所。」

UMEAL認為,創作精神,無論是先天或後天的,均可使之成為可能。「這也可以提高觀察患者的準確性,使腦細胞中所儲存的信息更好。」因此,創作亦可由醫學家引領。例如,1945年諾貝爾醫學獎,抗生素之父Alexander Fleming、俄羅斯人Anton Tchekov和英國人Oliver Sachs。在葡語世界中,值得紀念的是Miguel Torga、Fernando Namora、Jaime Cortesão和Abel Salazar。

UMEAL匯集了來自葡萄牙、巴西、安哥拉、佛得角、莫桑比克和澳門的葡萄牙語醫學協會。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