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當局認為必須深化與葡萄牙和葡語國家的關係」 - Plataforma Media

「廣東當局認為必須深化與葡萄牙和葡語國家的關係」

身為1949年以來首位葡萄牙駐廣州總領事,安德烈・科代羅(André Sobral Cordeiro)指葡萄牙企業對中國內地認識不足,而且存有誤解,必須正視處理。

葡萄牙駐廣州總領事館閉館超過半個世紀後,本月將在安德烈・科代羅的領導下重開。面對芸芸挑戰,這名新任駐穗總領事並不認為企業進入中國內地困難重重。他認為這種想法是對內地市場認識不足和誤解所致。在上任至今的近一年間,他積極籌備該館的運作。該館是葡萄牙在內地繼駐上海總領事館後的第二間總領事館,亦是近13年來首個新設的葡萄牙外交代表機關。

澳:你在2017年7月就任葡萄牙駐廣州總領事,有何首要任務?
安:一如所有總領事館,我們的首要任務是服務定居當地的葡萄牙社群和暫處本館領區內的葡萄牙人。我們的領區為廣東省、福建省、海南省、湖南省和廣西壯族自治區,爭取在一定時間後提供作為領事館應有的常規服務。這個過程需時,不僅取決於葡萄牙政府的政治意願,這點在設立駐廣州總領事館一事上非常清晰。鑑於廣州的位置,總領事館將會跟進兩國經濟關係的發展,尤其是葡萄牙的出口和外國直接投資。撇除澳門與香港,珠江三角州貢獻了中國超過30%的生產總值,無可忽視。
澳:身為1949年以來首位葡萄牙駐廣州總領事,你認為重開駐穗總領事館這個13年來首個新設的葡萄牙外交代表機關有何重要意義?
安:身為葡萄牙駐廣州總領事,我可以告訴你,中方自我抵穗以來一直非常支持總領事館的設立,反映兩國關係甚佳。在一個已有59所總領事館的城市,葡萄牙駐穗總領館事的出現有利提升國家的能見度。至於在過去13年都沒有增設領館的原因,我不認為我能夠評論,因為這個決定並不經過葡萄牙駐廣州總領事館。
澳:這是葡萄牙在中國內地的第二所總領事館。在中國內地的葡萄牙居民和企業數量較少,在華增設葡萄牙的官方代表能否帶來甚麼改變?
安:當今中國是一個世界巨人,我用不着羅列一些眾所周知的數字了。在全球化的環境下,我們不可能忽略中國。另一方面,總領事館的設立有望促進兩國交流、讓更多葡萄牙企業來到中國、提升中國在葡萄牙的投資,類似情況已經在我們與一些夥伴之間出現。這亦關乎到我們今日外交的一個重要部分——葡語。葡語無疑是我們其中一筆最為豐富、需要盡力活化和推廣的資產。如果說中國是一個巨人,葡語也是,而且在全球的使用也有顯著增長。中國已有眾多大學設有葡語課程,如果市場進一步擴大,就會有更多這些課程。
澳:在上述兩方面,總領事館能如何為葡萄牙及其企業和公民提供協助?
安:在一個城市設立外交代表,能在必要時為國民提供更高層次的保護。另一方面,總領事館具有政治職能,因此可以精簡一些有時由於官僚因素而拖慢的流程。此外,總領事館亦獲授權推廣葡萄牙在華南的良好形象。在這方面,葡萄牙公民和企業的支持當然是至關重要。
澳:考慮到澳門已經有葡萄牙總領事館,再在廣州設館合理嗎?兩者可以如何合作,避免職能重疊?兩地相距不遠,資源開支的問題要怎樣處理?
安:完全合理,華南與澳門有很大分別,後者是特別行政區,擁有與中國內地不同的法律。廣州是中國最富裕的省份的首府,市場潛力龐大。對葡萄牙重要的是找到可以取得增長和獲益的地方。兩所總領事館的職能不會重疊,但肯定會緊密合作。他們的權力和管轄範圍都由法律明確訂定,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澳:你對澳門有何看法?在中國與葡語國家和葡萄牙的關係上,澳門有多重要?雖然澳門自身已經確定了作為平台的角色,但很多聲音都認為這還是一個概念。
安:我沒有太多對於澳門的評論,相信在澳的總領事館能夠提出更多意見。至於作為平台的話,這是順應了一個歷史事實,在多個世紀以來深化了葡萄牙與廣東地區的交流。這是現況,將來亦然。此外,鑑於澳門享有像香港般的特別行政區地位,有一些市場很大程度上是與中國內地分開的,有其自身法律制度,因此有數十個國家都選擇在廣州、澳門或香港設立總領事館。
澳:具體而言,中葡論壇(澳門)成立已有15年,有意見認為它為相關國家的人民和企業做得很少,甚至沒有作為,沒有為他們帶來資本方面的收益,你同意嗎?
安:顧名思義,中葡論壇(澳門)設於澳門,有關論壇的問題應由相關代表回答。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廣東當局明顯知道中葡論壇的存在,亦認為必須深化與葡萄牙和葡語國家的關係。在廣州,我們可以見到葡萄牙、巴西和安哥拉的總領事館。
澳:廣東全省和廣州有多少葡萄牙人、葡萄牙的貿易活動和企業?較多在哪些領域?近年有何突破?
安:根據官方數據,廣州有142名已註冊的葡萄牙人,估計在總領事館的領區內總人數是再多一倍,但要注意的是,在總領事館註冊並非強制。因此在這裡就像許多其他地方一樣,數字或會較為波動。廣東約有十間葡萄牙企業,但有與廣東有商貿往來的則多很多,這些往來包括直接與葡萄牙買賣,沒有在這裡實質營運。領域從食品、時裝到高科技都有,非常多元。企業不算是非常之多,一直都有所變化,有些開業、有些結束這樣。
澳:有批評指葡萄牙企業要進入中國市場舉步為艱,而在微觀或宏觀的情況則是相反。經過在廣州的一段短時間,你有甚麼感受或回應?
安:我不認為葡萄牙企業面對的困難比比其他國家的企業多。我覺得似乎現在有很大程度的認識不足和錯誤資訊,必須正視處理。必須了解每個公民和企業所面對的困難和借助已有的解決方案。看看這裡的數千間的外資企業,我相信肯定可以憑借毅力克服困難。
澳:最近數年,葡萄牙有越來越多來自中國的投資和遊客,你有相關的數字嗎?你認為他們會繼續上升嗎?
安:我沒有相關數字。由於總領事館還沒開館,我未能掌握具體數字。我覺得這兩方面的增長會隨著中國的經濟增長而持續。
澳: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指出,葡萄牙的投資居留政策是滋養腐敗和洗錢的溫床。有鑑於此,葡萄牙政府、外交部和領事館在這方面能夠如何提高透明度和確保對申請人作出有效篩選?
安:正如我剛才所說,總領事館尚未正式運作,因此我還未有這方面的經驗。這類移民計劃經常受到批評,許多國家都有同類計劃。它的實行是政策制訂的一部分。作為國家的代表,我必須將之實行。對我來說,我會一如既往履行所有職務,不單是通常在葡辦理的投資居住許可手續,而且確保這些程序有最大的透明度和確保申請人符合資格。
澳:你認為國際組織的批評是因為葡萄牙成為了中國政府和中國企業的投資目的地嗎?
安:我不這麼認為。
澳:中國越來越著力推動葡語教學。另一個對葡萄牙的批評是葡萄牙缺乏在外地教授葡語的策略,例如落後於一些巴西的機構。
安:這個指控沒有證據支持。葡萄牙通過賈梅士合作與語言學院、發展項目、計劃和活動,彰顯葡語的國際化和價值。
澳:葡萄牙可以如何成為外地尤其是中國的葡語教學領軍者?
安:葡語國際化的進程關乎地域。以葡語為官方語言的地方涵蓋不同的地緣政治、經濟和文化空間和組織,包括葡語國家共同體、伊比利亞美洲和歐盟,此外亦有一些別具意義的地方,例如馬格里布、非洲南部,以及一些在北大西洋和亞洲的國家,這些都受歷史、當下的外交和商業對話所左右。這些多層次的空間與以葡語作為戰略資產的國家當局的利益和投放互相連繫,不論是現在還是將來,都會作為一種國際層面的重要原動力,推動經濟、知識、貿易和合作等方面的全球化。

