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繼續保持橋樑角色將是百利而無一害」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繼續保持橋樑角色將是百利而無一害」

澳門理工學院語言暨翻譯高等學校校長表示,迫切需要加大對翻譯及傳譯領域的資源的投放,以使澳門得以成為東西方之間的橋樑。
阿爾梅達(Luciano de Almeida)對此亦提出了其他看法。他是澳門理工學院語言暨翻譯高等學校的校長,他指出若澳門希望繼續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與葡語國家間的直接聯繫,就必須保持這裡的多元文化。在與《澳門平台》的訪問中,他總結了特區的翻譯及傳譯狀況,并解釋了教育對澳門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間平台的關鍵角色。

澳門平台:您對澳門理工學院在10月初舉辦的「口譯與筆譯:經驗、現實與展望」研討會有什麼總結?
阿爾梅達:研討會是為了總結過去十年來與歐盟的合作,同時檢視澳門理工一直以來在翻譯領域所作出的努力。總結肯定是正面的,我們期望研討會能每兩年舉辦一次。關於檢視我們課程的一些具體方面,目前正在進行,應該在2月份會完成研究。
澳:學習計劃方面會有什麼變更?
阿:不會增加更多的科目。複習和學習的時間在我們看來是恰當的,而重要的是與新科技的融合。翻譯及傳譯的教育經歷了很多變革,我們的學習計劃也反映出這變革。除此之外,也加入了現時大綱上所沒有的實習計劃。目前,實習以學生參與特區舉辦的多個項目的方式進行。我們的目標是,除了這些項目,令實習成為一個具科學及教學作用的課程單元。
澳:會上,行政公職局語言事務廳長黃偉麟說到澳門政府將於明年對本澳的翻譯需求進行研究。澳門理工將會有怎樣的角色?
阿:以我所知這是澳門政府的倡議。我認為對中期內翻譯需求的一個詳細研究十分重要,這研究亦會聚焦目前翻譯及傳譯的質量。所謂需求不能只從數量的角度出發,質量也同樣重要。我會說,在某些情況下,翻譯版本有很多不足之處。這不是批評,而只是發現了這情況。有很多問題都是可以通過持續培訓來解決的,也就是所謂的持續學習。
澳:在您看來,最主要有哪些短缺?
阿:缺乏具相當質量及數量的筆譯員和口譯員。有必要增加應對能力。我們不知道具體數字是多少,但肯定是很高。注意到公私營機構向我們尋求大量的翻譯支援,我覺得我們已經很努力去回應請求,然而需求的增速比培訓譯員的速度要快得多。行政長官指出過需要200至300名的筆譯及口譯人員。但要注意的是,當培養了這200至300名人才的時候,新的需求又再出現了。
澳:澳門理工可以做些什麼來填補這些缺口?
阿:澳門理工對這些請求都是有求必應的。這並非在我們的教學大綱裡,而是我們學院的任務去為社區服務。近年來,我們拓闊了對教師,尤其是雙語教師的發展課程培訓,現時亦見收效不俗。實際上教師們都具碩士學位,他們很大部分在未來幾個月也將取得博士資格。我們教員的水平越來越高,教學質量也同時提升。另外,學院也增加了課程和收生額。目前,中葡教學制度設有3個日班,中英教學制度有一個夜班,葡語教學制度也是有一個夜班。我們以增加學位空缺來應對近年的需度。兩年前我們開設了國際漢語課程,今年則新增了葡萄牙語課程,目的是為培養葡萄牙語老師。這些都將可以配合政府宣布的,在未來5至6年來,增加葡語在基礎教育及中學的教學而創造條件。
澳:澳門政府和中國內地對雙語的推動有令澳門理工的課程更加熱門嗎?
阿:對學位的需求是有增加的,由於地方和中央對澳門特別行政區的葡語教學的重視正在增加, 今年,我們開設葡萄牙語教學學士課程和多開一個班,都全部爆滿,共是50個。要是還有空缺,我們會再補充。如果中國和葡語國家之間的貿易關係持續向好,也會有對人才的需求。
