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要求莫桑比克礦產資源的透明管理」 - Plataforma Media

和平「要求莫桑比克礦產資源的透明管理」

 

莫桑比克最近的政治及軍事危機談判進程的宗教領袖和觀察員迪尼斯.聖古拉勒認為,缺乏一段持續及透明的對話是國家穩定的威脅。隨後他補充說,和平的維持取決於該國礦產資源管理的「透明度和包容性」

 

在馬布多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這位莫桑比克聖公會榮譽主教,終止了莫桑比克全國抵抗運動(抵運)和執政黨莫桑比克解放陣線(解陣)之間16年內戰的和平締造者指出:存在未經國內和平條件授權的「武裝團夥」,並表示非軍事化本應在1992年內戰結束後不久就完成。

澳門平台:獨立了四十年,16年的內戰距今也已有23年,考慮到最近莫桑比克隱隱欲動的政治和軍事危機,您對於這一時期有何看法,?
迪尼斯.聖古拉勒:我對這一時期持樂觀態度。莫桑比克是一個富饒和平的國家。這23年又一次表明莫桑比克人對和平的希望。我希望和平能繼續得到鞏固。我們一直在呼籲人們種下和平的種子,而這些種子也已通過許多方式生根發芽。如果看向選舉的結果,我們會發現所有人都想慶祝這一結果。事實上,所有人都贏了。莫桑比克民主運動(MDM)之前只有8名議員,但現在有17位。最大的在野黨抵運之前有51名,但現在有89名。解陣之前佔大多數的仍繼續保持大多數地位,擁有144位議員,當選的總統費利佩.紐西也來自解陣。所以,我們處在一個沒有失敗者的全贏局面。所有人都有所獲益。

澳門平台:您是莫桑比克第二次衝突的和平締結者。第一次是16年的內戰,第二次是最近持續了近兩年的政治軍事危機。您如何看待這兩個莫桑比克的歷史性時刻?
聖古拉勒:在我看來,首先,我們必須認識到莫桑比克人是兄弟。不幸的是,在此(內戰)期間,莫桑比克人使用了從外面傳來的方法和手段,最終忘記了站在自己對立面的是自己的兄弟。然而,因為他們得到承認這個兄弟的機會,所以和平幸運的到來了。在內戰結束時,我們看到前總統若阿金.希薩諾像擁抱兄弟一樣擁抱了抵運領導人阿豐索.德拉卡馬。最近我們看到,前總統阿曼多•格布紮做著同樣的行為,忘記了他們的分歧。如果你看一下屬於莫桑比克各政黨的部落人員組成,你會發現他們來自各個地方。所以,沒有理由出現任何類型的分裂。我看到讓莫桑比克人民真正瞭解的機會大門正大大地敞開。

選舉後的壓力

澳門平台:莫桑比克主要反對黨抵運質疑上次選舉的結果,所以未在議會上宣誓就職,並威脅要分裂國家。您如何分析這種緊張的政治局勢,在某種程度上,破壞了莫桑比克的和平嗎?
聖古拉勒:一切都基於對話,尋求通過媒體解決而不是通過正確的機構方式,這是不可取的也危及國家穩定。我們希望這些人能將自己的注意力從誰當權轉移到表達他們對某些我們需要更好瞭解的明確事項關注上。

澳門平台:抵運領導人阿豐索.德拉卡馬,最近出現並宣佈要成立一個中北部共和國,重申對官方公佈選舉結果的抗議。您如何看待這些聲明,這個最大在野黨的立場會帶來什麼後果?
聖古拉勒:如果這樣一個說法得到實現,我認為那將是民族團結精神的一大悲劇。我認為抵運的領導者其實只是在要求一個延續的對話。有無數表達要求的方式,甚至是不那麼適當的方式,但他試圖展現的是對一個繼續對話的需求,因為分裂國家,尤其是以他提出的概念來說,是不可想像的。

澳門平台:一造成目前緊張政治局面的因素之一與選舉結果有關,根據兩個主要反對黨,即抵運和MDM之言,這一結果是不透明的,也正因如此才使得解陣及其候選人贏得勝利。考慮到這是第五屆受到質疑的莫桑比克選舉,您如何看待這個因素?

