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ício » 「除去制肘,澳門在葡語世界的潛力無窮」

「除去制肘,澳門在葡語世界的潛力無窮」

勞拉·維達(Laura Vidal)—葡語同盟青年會主席認為澳門要革新及培養年青人。
青年會是一個由多個領域葡語人士為年青人打造的網絡。主席勞拉·維達(Laura Vidal)講到同盟會在葡語系國家體系內越來越高的參與度,也表達了希望與澳門加強聯繫。今年年初的時候達成了一些初步的交流,同盟會現正尋找線上項目—葡語同盟網—以及文化活動的合作夥伴。對維達來說,澳門在葡語國家之間的地位可有所提高,但這需要澳門的革新及培養青年來配合。(澳門平台:澳;勞拉·維達:勞)
澳:什麼是葡語同盟會(Conexão Lusófona)?
勞:這是我們新一代人的一個網絡。現今在各個國家獨立而又想為葡語國家項目重新聯結的大環境下,這網絡就帶著這一代人希望構建國際葡語文化社群的願景。
澳:經過這些年的發展有什麼改變呢?
勞:我們最首要的目標是構建一個社群及喚醒年輕一代來共同建設,這仍然是我們的最大目標。這個會是一條漫長的道路而我們才剛起步。這些年以來,我們的項目從規模、大小和複雜度都大有提升,覆蓋人數亦越來越多。現在我們有了不同的結構,也肩負著更多的責任,做決定之前我們也會廣泛聽取意見。當一開始啟動同盟會的時候,覺得在葡語系國家裡的自主流通性是遙不可及的,但現在我們已經在討論關於這方面了。
澳:同盟會具其影響力嗎?
勞:這是無容置疑的。
澳:同盟會都有10年之久了,目前最優先的計劃是什麼?
勞:最主要的任務仍然是:深化歸屬感和推動積極的公民意識。一成立時的頭5年,我們致力於文化方面的工作、新領導人的培訓和政策宣傳領域的項目。最近幾年的話,由於前期的工作已初有成果、已經結構化起來,於是我們開始與新媒體公司和數碼企業洽談,擴大我們的門戶。之所以維持這些作為優先項目是因為我們要發展成熟,畢竟我們是一個比較新的組織,沒理由在基礎還沒成熟之前就轉去發展其他的領域。
澳:也有別的組織的關注點同樣是:青年與葡語國家。同盟會與其他的有什麼不同呢?
勞:線上的組織,我還沒遇到有。有一個是平台—葡語國家青年論壇(Fórum da Juventude da CPLP)—我們是其中的一部分。在葡萄牙,同盟會是登記為青年聯合會,是全國青年理事會的正式成員。這個論壇是由很多個葡語國家的青年理事會所組成。但是分別就在於那是個機構性質的論壇,并沒有定期的項目或活動。
澳:很多時候都會有種感覺就是這些組織都不是太有用,或是對政府製定政策也沒什麼影響力,在人們生活上也不起什麼反響。您感覺同盟會也是這樣嗎?

勞:對我們所做的,我們都很真切的感受到,也是每天都見証著。我們收到贊揚本會工作的電郵,看到年青人參加我們的培訓前後所達到的改變,感受最真切的就是政府開始認真的考量學生、藝術家和企業在葡語國家間的自由流通。這與我們所做的工作有很大的關係。不是一場媒體的轟動所能達到的,而是需要大量的工作。當然我們希望日後越多越好,還是有很多事情等著去完成。例如:為什麼在葡萄牙學習這麼多歐盟的東西而不學習葡語國家共同體?這就是我們要奮鬥的,我們期盼大家都對葡語世界有共同的瞭解。
澳:您感到同盟會在很多方面都有影響力嗎?
勞:每次我們舉辦音樂節的時候都有越來越人參與,還吸引到那些以前對葡語世界不感興趣的人。我們希望把不同的葡語國家文化帶給對其不了解的人。我們給予新晉的藝人歌手表演的機會,他們很多尚在灌錄自己的第一張專輯,讓他們可以跟著名的藝人同台,再共同發展項目。我們的組織也肩負文化交流的宣導,由瞭解各個文化的專門人員共同合作。
澳:你們曾跟很多的政治領導人開會,有取得什麼成果嗎?
勞:一開始的時候,覺得他們把我們看待成一些叛逆小孩一樣。他們會標籤我們,特別是有些國家不信任年青人的意見。曾經我們的目標和議程都受到了質疑。但後來,我們沒有屈服,繼續朝著我們的目標前進。我們得到了應有的話語權。
澳:你們正在哪些國家紮根和有較大的影響力?
勞:我們沒有說特定的日程來建立巴西、葡萄牙或安哥拉葡語同盟會,我們都是網上的。只有一個日程和活動大綱,更多的是我們會根據自身的能力,把活動放在一個或多個國家裡舉行。只能說我們在葡萄牙做的比較多活動,因為有較多的財務贊助。這是我們所想要改變的,所以我到很多地方,看看能不能在葡萄牙以外做更多的項目。