 consul 1

個人檔案

安德烈・科代羅(Manuel André Coutinho Sobral da Cruz Cordeiro)於1969年8月8日在里斯本出生,已婚。他在新里斯本大學社會及人文科學院獲得歷史學學士學位,並先後於兩間大學取得深造文憑,分別是里斯本天主教大學(歐洲研究)和里斯本科技大學社會科學及政治高等學院(國際關係)。他更在瑞士日內瓦大學取得歐洲研究碩士學位,並於維也納大學取得歐洲法博士學位。
他曾擔任葡萄牙總統蘇亞雷斯(Mário Soares)的顧問。他在1998年通過大使招募考核,2013年接任葡萄牙的外交政策總局安全及保衛司裁軍和不擴散輕武器及大規模毀滅性武器部部長,後於2015年接任該局的非洲葡語國家及非洲南部事務部主任。2017年7月就任葡萄牙駐廣州總領事一職。

歷史

葡萄牙駐廣州總領事館曾於1966年關閉,馬加良埃斯(José Calvet de Magalhães)是當時最後一任駐廣州領事。他於1950年,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一年離開。在沒有領事的情況下,葡萄牙仍然保留領事館一等秘書的職位,由Eugénio Miguel擔任,他留在領事館直至1966年閉館。葡萄牙在1888年獲准在廣州設立首個領事館,現時終於重開。

蘇爔琳  06.04.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