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內亞比紹政府就兒童營養不良問題開戰, 並希望獲得勝利 - Plataforma Media

幾內亞比紹政府就兒童營養不良問題開戰, 並希望獲得勝利

幾內亞比紹當局針對影響到該國成千上萬兒童的營養不良問題的鬥爭早已開始,但正式戰鬥是在11月18號國家營養日打響。
國務卿和議會事務部長Soares Sambu說:「這場鬥爭不只一個人的戰鬥,也不只是政府的,而是我們所有人的。」他強調所有幾內亞人都要積極參與以結束該國食物缺乏的問題。
相關數據顯示出現實情況十分嚴峻,而且營養狀況也令人擔憂。
根據2014年聯合國多指標類集調查,幾乎28%的幾內亞兒童患有慢性營養不良,6%患有急性營養不良。
在各地區層面,Oio、Bafatá和Gabu是幾內亞情況最嚴重的三塊區域,其中三分之一的兒童長期營養不良或是侏儒症患兒。
世界糧食計劃署(WFP)駐幾內亞比紹代表川口清美(Kiyomi Kawaguchi)強調,「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標準,這些地區的兒童中有30%到35%的兒童處於嚴重營養不良的狀態。」

滿碗的米飯就是幸福

幾內亞比紹打擊營養不良的問題的重心不在於缺乏食物,而是在於心態的改變,以及傳播有關健康飲食的基本食物的信息。
川口清美表示,「不幸的是,大多數人還沒有意識到他們健康問題的原因所在,在大多數情況下,健康問題都與食物的多樣性和質量有關。良好的飲食不取決於消耗食物的數量,而取決於其質量。」
在該國仍然不存在營養的概念,因此人們需要對營養和食物問題變得敏感。
這位世界糧食計劃署的代表解釋:「對於所有人來說,滿滿一碗的米飯就是無可爭議的幸福。」
而滿滿一碗的米飯也會對健康帶來影響。
另一方面,對於一些地位低下(不論是在家庭內部或在社群內)的婦女而言,公平合理地分配糧食仍無法得到保障。
世界糧食計劃署的代表補充說:「在她們的寶寶和孩子生病時,這些婦女也很少有機會帶他們去保健中心就診。」
幾內亞比紹衛生部長Carlitos Barai更加務實和堅定。要打擊該國內的營養不良問題,九有必要了解該國的文化傳統和民族。
受營養不良影響最嚴重的地區都是由fulas、mandigas和biafadas等民族管理的區域。
據這位部長而言,這些民族培育、飼養動物,但是他們把所有的東西都賣到比紹,然後把錢存起來,不把這些錢用在家庭的食物或藥品上。
而聚集在沿海地區(包括比加戈河沿岸地區在內)的民族則靠水吃水,飲食水平較好。
他又表示,「我們的傳統有時讓事情變得更複雜。例如,孩子營養不良是有人對他施加了詛咒。酋長們必須幫助人們解決營養不良問題,以及解釋問題只是營養不良而非詛咒。」
文化傳統也導致許多女孩無法上學,而學校每天都會為學生提供一盤食物或哺乳。

不缺課的女孩每月可領五公斤大米

通過學校餐廳方案,糧食計劃署不僅保證了最弱勢家庭的孩子上學,而且還確保他們能獲得教育、健康和營養。
這個方案涵蓋幾內亞比紹750所學校的173,000名學生,覆蓋全國九分之八個地區(比紹除外)的小學中的60%左右的入學兒童。
為了確保女孩入學且不缺課,在該方案的框架下,糧食計劃署每個月給那些家庭發放五公斤大米。
這是保證女童受教育的一種方式,因為根據世界糧食計劃署的數據,婦女受教育程度越高,家庭的營養水平越好。
川口清美說,「例如,母乳是孩子最好的食物之一,但並非所有的男人、祖父母甚至母親本身都知道母乳喂養的各個優點。」
但是她強調,「好消息」是指標隨著「母親或照顧孩子的人教育水平的提高」而出現了改善。
她補充說:「這表明好的營養狀況和良好的教育之間有著明確聯繫;一家之主的教育水平和家庭食品安全之間也存在明確聯繫。」
因此,促進兩性平等十分重要,川口清美也將這一挑戰視為對抗營養不良的「關鍵要求」。

全球流行病

但是如果說一方面是針對缺乏食物的戰爭;那麼另一方面則有必要打響另一場針對導致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某些類型癌症的超重和肥胖問題的鬥爭。
根據比紹Simão Mendes國立醫院的重症監護服務負責人介紹,該國糖尿病患兒的數量出現了「令人擔憂的增長」。
由於被診斷為糖尿病的兒童幾乎全部是1型糖尿病,即只能用胰島素治療,而該國內沒有胰島素,所以醫生的憂慮更重。
似乎是自相矛盾的,但是在糧食計劃署駐幾內亞比紹代表看來,這兩個問題都是由同一個問題引起的:該國內缺乏有關攝取食物的信息和知識。

Isabel Marisa Serafim —《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