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著中心邁進 - Plataforma Media

朝著中心邁進

柬埔寨政府專業人士和代表來澳門參加培訓。本次會議標誌著澳門與世界旅遊組織在世界旅遊教育及培訓中心成立前聯合工作的開啟。
20位柬埔寨導遊及4位柬埔寨APSARA官員——柬埔寨負責吳哥窟考古公園管理的機構,抵達澳門旅遊學院,參加6月13日至21日的會議,旨在提高其接待國際旅客的能力。
這次培訓發生於世界旅遊教育及培訓中心成立前,該機構是澳門政府與世界旅遊組織之間一份協議的成果。
2015年10月12日,澳門特別行政區與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簽署合作備忘錄,澳門特區政府將透過旅遊學院設立世界旅遊教育及培訓中心。成立後,中心將與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實施培訓和教育項目,開展聯合研究項目,提供培訓機會並確保技術崗位。澳門旅遊學院將負責該中心的管理。雖然成立日期還不確定,但澳門旅遊學院在一份新聞稿中指出「將很快建立。」
在《澳門平台》3月11日刊登的專訪中,澳門旅遊學院院長提到,中心「將在今年某個時候建立」。甄美娟還指出,中心將提供旅遊課程和項目,以及研究和實習機遇。「中心將吸引高級代表訪問澳門,這是更好地了解澳門的好機會。我們希望通過中心邀請更多人。此外,希望將我們的學生送出去」,她表示。
2016年5月30日,在澳門代表團訪問東南亞國家柬埔寨時,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與柬埔寨王國旅遊部國務秘書簽署合作備忘錄。該協議確立,透過提升人力資源質素及開展雙方之間的旅遊教育和培訓合作,共同推動可持續的旅遊發展。簽署儀式由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先生及柬埔寨王國旅遊部部長Thong Khon博士見證下進行。
繼該備忘錄簽署後,20位柬埔寨導遊及4位柬埔寨APSARA官員——柬埔寨負責吳哥窟考古公園管理的機構,參加6月13日至21日的透過世界旅遊組織協作的培訓,為期9天。旨在提高其接待訪問吳哥窟的國際旅客的能力,這一培訓計劃包括講座、實踐訓練以及訪問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為是世界文化遺產的多個澳門景點。

未來

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與澳門政府簽署諒解備忘錄同日,澳門旅遊學院啟用氹仔新校區,即澳門大學舊校區。旅遊學院獲得澳門大學原址的東亞樓、圖書館、教職員宿舍及科技學院兩間實驗室。「新設施使得澳門旅遊學院得以保證更好、更寬闊的教育環境。可以規劃更多專業計劃和課程,以滿足行業需求和變化」,澳門旅遊學院在發給新聞界的聲明中稱。此外,由於有更多培訓空間,新設施「的最終目標是改善澳門的旅遊教育和培訓,以培養可以幫助澳門轉變為世界旅遊和休閒中心的人才和領袖」。
中心創建的目的是澳門政府和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聯合工作,以「提高人力資本的質量,提高旅遊目的地的競爭力——尤其是亞太地區——實現旅遊業的長期可持續發展」。透過新校區,旅遊學院相信,「該項目將達到預期效果」。
澳門旅遊學院現擁有6個學士學位日間課程,烹飪藝術管理,旅遊企業管理、文化遺產管理、酒店管理、旅遊會展、旅遊零售及營銷管理。
這一高等教育機構的課程計劃還包括酒店管理和旅遊活動管理學士學位夜間課程。 2016/2017學年還將擁有旅遊零售及營銷管理學士學位夜間課程。「只要新的高等教育法通過,我們希望可以保證研究生課程。我們覺得澳門旅遊學院有必要拓展學士學位課程計劃」。
旅遊學院於1995年正式成立,與全球97所院校和旅遊機構合作,並與500家旅遊服務先進企業保持緊密關係,這為學生實習提供了良好的機會。
2014/2015學年,澳門旅遊學院1532名學生就讀學士學位課程,20227名學生進行專業培訓。

拓寬視野

柬埔寨旅遊專業人士和政府官員在澳門尋求更好地了解如何接待國際旅客。
這是世界旅遊組織和澳門政府在世界旅遊教育及培訓中心成立前的第一次合作。在接待20位柬埔寨導遊及4位柬埔寨APSARA官員後——柬埔寨負責吳哥窟考古公園管理的機構,澳門旅遊學院教授葉占雄向《澳門平台》表示,這些人主要希望獲得提供服務的技能。
培訓於6月13日至21日進行,培訓計劃涵蓋多個主題。主要議題包括歷史景點向遊客提供優質服務的重要性,對國際旅遊業的認識,向訪客提供高質量的導賞服務,介紹歷史景點以及與當地社群合作。
因此,培訓強調的關鍵要素是可以對遊客體驗造成影響的因素,同時在參觀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的澳門歷史中心期間,還證明旅遊導賞可以影響遊客參觀景點的體驗。
培訓還探討了國際旅遊業的最新發展和國際趨勢,以及一個好的導遊應具備的在歷史景點工作的重要特點。在澳門的培訓還包括專題解釋技術演示,應該與本地社群完成的工作以及良好地管理遊客的策略。項目結束時,被培訓者分為小組,制定戰略,以確保吳哥窟遊客體驗質量的提高。
作為重要的實踐組成部分,培訓還包括訪問澳門的歷史中心,其已被納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名單,令被培訓者可以學到,導遊會影響遊客的體驗。
學員參觀的主要景點包括大三巴、大砲台、哪吒廟、玫瑰堂、議事亭前地、民政總署大樓、仁慈堂、崗頂劇院、聖若瑟修院聖堂、媽閣廟和主教山。還舉辦了有關確保遊覽吳哥窟的遊客獲得高質量體驗的戰略發展工作坊,最終以學習者的展示結束。
每位培訓者都強調不同的因素。「我的演講的重點是如何提供優良的服務,以及如何將此納入規劃」,項目協調員葉占雄表示。
重點還包括遺產管理的解釋和導遊活動。項目結束時,所有參與者必須在實踐中應用所學的東西。「最重要的是了解如何應用在柬埔寨已經學會的,因此必須有幾天用於實踐」,他強調。

