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 Plataforma Media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智力缺陷人士比身體殘疾人士更難融入澳門社會,澳門的相關工作組織表示。
最近澳門理工學院一項研究顯示社會能包容殘疾人士。但是相關工作人員表示要達到理想的水準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此外,他們表示這項研究關注了一個連政府自己都忽視了的核心,即對智力障礙人士和身體殘疾人士的包容是有差異的。
上個月,這項由政府要求澳門理工學院完成的項目研究結果在復康事務委員會的會議上公佈。 「通過這項研究,我們可以發現普羅大眾都同意與殘疾人士一起工作,而且想要和他們一起居住。在公共交通方面,人們對於殘疾人士坐在身邊不會感到任何不適」,社會工作局社會互助廳廳長蔡兆源對記者說。
澳門特殊奧運會執行總監蕭宇康認為必須考慮「包容」這個詞的定義。 「如果你問人們,他們會回答『接受』。但是如果我們要求他們與殘疾人士打交道或與他們合作,那結果又是另一回事了」,他對澳門平台說。
中國文化提倡為人善良和人人平等,因此,蕭宇康指出所有公民口頭上總是會說他們接受殘疾人士。然而,實際情況是不同的,特別是對智力殘疾人士,蕭宇康表示仍然存在「很多的不瞭解」。
身體殘疾人士則「更容易被人接受」,因為人們可以直接與他們溝通。此外,有些患有智力障礙的人士往往不能在正常情況下與人進行溝通。此外,人們更「容易」與身體殘疾產生感覺聯繫。 「當我們年邁時,我們也可能會需要輪椅或其他工具。而中國人非常尊重老人」,他說。

長期的發展

儘管如此,蕭宇康確認當地居民的心態已有很大的發展。在過去,人們將殘疾視作上天對自己家庭的懲罰,但現在「已經不會如此了」,雖然人們常常把這些問題歸咎於「遺傳基因」。
為了人們的心態進一步改變,需要告知他們資訊。 「人們認為智力障礙人士無法工作,或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但其實相當比例的智力障礙人士只是有輕微的殘疾」,他說。
除了更多資訊外,蕭宇康表示政府本身必須改變姿態。 「社會保障的重點一直是老人,青少年和其他,但我們從來沒有看到殘疾人士被列在這三個主要優先項之中。這在其他國際城市是從未發生過的」,他指出。
他強調澳門如今存在很多幫助殘疾人士(身體或智力)的組織,然而蕭宇康指出這些組織未覆蓋所有領域。「絕大多數是涵蓋如住房之類的事物,但在社會各界的關心方面幾乎空白」,他說,並解釋說這與政府發放的補貼有直接關係。 「我們已經與政府部門談過多次,並要求他們資助社區護理服務;但行政機關好像不知道該怎麼做,不知道如何讓他們融入社會,融入正常的服務」,他強調說。
在這一領域工作了近30年,蕭宇康指出澳門社會在變好,但他坦承還需要進一步的工作。而且這應該要由政府自身牽頭。 「我們政府仍然認為殘疾人士並不是那麼重要」,他說。例如今年,隨著經濟增長放緩,政府削減了該部門的預算。 「由此可以看到政府的工作重心。而削減是針對所有人的——智力或身體殘疾人士」他說,但他強調儘管如此,政府仍然更關注後者(身體殘疾人士)。 「患有身體殘疾的公民可以與政府直接溝通」。
5月,在立法議會的一場辯論上,澳門政府解釋減少對找到工作的殘疾人士的財政支援,以此來鼓勵他們自食其力以求生存。 「許多議員都在關注『殘疾人士』找到工作後就失去其補貼或福利的情況。我們有生活激勵計劃,當他們找到工作時,我們會根據實際情況減少金額,不會立即切斷補貼或福利,會一點一點的減少,讓他們可以自食其力地過活」,社會工作局局長黃艷梅表示。當時,議員陳虹指出殘疾人士在被錄用方面的困難,包括在公共機構,並表示政府削減資助是在「不鼓勵殘疾人士就業」。
根據去年公佈的施政報告中,政府再次表示將繼續推進減稅計劃讓公司僱用殘疾人士。

循序漸進的過程

另一方面,澳門利民會(為精神疾病患者提供培訓和住房的組織)技術員Kong San Lan對澳門平台表示社會逐漸接納精神病患者。 「與教育和相關知識的傳播息息相關。當人們有一個更正確的觀念時,他們會更容易接受」,他說。儘管如此,Kong San Lan指出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而且「症狀比較明顯和行為舉止怪異」的人還沒有被社會所接受。 「我們需要在社區教育方面做更多工作」,他強調。
例如,這類人群仍然很難找工作。「有些人願意僱用他們,但他們的精神狀態是一個問題」,他說。這就是為什麼在協會的店鋪The Corner Shop裡,該協會努力接觸不同機構,以保證實習。「但是,為了應對實習生的精神狀況不穩定的情況,我們需要做很多工作,協調各個事物」,他說。所以很多時候,如果他們是全職員工,又沒有任何人陪同,就往往會被解僱。儘管如此,他肯定了在過去這些年出現的許多變化。「有更多對精神疾病患者的社會支援,包括保障公共住房和補貼權」,他說,並指出:「如果他們日常生活的壓力和困難減少,就能以更穩定的狀態生活,並順利融入社會」。
至於政府的作用,Kong San Lan表示「政府已經顯示出良好的意願」,但是政府必須開展具體方案,而不僅僅是給錢。 「例如,他們可以以自身為榜樣,僱用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士,或者獎勵這樣做的機構」。

盧西亞娜.雷濤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