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葡關係不受修憲影響 - Plataforma Media

中葡關係不受修憲影響

葡語國家與中國的關係預期將不受中國當局修憲所影響。中共中央委員會近日建議修改或刪除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葡萄牙和巴西有分析師認為這是中國獨裁主義的深化。

中共中央委員會在上周日公佈,建議修改或刪除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被指是為習近平繼續留任鋪路。消息一出即轟動全球。葡萄牙和巴西的分析師認為這是中國獨裁主義的深化,向其他國家展示獨立於民主外的替代發展模式。儘管中國近年與歐洲、美國、澳洲和新西蘭等國間存在緊張局面,但相信中國的新政治形勢將不影響與葡語國家的雙邊關係。
在巴西,中國是其最大的貿易夥伴。為巴西的戰略性領域帶來大量直接投資,特別是在能源業方面。中共發起的憲法修改舉措加強了政治界、學術界和大眾對習近平一貫的觀念。巴中研究中心主任及里約熱內盧聯邦大學經濟研究院客座教授安娜·雅瓜裡比(Anna Jaguaribe)這樣形容:強人統治。
雅瓜裡比直指全國人大代表定會通過此建議,說:「當中引起了對中國政治設計的憂慮,也就是擔心政治設計會削弱制度的重要性,並增加單一領導者越來越大的權力。」對將1982年生效至今的規限作改動 ,雅瓜裡比認為這反映了中國所面臨的內外因素。
續說:「措施反映中共中央委員會和習主席憂慮當前的國際經濟秩序不穩和美國民族主義抬頭,中國國內為維持經濟的平穩,急需強而有力的領導人。」未來,國際形勢可能對中國更為不利,特別是預期特朗普政府將施加新貿易壁壘,加上歐洲對開放投資加以限制——削弱了中國賴以令經濟國際化的兩條渠道,中國還旨在以此減輕經濟放緩的趨勢;而且,這都將限制中國「建成小康社會」的實現。雅瓜裡比表示:「應對內部挑戰和局勢動盪,強有力的領導是必須的」,但「制度破裂會有負面影響」。

內部矛盾

雅瓜裡比反駁說,中國的內政發展路徑勢將令其力圖向外間宣揚的「軟實力」和良好國際形象不相稱。她認為衝突之處不只於此,也與中國自身的問題有關。
說道:「這種矛盾更多是來源於中國民主治理合議制、明確的憲法規章、國家行政中功績制度的建立、黨內之討論以及政府與學術界之間,形成的結構性共識。」對她而言,問題關鍵在於「這項措施是否意味著黨內討論及分析空間的收窄,然而這些才是使中國在改革進程中取得了特別成功的原因。」
何塞·塔瓦雷斯(José Tavares)是巴西融合與發展研究中心(CINDES)的主席,同表示舉措毫不影響中葡關係。
他強調:「巴西跟中國間的商貿、經濟、外交和政治關係都不會有改變。習近平在巴西很有名,在當國家主席之前已經來過很多次。與企業家和政治人物等都有很良好的關係。」
續指:「此外,巴西媒體和學術界對中國經濟的發展情況都非常關注。其中一個主流意見是說,中國近年經濟急速增長的原因是習近平領導有方。」
然而,塔瓦雷斯指出不是所有巴西人都贊同中共目前的方向。他說:「儘管具備積極的方面,但所有巴西人都以自由為取向——重視公民權、意見自由和選擇性取向的權利,或會對這個極權國家的倒退表失望。」
鑑於中國經濟活動和政治取向的雙重性或會影響葡語國家與中國的關係。里斯本大學學院(ISCTE-IUL)的凱蒂·科斯塔儀(Cátia Miriam Costa)博士認為,葡語世界主要關心與北京的關係發展,一方面,不大重視坊間的輿論;另一方面,各國自身的內部困難掠去了領導人的注意力,無暇顧及國際夥伴——中國的內部情形。
「比方說,安哥拉,長期受經濟危機的影響,上任良久的總統下位,目前正經歷嚴峻的政治轉型,他們對即將要發生的這個政治事件的理解也會不一樣。另外如巴西,這個國家同樣深陷危機,但中國對其國內多個領域有舉足輕重的投資。」對他們來說,「在部分葡語國家,內部動盪令人們不希望修憲會對雙邊關係產生重大影響或變化。」