澳:您今年初來過澳門,那次的拜訪是怎樣的?
勞:那次是隨葡萄牙及中國青年企業家協會一道過來的。令我跟很多不同的組織有了初步的接觸,研究如何展開一些儘管非常小的項目。但都是些很初步的洽談,現在需要去深化和延續下去。不會說一趟的參訪事情就會水到渠成,很多的組織對「全球」這個概念不是很了解,所以我的目的地有很多,跟澳門的一些聯合會也有講到財務贊助這方面。他們大一部分都致力於「賦權」予本地人,跟我們的理念有所出入,故很難再解釋,也就是我們面臨的困難。
澳:你們跟哪些機構開會了?
勞:葡萄牙駐澳門及香港總領事館、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還有澳門理工學院。我的日程是個集體日程來的,所以現在我希望是有一趟同盟會專門的考察。
澳:考察的目的有哪些?
勞:我們明瞭葡語世界將會有越來越多來自不同組織的工作成果,我們不希望重複做一些已經存在的項目。在我看來,我會定位同盟位把澳門發展成項目的門戶,聯合本地的報社或大學,善用年青人的網絡寫關於葡語世界的東西,我們也正與葡語國家的多間大學編製數碼化的材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和挑戰在澳門創立此項目,我們也會宣傳澳門這個品牌以及與對這項目感興趣的機構共同努力。在文化方面,節目像同盟會之夜等,可發展為現有的或以葡語世界為目標的文化節日程的特備節目,特別是我們已經有一些新晉的藝術家作為我們的「專家」。
澳:對您而言,澳門在葡語世界的地位是怎樣的?
勞:我認為就是澳門與葡語國家的關係令她與別不同,特別是澳門背靠中國內地,但我覺得可以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我看來目前還有很多的官僚和節奏相對比較慢,澳門要是能除去這些制肘,在葡語世界方面將潛力巨大;也能加快落實計劃。我并不是說到目前為止一無所成,就看看文化活動中有一系列的活動都與葡語世界有關。但其他類型的項目發展空間還是很大的。
澳:請給我一個例子。
勞:澳門可以成為葡語國家企業的中心;可作為中國與葡語世界商家的一個集中點,共商合作機遇;也因為鄰近香港,被譽為東方紐約的時代都會。我們聽到中葡論壇時,得知沒有太多為青年企業和創業相關的協助措施。其實澳門可發展為聯合中國與葡語國家概念的先鋒。在中國,很多的發展已經遠超過從前我們所想像的,我們以前的印象是:世界工廠、但產品質量低等等。但現在像綠色經濟等相關創新進步非常大。
澳:您怎樣解讀澳門在葡語、葡語國家之間會有的得著?您認為這是有用的還是純粹是個口號?
勞:我認為還需要進行很多的工作。方向沒錯,但是我的感覺就是因為結構的原因,很多的項目進展都不快。可能因為澳門雖然是高度自治的地方,但很多時候還是要請示中央,我不知道這是好還是不好。我感覺到有這樣的意願和宣傳,但我更希望看到具體化的東西。我冒昧地說,有必要使一些行政結構現代化。把事情做到同一水平線上,當新的麥芽能進到生物體內,一切就能順勢而生了。
澳:您在聯合國上代表過葡語同盟會。
勞:我是被聯合國青年理事會邀請,與葡萄牙代表團一同去參與聯合國每年舉辦的青年大會。今年的焦點是可持續發展,目的是為了聽取年青領袖的想法和反饋,以及讓年青領袖之間建立起聯繫。能接觸到這麼多元的社團真的獲益良多,帶出了良好的效果。
澳:您怎樣看同盟會的長遠發展?
勞:我希望同盟會能延續使命,能在我們的領域裡深化發展。在擴大不同項目規模的同時也保持質量,比起做更多的事情,我們更希望是擴大和鞏固我們已經在做的。

卡塔琳娜·比特斯·蘇亞雷斯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