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子鋒:要先增加直選的位置 - Plataforma Media

華子鋒:要先增加直選的位置

五月底結束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大會主席任期的企業家華子鋒首次參與立法會直選,加入了議員陳美儀的團隊。澳門著名大律師華年達之子的他,理解到政制改革延伸至普選的可能。同時他介紹政綱,當中提出推動中葡雙語及協助中小企業。(澳門平台簡稱:澳;華子鋒簡稱:華)
澳:你會跟陳美儀議員同隊,可以告訴我們這個合作的由來嗎?
華子鋒:在陳美儀那方面,就覺得她做的工作也有跟我脗合的部分:例如她在善明會做義工的活動,這跟我在不同的協會的工作是有關聯的,像是仁慈堂和澳門日報讀者基金,大家的方向是一致的。第二方面,我是代表中小企的,而她也有很多幫助中小企的政策或想法。
而且她當了八年議員,我很明白她本身是怎麼樣的人,我跟她也有很多共通點。她亦知道現在的澳門很兩極化。
澳:兩極化的意思是什麼?
華:現在在這個社會,要不你就開一間大賭場,不然你就在賭場打工,變成只有大老闆和工友的對立,中間的階層基本上都已經不見了,或是在沒落當中。這就是我們看到的兩極化。小型企業很難生存。
澳:你引領著土生葡人青年協會、澳門青年企業家協會,當中你提倡的是什麼?
華:在青少年這方面,第一,從教育開始。在這裡存在很久的一個大問題是:為什麼澳門不是所有的學校都教授中文和葡文?這個我也有跟教青局和政府反映,但沒有人聽進去,所以就想著參選之後會有人聽取意見吧。在政府的層面來看,要去推行[雙語教育]不難,花多點預算激勵學校去做……所以我認為從幼稚園或小學,就應推行中葡雙語教學。這很重要,因為符合澳門特有的文化。另外,也希望政府出台一些激勵措施吸引在外國大學畢業的本地生回流。
在青年創業方面,在這裡開業不容易,成本高,我在過去的幾年都有向政府反映這些問題,提出建議,這是我在青年企業家協會的工作。
澳:除了關注青年工作以外,你和你的團隊還關注什麼議題?
華:在公屋方面,我們提倡增加供應,優化分配方式。
我們也關注公務員的管理,升職和評核。我之前也有跟不同的公務員團體和階層會面,他們都說現在的制度不好,但沒有人敢去改變。所以要從制度改變。其中我們提倡將所有處級和廳級或以下的委任制度逐漸改為考核制度。
在翻譯服務方面,澳門是很欠缺雙語人才,澳門需要有雙語人才帶企業「走出去」,成就「一中心、一平台」的定位,所以要加強培養,政府也要加強激勵去培育更多出色的相關人才。
我所關注的這些議題,也有跟陳美儀溝通過,即使我不能當選,我也希望她會執著這些工作,而她也答應了。
澳:在扶持中小企方面,你又有什麼建議呢?
華:政府有施行青創計劃和中小企基金,但除此之外,如果你沒有員工工作,地方也昂貴,你要怎麼生存呢……我們不是說要輸入更多外僱,但是是要改變輸入的制度。現在我們的藍卡(非本地僱員的逗留許可)外僱已經足夠,但制度很死板:對專業工種來說,是完全不合時宜的,因為等待批核的時間太長,有三個月到六個月的時間,這些專業人才已經被其他地方的企業挖角聘請了。
澳:輸入外僱的問題在議會已討論了好一段時間,但都沒有什麼突破,如果你能在議會上討論你的優化輸入外僱制度的訴求,你會怎麼做?
華:大家都有大家的立場,有跟自己有關的利益要保護,第一,要向這些有不同立場的人去解釋的就是,現在要改變制度,但同時也能保護到現有的人的利益,要解釋到怎麼達至雙嬴,要教育大家為什麼改變制度是一件好事。當然,說易行難,但沒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做到的。
澳:聽到你所說的這些目標,你預計你的支持群體是哪些人呢?
華:暫時估計,都是青年人,而一個驚喜是,很多是中國人,有中小企創業家,專業人士和政府人員。但有一點讓我心酸的是,土生葡人的支持也都是多的,不過同時當中很多人沒有登記做選民。他們是選擇沒有去登記做選民的,對政治冷感。
澳:為什麼會在土生葡人之間有這個現象呢?
華:我覺得可能是當時1999年回歸前後,大家都知道社會會改變,但同時又不問世事,只關注自己的家庭,去打工,真的是閉關的。土生葡人當中有好一些人去了做政府工,要不就出國了。年長的一輩忽略了找接班人,而後輩又不問世事,就變成了一個斷層。
澳:你認為政治制度方面要有什麼改革呢?當中又可如何實際的達標呢?
華:就是要先增加直選的位置,加四席;而間選減四席……現實來說,這不容易執行,不過這個議題要拿出來討論,要有民心支持,也要了解政府和其他議員的立場,我相信這是一個很熾熱的話題,但想深一層,政府也未必會反對,因為現在有很多人也批評議會沒有反映市民的聲音。

少華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