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主義出現 - Plataforma Media

種族主義出現

最近在全球化進程中,中國洗滌劑廣告因文化不匹配而出現爭論。
洗滌劑品牌「俏比」推出了一段視頻廣告,描繪一個年輕的黑人男子被塞進洗衣機,走出來後是一個皮膚白皙的亞洲人,是中性的流行偶像,表示美男在中國的趨勢。
廣告被瘋傳,並成為眾矢之的。 雷尚化妝品公司是擁有該品牌產品的公司,對被冒犯的人士發表了道歉聲明。
只想表達,這則廣告永遠無法通過市場部,更不用說在西方國家直播平台。
雖然種族麻木是過份的,而此則廣告所含的潛在力量可能更加複雜。簡而言之,它似是一種無知的行為,而不是惡意的。如國能得到效益嗎?
我不認為這則廣告是惡意和討厭,至少沒有意識到。多年來,中國的牙膏廣告都選用黑種人。即使是品牌被稱為「黑人」。我聽說外籍人士看見後感到侷促不安。
無論是好或是壞,黑人出現在中國的形象都被當作為戲劇化的一個種族。然而我們還沒到色盲級別。
然而,黝黑的皮膚和低下的社會地位之間存在歷史關聯。在過去,體力勞動者需要外出打工。所以,他們多為陽光曬黑的皮膚,在庇護所和舒適的都被推定為享受。
即使到了今天,在健身狂熱的時代,當一個年輕人在中國的皮膚比一般人要深時,依舊被當作是笑話。
陳曉卿,執導中國的著名紀錄片系列「舌尖上的中國」,經常被他的朋友取笑「我想我碰上一個非洲人」或「在這裡如此黑暗,我不知道你站著」。
如果是皮膚黝黑的女生,朋友和鄰居就不會取笑她。他們會憐憫看著她,就好像她是一個異常人般。
我見過健康膚色的中國美少女,當回到中國找到自己親人時,他們作出驚嚇的反應。
所有在中國的女性化妝品都被設計得使她們看起來更美。我敢打賭看到曬黑沙龍的基本金額,女性會一笑置之。
在中國,階級的東西會比種族東西多。許多中國人從來沒有接觸過其他種族的人,特別是黑人,他們可能不知道哪一或如何妥善解決膚色問題。這就是說,我不會辯解在一些同胞中存在的種族歧視。
這就是說,我不會辯解在一些同胞中存在的種族歧視。
幾年前,我在以漢語教學的學校中聽過一個故事,該學校拒絕錄用黑人的英語老師。他們更希望是會說英語但帶有口音的俄羅斯人,而不是以英語為母語更具資格的人士。
學校當局辯護稱父母堅持實行白人老師的單一政策。
另一例子是在中國的新星球大戰海報。黑人男主角,從組圖中無故消失,直到抗議後他才重新加入圖像中。
做出初步決定的可能會認為,中國的電影觀眾不會被一個不知名的黑人男子所影響,說得委婉一點。
這就是為甚麼第一位美國黑人總統和荷里活明星丹佐·華盛頓和摩根·費曼在塑造公眾的看法上如此重要。因為他們有助於打破部分中國公眾固有的恥辱。
儘管中國也是一個多種族國家,但大部分的少數民族沒有明顯的面部特徵。只有一些或特定的人,你知道了名稱後才意識到他們不是漢人。因此,我們的種族敏感程度不如美國般高。
我曾經與「黃面孔」的中美劇作家討論過,是反對過時的面選角色問題的自願人士。
「你知道為甚麼我們中國人因黃面孔而得罪人嗎?」 我曾向他提問。「因為幾十年來,我們不得不化上白臉扮演白人的習慣。因為我們僱不起白人演員。」
正如早期亞洲荷里活演員都趨向於白種人,在中國螢幕上的白種或黑種角色都很少具立體感。他們都以誇大偏見來扮演。
再次提醒,無知是問題的中心。直到你成為既定數量的其他種族的普通人,都傾向於偏見和不成熟的意見,如果你是一位電影製片人,可能會用粗糙劇本通過螢幕來呈現和加強它。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於2011年在其網站上發佈了一篇文章,列出世界上「最令人作嘔的食物」。大部分都是亞洲美食如皮蛋,是中國的傳統小吃。
引起爭議後,道歉「有所保留的文章在不經意間造成的任何罪行」。
有標記的文章「在大多數西方人眼中一些令人作嘔的食物」,並從權威方式轉為幽默方式,在發表後沒有任何爭議。相反,它可能作為提醒,幫助一些中國人不要推薦這些當地美食給外國賓客。
但我想編輯已經忘了CNN是全球性的新聞業務,而不是亞特蘭大當地報紙。
同樣,「俏比」忘記我們生活在地球村。它的洗衣液可能不是針對非洲人本身,但他們亦沒有出售給內陸市場。
因此,他們應該審查跨文化專家的廣告概念,至少與幾名黑人,因為他們是幽默廣告的主角。

Lou Jing

華人混血兒是種族歧視的受害者

她二十歲了,有一個夢──就是成為電視主持人。但她在歌唱比賽時就發現自己的路並不易走。
婁婧,二十歲,對美國總統奧巴馬訪問中國的事感興趣──她是其中一個有黑色肌膚的混血華人美雄──中國的特殊例子──飽受一部分同胞的種族歧視。
婁的父親是菲裔美國人,母親是中國人,她父親拋棄她們,在參加電視節目 《加油:東方天使(Lets Go! Oriental Angel)》──中國版的《美國偶像(American Idol)》,為發掘有歌唱潛能的新人──後婁就成為爭議的中心點了。
爭議的不是音樂潛能,反而是膚色,因為有不少人對她是否能參加中文廣播留有疑問。她最後到上海,她的故鄉參加測試,在三十人的國家級侯選名單中,她不能進入第二輪環節。
據說她對評判的決定感到意外,但伴隨數以千計的網民回應,大部分更是負面並帶有歧視內容。婁並以流利的普通話解釋說:「我止不住眼淚。我感到受冒犯而我並沒有冒犯到任何人。我是中國人,但當我看到評論,我開始疑惑。我想到了以前從沒有的問題,開始反思自身的不同。」
總統奧巴馬雖在中國有名望,而中國最近幾年與非洲國家有更緊密聯繫,但對婁婧的人身攻擊展現出人口以漢族為主的中國仍有種族歧視的發生。
婁婧在她的博客上問道:「同一年美國人在白宮招待奧巴馬,我們因為女孩膚色不同而不信任她?」
《中國日報》一位留言者指這個事件是「簡單和單純的種族歧視」並補充指「有很多人蔑視膚色較黑的同胞,特別是對女性。化妝產品都是美白和防曬黑。亦鼓勵兒童有更白的皮膚。」
婁婧說經過今次她長大了,但是如果能夠重新來過,她寧願不參加節目。這是上海演藝學校教師替她報名的,而她卻不知情。
婁婧依然想成為電視節目主持人,但她意識到成功的前提也還有不少問題。如「電視都是想主持人五官端正。」
「參加電視節目後,我明白我沒有主持人有的形象。」
婁婧相信奧巴馬有能力改變人們對菲裔美國人的形象,但她對中國能否同樣做到則留有疑問。「我沒有能力改變事情而中國媒體是多麼的有權力。」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