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投資葡萄牙的恩賜狀態終結 - Plataforma Media

中國投資葡萄牙的恩賜狀態終結

最近的一項大學研究表示,中國在葡萄牙的投資已盈利,但沒有創造出就業機會。一位研究員提醒:要么中國人改變策略,要么葡萄牙公眾可能會轉為反對他們。

數據有所增長:自2011年以來,中國在葡萄牙投資130億歐元(1255億澳門元),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則注資27億,成為EDP —— 葡萄牙能源的最大股東。
Pedro Galinha在其關於中國和葡萄牙之間的全球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碩士論文中寫道,在葡萄牙正經歷嚴重經濟危機的時期,中國的投資滿足了「對流動性的迫切需求」。
這位曾在澳門工作的記者補充說:「幾乎所有投資都投向知名或有堅實基礎的公司,但也用於一些有融資需求的公司」。
向復星集團出售了葡萄牙最大保險公司忠誠保險的葡萄牙儲蓄總行就是一個例子,2014年復星收購忠誠保險的價格為11億,在此之前忠誠保險曾陷於破產,政府曾注資部分資金用於救助。
中國在葡萄牙的投資集中在「具體領域,例如能源,特別是可再生能源、銀行、保險、醫療、電信或物流平台」,Pedro Galinha在新里斯本大學論文答辯時說道。
也就是說,「中國人投資於最賺錢並提供大量利潤的公司,從特定的市場環境中受益。」 ChinaLogus諮詢中心協調員Fernanda Ilhéu上月在澳門舉辦的一場會議期間總結道。
去年,僅忠誠保險就為中國最大的私營企業復星集團產生2.11億歐元的效益。 Fernanda Ilhéu提醒道,「葡萄牙人開始注意到數以百萬計的歐元回歸中國。」

「沒有任何直接利益」

相反,原本的預期為緩解失業,2013年的失業率接近18%。但這一期望落空,Pedro Galinha寫道,因此中國在葡萄牙的投資已經被標註為「幾乎沒有創造任何就業崗位」。
在這篇論文的一個採訪中,澳門總督前顧問Miguel Santos Neves進一步表示,中國投資「沒有任何影響,也沒有任何直接利益」。
除尋求穩妥的利潤外,中國人還利用葡萄牙企業在葡語國家以及其他國家投資。例如,2015年,復星集團通過忠誠保險在米蘭以3.45億歐元的價格收購了Palazzo Broggi布羅吉大廈。
研究員Santos Neves認為,缺乏技術轉讓來刺激「該國的工業化」。 Pedro Galinha證實,「最為人詬病的問題之一,是不吸引資本發展葡萄牙的某些工業部門。」
在該論文的另一篇採訪中,經濟部經濟活動總局處長Rui Pereira承認通過創造就業「加大中國投資的多樣化很重要」。
外交部部長Augusto Santo Silva表示,2017年,「最吸引中國投資的是經濟的生產部門」,也就是農業和製造業。
這也是葡萄牙政府所能做的,Pedro Galinha寫道:「在某些創造就業的領域發揮影響力以吸引資本。」
航行提醒

「葡萄牙人仍然看好中國投資,但期待中國幫助發展工業和教育,此外,還希望中國向葡萄牙產品打開市場大門」,Fernanda Ilhéu表示,「否則,很明顯我們會有一些不太積極的反應。」
這位新絲路之友協會會長的提醒也曾是任職發改委的Sheng Sixin的目標,二者都大力倡導「一帶一路」。
國家發改委國際合作部主任聽到了提醒,之後他承認感覺到「有些國家懷疑中國投資是否可以持續」。
並舉例說:「很多基礎設施和能源項目的投資高於某些國家的國民生產總值,因此,他們擔心項目結束之後的事情。」
Miguel Santos Neves承認,這也是葡語國家的擔憂。這位研究員提醒注意中國在葡萄牙、安哥拉和巴西投資的「很大比重」和「影響力」,且正在造成「不好的現象」。
Fernanda Ilhéu提醒道,對中國資本不信任的與日俱增是上個月舉行的關於中歐關係的會議上討論最多的問題之一。已經可能「瞥到一些問題的開端」。
11月,巴基斯坦取消中國對該國一座大壩的資金援助,上個月,由於擔心中國對該國內部政治的影響,澳大利亞也宣布了一部新的反間諜法。
在反華敵意幫助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的同時,德國研究員Henning Glaser 表示,在歐洲,由於近幾十年來取得的成功,人們並沒有責怪中國。

障礙和濫用

即使如此,香港歐洲聯盟學術計劃負責人高敬文表示,「很多歐洲人認為中國一直在濫用」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
例如,上月,美國對原產於中國的越南鋼鐵產品實施了嚴厲的反傾銷措施。
西交利物浦大學教授 Dragan Pavlicevic強調,德國已推出限制中國投資的法律,並希望把這些規定推向歐盟。
而法國則希望「進一步評估」中國收購, Cabestan提醒道,尤其是敏感技術領域。
這位香港浸會大學教授表示,本月,法國總統馬克龍將前往中國,以「尋求進入中國市場的便利」。
還有一個令葡萄牙擔憂的問題。 Miguel Santos Neves提醒道,葡萄牙對中國投資的接受並沒有換取中國市場向葡萄牙產品的開放。
過去四年,葡萄牙對華出口增長了40%以上,主要是得益於在葡萄牙生產的外國企業的汽車。
其他部門的出口並不容易。例如,僅在去年夏天才解禁豬肉出口,而葡萄牙經貿投資促進局則承認,許多葡萄牙食品進入中國仍然存在障礙。

澳門背對葡語國家
研究員José Carlos Matias指出,澳門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平台的成功已受限,不僅因為缺乏雙語人才,也由於澳門精英的反抗。
同時也是記者的José Carlos Matias在上個月的會議期間表示,「本地精英的商業興趣更多轉向澳門或內地。」
即使賭場收入下滑期間,Matias強調,澳門企業家「仍然在靠博彩、房地產和零售業賺錢」,尋求其他業務的動力很微弱。
也就是說,主要是中央政府在通過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推廣澳門成為平台。
另一方面, Pedro Galinha在碩士論文中寫道:論壇最終成為「中國這一倡議的恩賜」,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葡萄牙和巴西當局缺乏興趣。

對於巴西的「威脅」
楊菁表示,中國一直被巴西媒體指責銷售劣質產品,並通過不公平競爭壓低價格,造成巴西的傳統行業裁員。
這位廣東外語大學教授遺憾地表示,儘管中國的出口產品大多是設備等高附加值產品,巴西的新聞仍然把中國描繪成「威脅」。
在討論兩國關係的研討會上,其他研究員還談到,人們越來越擔心對中國的新殖民主義的依賴,目前,中國已成為巴西主要的貿易合作夥伴。
根據澳門大學教授Roberval Teixeira e Silva,儘管華人社群在巴西有所擴大,二者之間「仍然不了解」,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媒體堅持描繪「中國的入侵形象」。

維克多·金坦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