澳:您認為澳門有最大化地利用對雙語重視嗎?
阿:政府當局為增加翻譯數量和質量上一直以來作出了很顯著的努力。但公營教育機構亦在公共行政體系內,也需要增加積極性。至於公共服務方面,公營教育機構不能被排除在外。若這些機構認為有需要或是資源不足,應該上呈提案。我們全都同坐一條船,我也深信有必要做得更多。確定需求的量很重要,以便擬定解決方案。
澳:澳門肩負平台的作用,教育的角色是怎樣的?
阿:教育的角色對於不同人民間的合作極為重要。就看看英國和大英國協(Commonwealth)的情況,後者有大量的學生到英國就讀,也有越來越多人回到自己的祖國。同樣情況也見於法語社群以及西班牙和拉丁美洲的關係裡。這些例子就說明了文化關係在保持及反映在教育上。葡語國家的社群現正在摸索這些脈絡。經過一段近乎零表示的時期後,近幾年來已經有了很大的增長。我們所有的學生都會在葡國一年,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令學生可以長期接觸葡語,又能深入了解內裡的文化。這個交流一直在深化,現在也不只限於翻譯課程。比如,經貿關係課程的學生也會去葡萄牙一年。
澳:澳門對葡語系國家的投資提供和收穫了什麼?組成這個合作圈有什麼好處?
阿:由於歷史的原因,澳門享有所有的優勢。500年前就已經是東西方的門戶,澳門繼續保持橋樑角色將會是百利而無一害。這裡不是小交易的平台,而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葡語國家間的平台。澳門具備所有的條件來成為第一橋樑,但要善用機遇。中國和葡語國家間的互動不會停止。以目前中國在世界經濟的地位和分布在各大洲的葡語國家而言,澳門的機遇是獨特和明顯的。我認為要利用好這個機遇,但不認為成效會在短時間內呈現。
澳:何以澳門是葡語國家打入國內市場的必要助力而使他們不選擇直接合作關係?
阿:首先是直接合作關係缺乏多元文化的認知,加上語言不通。因為指的是兩種非常不同的文化,而澳門就完全理解這些,成了澳門的加分點,故有必要善用之。但也需要投放資源去深化這裡的多元文化,因為不能只靠歷史關係這一點。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持續構建,而目前也是透過學生的相互流通來進行。
澳:自澳門的平台作用具更多政治因素後,有出現對葡中課程的越來越多的需求嗎?
阿:目前,我們學院有100名來自葡語國家的學生,學院也有近100名學生正在葡語國家就讀。而且還不只是數字上的增加,興趣度也上升了。學生對於前往葡語國家交流的意欲比五年前要高,現在,我收到學生提出到葡萄牙交換的請求,而本來他們的課程是不包括這一項的。也是有對學習葡語及葡萄牙文化越來越大的重視。
澳:澳門和中方對雙語制的重視對於葡語在國際上的重要性有什麼影響?
阿:英語之所以有著流通語言的地位,很大原因都是得益於貿易全球化。40年前,法語是強制學習的語言之一,如今則只作為興趣學習,法語已失去了重要溝通語言的角色。在葡語國家方面,一端是中國——世界經濟的巨擘,另一端——多個極有望富起來的國家,還有安哥拉和巴西正踏上發展的道路。若中國與葡語國家間的經濟合作進程理想,葡語在全球範圍內必受追捧。
澳:為什麼認為葡語會是地方及中央當局的選擇,而非全球通用語英語?
阿:因為察覺到各界對英語的認知有限,特別是老一輩。除此之外,單為了溝通是不足夠的。因此,有見及澳門有幾百年的對兩大區域的認知,葡語有條件和極大的優勢來擁有更佳的地位,葡語文化的普及也比英語和其他語言要廣。第三個語言的介入不會帶來簡便,反是會複雜化。這是對澳門和葡語國家的一個獨特機遇。中國意識到葡語的重要性和這一直存在的門戶;葡語國家也該意識到與中國建立關係的重要性,而門戶就是澳門。

蘇爔琳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