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發戶出口領先世界 - Plataforma Media

暴發戶出口領先世界

大部分假冒產品可能都是「中國製作」,但 Coco Wang,一對富有的中國夫婦的獨生女,卻因使用冒牌商品而被她的一群朋友排斥。
這一場景發生於真人秀節目《公主我最大》的最後一集,這一節目暴露了四個在加拿大生活的中國年輕人的炫富生活。
她們都是中國後毛澤東時代的富二代:出門以高檔車代步,住在最好的住宅區,旅行時總是埋頭在奢侈品店購物。
通過整容手術的奇跡替換她們典型的中國臉,以獲得圓圓的眼睛、挺直的鼻樑和大胸。而且為了有一天能在一個「安全且「穩定的西方國家定居,這些年輕人都上國際學校。
在中國,一個由專制政府統治的經濟強國,「暴發戶移居西方是不可否認的現實。
過去三十年,中國的經濟增長令人震驚 —— 年平均增長率近10% —— 使得該國的百萬富翁人數超過美國。據估計,這位亞洲「巨人三分之一的財富集中在百分之一的人口手中。
腐敗、高污染和公共衛生醜聞是全球共同存在的問題。如今,中國的主要城市都配備了現代化的基礎設施,污染造成每年幾十萬人過早死亡。
近期的醜聞揭露出該國內部的脆弱,例如違法銷售疫苗網路的曝光,似乎也掩藏了該國因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措施而在國際舞台散發的光芒。
2008年,北京舉辦了一屆令人難忘的奧運會,但當年卻爆出22個本土品牌的嬰幼兒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造成6名嬰兒死亡,30萬嬰幼兒中毒。
在這麼多矛盾面前,影響西方的經濟停滯對中國的富裕階層而言似乎是不幸中之大幸。中國銀行最新研究顯示,60%擁有超過130萬歐元財富的中國人正在申請或考慮移民。其中,甚至70%考慮放棄中國國籍。

葡萄牙也不例外

目前,美國和加拿大是主要目的地。然而,歐元區危機成為很多歐洲國家加入這一「黃金移民競爭的導火線」。
在投資活動的居留許可框架下投資的外國人中,中國人佔 87%,該許可也成為了「黃金簽證 —— 於2012年開始實行」。

「他們想帶孩子離開這裡,在北京為中國投資者提供諮詢服務的葡萄牙律師 Tiago Mateus解釋道。
「首先,他們尋求無污染、更自由的國家」,他表示。對於葡萄牙,他們也被葡萄牙人的熱情好客、可以自由進入申根國以及安全所吸引。
中國當前經濟增速放緩,資本市場有波動,而且正在開展反腐運動,這些都越發刺激中國人收購海外資產的渴求。「他們感覺現在的錢放在歐洲更安全,Mateus強調。
惠譽國際估計,近一年半來,這一亞洲國家的私營資本外流錄得1萬億美元,創下記錄。北京設定了跨國轉帳的限額,5萬美元,但有規避這一限制的方法(正常或不正常的)。請求家人或朋友轉一部分錢是「最常用的方式,很多企業家表示。
另一種方案是借助香港較內地而言的寬鬆、開放的金融體系。低開出口發票或低估進口價格,以此從中國銀行獲得外匯。資本之後被轉移至當地的「離岸」帳戶,之後轉移至世界任何地方。

「巴拿馬檔案」

行動暴露出涉嫌逃稅的巨大計劃,揭示非法資金流動的規模。處於這場颶風中心的巴拿馬莫薩克.馮賽卡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表示,近三分之一在該律師行註冊的「離岸企業來自香港和中國內地」。總體而言,這群來自中國的企業創立了16300家空殼公司,佔世界總數的29%。
此案涉及9位中國領導人的親屬,包括鄧家貴,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姐夫。中國的權力高峰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現任成員張高麗和劉雲山的家屬,以及前任總理李鵬也在名單中。
創建「離岸企業本身並不構成違法行為,但這些企業創建的目的往往是為了洗錢或逃稅。此外,中共內部也禁止此類活動。
莫薩克.馮賽卡律師行的這份名單中還包括薄熙來,作為曾叱吒風雲的政治人物,2013年,他在習近平發起的反腐運動中退出政壇。130位副部級或以上的官員在這場運動中身陷囹圄。另一方面,北京加大了對活動人士和持不同政見者的打擊力度,對公職人員進行更嚴格的審查。
「西方影響的危險中國精英對移民歐洲和美國的興趣,也與該國政權對「西方影響的批判截然相反。
去年4月,民政部宣佈,禁止住宅和社區取外國名字,如「曼哈頓」,「普羅旺斯」或「威尼斯」。
這項措施以「損害國家主權和尊嚴」或「與重要的社會主義價值觀有分歧」為名義,宗旨是「保護中國傳統文化」。
對於很多富二代而言,「中國的傳統文化似乎很遙遠。」《公主我最大》中唯一一位工作的女主角Pam Zhao表示,她不確定如今是否能適應中國社會。
「西方人更明確、直接。但在中國做生意時,重要的是話中話,人們往往隱藏其真正想表達的,她對美國雜誌《The New Yorker》表示,並坦承:「在中國我被認為很天真,有時我覺得自己是外星人。」

若昂.皮門塔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