疑惑

在向學員展示他所準備的內容時,葉占雄以列舉其目標開始:審視旅遊業的某些特點,研究景點規劃的作用,評估六個關鍵要素對於保證穩定的優質服務的意義和重要性,以及評估西方的期望。
除強調服務外,這位學者還在其展示文檔中強調,「旅遊業的目的是提供愉快而難忘的體驗,讓人們想返回並推薦給家人和朋友。」
在與《澳門平台》對話時,葉占雄表示,他嘗試證明「細節對於吸引遊客的重要性」,以及這對「服務和高質旅遊的重要性」,以「拓展學員的視野」。此外,這位澳門旅遊學院的教授也嘗試證明「整體旅遊體驗的重要性」,並強調,導遊僅僅是「該體系的一部分」,這一切都與其他部分相聯繫,例如交通或住宿。「我嘗試證明為遊客創造難忘的經歷有多重要——不要認為我們的工作僅僅是導遊和描述吳哥窟的複雜內景點」,他表示。
最終,葉占雄還試著證明借助主動態度考慮問題的重要性。「通常,亞洲人傾向於採取被動的態度,而不是主動態度。西方則預測潛在問題,並在規劃階段解決」,他強調。
因此,葉占雄與學生分享了西方的期望,以及國際遊客尋求什麼。「我是出生在澳洲的中國人,我的思考方式較西化。因此,我嘗試向他們展示西方遊客的期望,其期望不同於典型的亞洲遊客,令他們知道如何對待這些遊客」,他表示。
此外,這位教授還將重點置於旅遊規劃,因為這對「柬埔寨學員而言是新事物」。畢竟,在很多發達和發展中國家,「旅遊業是浮現的現象,人們並沒規劃過」。這位旅遊學院教授認為,大部分本地人對於旅遊業的負面態度是因為「成為產業後沒有掌控方向」。
「該產業的人士非常支持旅遊業及其發展帶來的經濟利益,但需要監控,以降低其負面影響,因為可能導致社群的負面看法」,他表示。
他還特別強調作為導遊闡釋和敘述歷史的重要性。「很多時候,導遊接受的培訓是傳遞事實和信息,但當我們看到一個特別的點時,事實和信息不一定相關」,他表示,並強調:「你可以描述你看到了什麼,但如果不提供任何背景,你可能不理解為什麼這一景點在景區內如此重要」。
培訓結束時,這位協調員表示,這些來自柬埔寨的參與者十分滿意向他們提供的工具。「他們認為培訓很有用,很有教育意義。我們嘗試幫他們拓寬視野,提供作為導遊如何提供服務的知識,特別是,採用了更全面的方法」,他表示。
有關此次培訓的最終補充行動,葉占雄表示,什麼也沒漏掉,考慮到柬埔寨小組的部分興趣。「APSARA的一位官員表示對其他行動有興趣,但這最終需要與澳門旅遊學院協商」,他表示。

未來的行動

正在準備針對其他國家政府公職人員或專業人士的培訓 —— 下一次是11月。
在澳門政府和世界旅遊組織合作協議的框架下,澳門旅遊學院已經在準備針對蒙古和阿富汗兩支隊伍的培訓。
根據澳門旅遊學院的教授葉占雄,6月13日至21日,來自柬埔寨的20位導遊及4位柬埔寨王國負責吳哥窟考古公園管理的機構APSARA的官員抵達澳門旅遊學院,參加為期9天的培訓,這是澳門政府與世界旅遊組織在合作框架內的首次合作。但其他行動正在準備,尤其是蒙古和阿富汗。「該項目正在由世界旅遊組織及其亞洲辦事處處理」,他表示,並強調:「目前,我們正在透過世界旅遊組織嘗試確認其中每個國家的需求,以便制定更有價值的計劃,並利用它,而不是由我們確定每個國家需要什麼。」
柬埔寨政府「非常具體地界定了其想要什麼以及如何改善導遊的質量」,因此這就是培訓行動的重點。
11月,將展開針對蒙古專業人士的培訓。「還未敲定所有事情。一切都通過政府渠道。我們已請求世界旅遊組織調查該政府的具體需求。他們已經給了我們一些建議,但很空洞」,他表示,並解釋說,很多與北京確立的新絲綢之路路線有關。應當指出,中國內地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務之一是建立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連接和基礎設施,從中國出發,經海陸,來到歐洲,直至2025年。「看看絲綢之路沿線的某些國家如何能從這一舉措中受益。需要知道我們如何協作和合作,以保證優勢」,他說。
準備工作
葉占雄認為,未來的行動應包括確定參數。「我們必須介紹旅遊規劃」,他表示,並解釋說「很多業內人士沒有這樣的經歷,因為參與這些行動的大部分人是負責行政主管的政府人士」。
他認為,規劃這一領域非常重要,因為,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他參加了很多培訓,很多人都對這一領域感興趣。此外,培訓也應該包括其他主題,例如提供高質量的服務,有關領導和人力資源戰略的話題。
有關蒙古和阿富汗的行動,葉占雄表示,大部分參與者來自政府。「柬埔寨有提高導遊質量的具體需求,這曾是我們的重點」,他表示。至於蒙古和阿富汗,應該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以確保「向這些政府官員提供更多的知識和不同的方法」。

盧西亞娜.雷濤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