西方的審查

在葡萄牙,中國現在是第5大外國直接投資的來源國。儘管業務已進入了歐盟範圍,惟歐盟非常不願看見中國資本涉入到被視為敏感行業的方向去。近個周日的新聞可謂撼動了全世界,科斯塔儀說:「儘管媒體消息公佈的很低調,但也引起了漠大的迴響。」
續說:「這樣,在坊間的討論肯定會很熱烈,甚至反映出對這個提案的反感,但是絕對不會在任何對外政治的官方場合中表露出來。」
儘管葡萄牙人對此不太關心,但她認為中國的國際形象將會有負面影響,尤其是西方對其的看法。中國在美國要推進新貿易行為時,積極倡導全球化一事收獲了正面形象。
「對解除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被視為為習近平鋪路,導致了中國的國際形象倒退。近年來,中國領導人以溫和立場和對自由貿易國際條約的支持贏得了國際認可」,她續指「外國媒體」對修憲案的批評毫不手軟,「軟實力和平衡權力的形象備受動搖。」
至此,她提醒,西方不要求中國內部政治要有巨大改變,但是「國際共識現在開始動搖,特朗普上任,現在在歐洲也逐漸受到質疑。中國在世界上的作用,不僅是作為生產商和供應商,更是西方經濟體的主要投資者。然而,這次領導權延伸可能會對中國的國際願望產生更多抵制,無論是在自由貿易還是投資方面」。
里斯本高等經濟與管理學院——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研究中心的路易斯·馬(Luís Mah)認為,對中國國際參與的審查將會越來越多。但這並不意味著各國對中國政治制度的看法會發生任何變化。馬是研究東亞發展的分析師,他表示:「大部分與中國有商貿往來的國家都清楚中國的內政情況,知道這是一黨國家——中國共產黨。」
從中國與葡萄牙的關係裡也可以看出。他說:「近年,我們看到來自中國的大力投資。最新的數據更顯示,中國一直處於葡萄牙外商直接投資的前五位。我不認為主席任期的改變會令人們對中國政治改觀。」
路易斯·馬承認在經濟方面,現時在一些智庫的工作,以及容克(Jean-Clauden Juncker)提出實行共同的外國投資監督法規,是對中國資金的猛烈反攻。相關提案屆時將由歐洲議會投票。而葡萄牙對這由德國和法國提出的倡議並不贊成。他說:「這些具大量中國直接投資的國家——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特別是希臘——都不同意這項新規定。」
然而,未來將有「越來越多的、在政治和制度上,對中國投資進行審查。」 預計「來自民間社會本身、非政府組織和各政黨的壓力將越來越大。」

國際秩序更替

據分析人士指,除了今次這個對主席任期的解封外,去年10月的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同樣令人驚訝。馬說:「令人驚訝的點在於,鄧小平致力消去毛澤東在中國專政的影響後40年,看來要止住了。」因為「大家看著曾訂明的主席只許兩任之期的規定要被廢除了」,而中國政府更是允許主席離任後仍待在具影響力的職位上。
馬指習近平的新形勢是亞洲已經可見趨勢的一部分。「那些關注亞洲事務的人清楚地看到,我們越發多見建基於強有力的政府。習近平也不例外」他說。
另一方面,這一變化也是當前中國領導層所力求深化專制主義的一部分。馬指:「習近平的舉措一直是,為確保國家利益和經濟發展的同時,繼續有一系列針對人權、政治壓制和審查制度。」
續說:「可以說,我們處在一個不再需基於民主背景的單一發展模式,基於專制主義發展的模式同樣可行。這最終協助(我不會說是正當的)創造一個不為中國領導層構成問題的國際環境,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便能改變遊戲規則。」
同樣的想法,但雅瓜裡比有不同的解釋。鑑於外交政策的定義,在目前的修訂版中,中國憲法還有載明「支持被壓迫國家和發展中國家」。
這名巴西學者說:「我認為中國已經成功打造了一個觀點,即國際秩序可以在霸權體系之外進行。也就是說,在一個多極世界中,一個更加包容的國際關係體系,並且已經成功地建立了一些新的國際組織。」
科斯塔儀指出,中國常「自封處於被壓迫國家之列,並開始與南半球國家謀求合作發展」,葡語國家就是其中的幾個。她總結:「儘管中國的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事實上自發達和資本主義國家而來的壓迫話語越多,就越大支持了這些國家的持續合作。」

紀美麗  02.03.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