聖古拉勒:首先,我從各位政客那裡聽到的是他們非常滿意選舉的管理方式,使得各黨派能參與整個過程。大家都說一切運行良好。在現今時刻,有一些卻質疑了這些結果。
然而,我們必須明白有問題的地方應該通過對話來解決。所有的異議都必須通過對話來協商,當我們坐在一張桌子上時,才能更好地對話。

澳門平台:對於一些分析家來說,如今選舉後的緊張局面是在抹黑莫桑比克民主,因為在這一緊張之下,人民會開始懷疑國家的政治行動,甚至政治實體。您對這個問題有何看法?
聖古拉勒:我們所有人都擁有選定某些立場的權利。然而,那些人提出事實和問題的可能解決方案是必不可少的。這應該是對那些質疑管理政治進程的莫桑比克機構的人的合法要求。

「敵對行動停止協定並沒有終止問題」

澳門平台:16年的內戰結束後,最近的政治軍事危機使得在2014年簽署了軍事敵對行動停止協定,這被認為是莫桑比克最嚴重的危機。是什麼導致了莫桑比克的政治軍事危機?
聖古拉勒:存在兩個錯誤。第一個與對話有關。對話被削弱,這是第一個錯誤。第二個錯誤是可以使用戰爭工具。在戰爭結束後,人民與武裝團體本應該很快進行非軍事化。槍是非常糟糕的顧問。如果一個人擁有槍,那他就一定會使用它。因此,那些擁有武器的人確實使用了它們。這就是造成我們政治和軍事危機的兩個重大失誤。

澳門平台:在您看來,軍事敵對行動停止協定的簽署意味著什麼?
聖古拉勒:我認為軍事敵對行動停止協定的簽署並不意味著我們問題的結束。事實上,這意味著把武器作為主張某些權利的工具的結束。
但現在是時候把視線放在我們作為一個國家的共同議程上了。我認為我們有具興趣的人,並通過進行談判的方式來做出判斷。我們有熱愛和平的人。
政府和抵運之間的談判僵局

澳門平台:在若阿金.希薩諾會議中心進行的政府和抵運間的談判,已經行至第九十輪,然而,雙方始終未能就有關問題的解決方式達成共識,以一勞永逸的方法解除莫桑比克緊張的政治局勢,如抵運的官方名單被整合到軍隊和警員之中,以及政府拒絕接受分享指揮防衛力量的職位等。由於迪尼斯先生您是這場衝突觀察家之一,那到底是什麼出了問題?
聖古拉勒:談判的進程非常緩慢,我們必須接受這一點。但是,我們並未陷入僵局。我們希望取得更多的進展。我認為我們對這一事項的本質有著誤解。對我們來說,這個協商必須是持續的,這一時期應是我們開始以更清楚,客觀的角度來看事物的時候。我們有國際觀察員,他們也有一個要完成的使命。事實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放棄這個使命。因此,毫無疑問,進程確實相當緩慢,但並不存在一個從我們不知道前行方向意義上來講的僵局。我們處在協商的過程,這一點有必要瞭解。

澳門平台:莫桑比克的社會和諧與穩定存在哪些威脅?
聖古拉勒:第一,穩定與和平的巨大威脅在於缺乏持續和透明的對話。這一對話的存在是必須的。且正在創造機構條件。多方會議的存在是對話制度化的表現。這種機構的存在意味進行正在創造對話條件。但是,需要我們使用這些機構給與的機會。對話極其重要。第二,國家擁有資源的透明管理是必須的。讓人們不覺得自己被邊緣化以及處在那些將被探得的資源開採過程邊緣是很重要的。新發現資源的管理需要更為包容。第三,戰爭工具的存在。在莫桑比克可以使用武器,這一點毫無好處。我們需要認識到武器沒有帶來任何幫助。擁有武裝人員的並非那些獲得正式授權的人,即警員和軍隊,這是一個很大的危險。不管軍事與否,除了警員和軍隊外,在莫桑比克的任何人都不應該持有武器。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