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安哥拉預算缺口將擴大至30億歐元 - Plataforma Media

2018年安哥拉預算缺口將擴大至30億歐元

由於政府最初編制的預算沒有預料到僱傭2萬名教師和1500名醫生的新開支,2018年安哥拉公共賬戶的「缺口」預計將擴大至近8 000億寬扎(30億歐元)。

處在爭議中的是安哥拉議會周三批准的2018年一般性國家預算(OGE)法案,而且這是安哥拉歷史上首次對經過專業討論後由政府提交的文件被修改的情況。
這些修正案由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MPLA)議會小組提出的。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MPLA)執政黨,也是唯一一個投票贊成最終文件的黨派,其黨魁是在42歲時成為安哥拉第三任國家元首的若昂·洛倫索(João Lourenço)。
修正案的基礎是政府以前定義是針對2018年一般性國家預算(OGE)法提案的聯合意見報告,其中有56項調查結果和202項建議,建議增加撥給衛生部門、教育、高等教育和建築部門的資金,預計總額為96,453,183,132.00寬扎(3.67億歐元)。
2015年,政府公共債務(不包括國家商業部門)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為51%。然而根據財政部長提供的先前的數據,在安哥拉國家石油公司(Sonangol)進行債務合併後,這一比率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別上升至65%和67%。
因此這位官員解釋,石油收入和石油價格上漲所導致的可能差異被平攤到了安哥拉公共債務中。
石油佔安哥拉總出口的95%,週三由國民議會批准的2018年一般性國家預算(OGE),政府預計向國外銷售原油的稅收將達到23990億寬扎(91.5億歐元)。
實際上,今年超過50%的公共支出是用於支付安哥拉的公共債務,這解釋了執政機構想要將短期債務的期限延長以「減輕」公共賬戶壓力的擔憂。政府預計2018年安哥拉經濟增長為4.9%。

200萬名失學兒童

安哥拉議會希望2018年的教育預算增加464.58億寬扎(1.77億歐元),以及聘用20,000名新教師用於基礎教育,但這又會進一步增加今年的赤字。
這是在今年OGE的專業研討框架下,國民議會給政府的建議之一。根據議員通過的預算提案決議,將教育部門的預算提高9%後,該部門佔2018年國家支出總額的比例將升至6%。
此外2018年國家預算提案決議還指出,議員們向政府提出要公開招聘,為中小學教育招募20,000名新教師「以減輕目前教師短缺的情況」。
安哥拉的學年從2月1日開始,約有1000萬學生就讀於普通教育。然而,由於缺少約70,000名教師(自2013年以來沒有舉辦過任何招聘)和教室不足,政府估計本學年有200萬名兒童無法在公立學校就讀。
在醫療衛生方面,安哥拉政府將2018年國家衛生預算提升至10%,較十二月份提交給議會的OGE增加了349.94億寬扎(1.35億歐元)。
這是國民議會通過的另一項對政府的建議。由於這一增長,衛生部門預算將佔2018年國家支出總額的4%。
議會通過的重要指導方針之一是確保在全國范圍內僱傭1,500名醫生並「隨之逐漸減少對外合作」,轉而由「目前醫生短缺的國內衛生框架取代」以及為國家公共衛生系統僱用200多名護理和診斷技術人員。
議會向政府提出的其他建議包括:將預算撥款增加15%,以確保各地機構購買藥品和消耗材料所需的運營開支,並在「各醫院單位建立反應速度更快的治療機制」以「確保更好的公共服務」。

安人運與安盟就預算案互相指控

自1975年起就擔任安哥拉執政黨的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MPLA)批評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UNITA;安盟)議員投票反對2018年OGE提案,這個最大的反對黨稱「該提案的模式與以前的完全一樣」,沒有解決「深刻的社會和經濟危機」。
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黨的批評由議會黨團領袖Salomão Xirimbimbi在其2018年OGE投票表決中發表,最終投票結果顯示只有該多數黨投了贊成票(136票)
此次投票中有50票來自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UNITA;安盟)的反對票;以及18票來自安哥拉廣泛救助同盟(CASA-CE)、社會革新黨(PRS)、安哥拉人民解放陣線(安解陣,FNLA)的棄權票。
將2018年OGE視為過渡預算的Salomão Xirimbimbi對預算提案可能首次根據議員對最初提案所提出的建議而進行調整這一事實表示讚揚,儘管可能被很多人視作「微不足道」。
他說,「這是安哥拉人第一次可以宣布,進入和離開議會的預算案是有所不同的將成為可能,希望我們未來能繼續這麼走下去。」
另一邊,安盟議會黨團領袖Adalberto da CostaJúnior表示,公共債務問題被視作了此次預算的中心因素,這對該國經濟的各種宏觀經濟變量產生了消極影響。
Adalberto da CostaJúnior稱,「當務之急是對內部和外部的公共債務進行認真的和對國家負責的審計,這是肆虐安哥拉的高額腐敗的一大來源。」
而安哥拉廣泛救助同盟議會黨團領袖André Mendes de Carvalho認為,通過的預算「將繼續懲罰最貧窮的人群,要求他們做出更大的犧牲,而且更令人擔憂的是,所有這些努力都無法帶來一個安全的避風港」。

保羅·朱利昂—《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23.02.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