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黑人一直衹在社會邊緣 - Plataforma Media

美國的黑人一直衹在社會邊緣

自從美國發生警察「跪殺」黑人弗洛伊德之後引發全美的抗議暴力執法的示威以及擴展到歐洲的一連串反種族歧視遊行活動至今仍未平息, 而非洲54個國家更聯合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投訴及抗議美國這宗侵犯人權事件,並提出要徹查美國的人權問題議案,為此人權理事會經大會辯論後已經通過展開調查。

雖然事件對美國人權衛士的正面形象略有損害,但人們要認識到對美國很難造成實質性損失,原因是美國早在2018年便已經退出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所以該會議的任何決定無法對美國產生絲毫影響。聯合國五常任理事國賦予人權理會會權力而非人權理事會賦予五常任理事國權力,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意味著對人權理事會的否定。

另外,美國當前的反種族歧視示威活動,核心原因與美國人權關係並不大,因為美國因種族歧視而起的人權問題僅僅祗是今天才出現的嗎?

縱觀歷史可以發現,美利堅建國244年至今不論是針對黑人抑或是其他少數族裔的人權問題其實都一直存在,在「白人至上」主義下,以黑人為代表的有色人種雖然一直在進行著各類型平權的反歧視運動乃至鬥爭,但是永遠無法改變的是有色人種不論是在經濟、政治,乃至主流的社會價值觀上永遠衹有處於美國社會的邊緣地帶,在美國輿論的刻意引導下,大部分美國黑人將之歸咎為美國社會固有的「種族歧視」將之歸咎為當前美國社會人權體制的落後,在他們心中似乎祇要為黑人族裔爭取到更多權利,祇要徹底清洗掉根植在美國白人心中都有的偏見,那麽美國黑人就真的能夠與白人一道,共同成為這個國家的主人了。可能嗎?

*《澳門平台》高級編輯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English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