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下跌,多種說法 - Plataforma Media

一個下跌,多種說法

 

博彩收益的下跌有幾個不同的說法,卻一個比一個更錯。首先,在初夏時,收入開始下跌,這下跌與大量資金放在投注巴西世界杯有關;之後,同樣指控更加嚴格的限制吸煙,直至,出現了大陸令人注目的連續拘捕案,這類似是最終的解釋:反腐行動趕走了澳門賭場的貴賓賭客。
然而,有關此下跌的說法並不止於此。本周,再次將問題推諉於大陸玩家的簽證限制。上周,北京向澳門傳達加強經濟多元化的信息,以及收取有關在外危險賭博的報告,也與簽證的新標準相關,由此可解釋澳門賭廳減少了賭客。
從七月開始,過境簽證只允許在澳門停留五日-之前是七日-是監於澳門是去第三目的地的中轉站。其中一個原因是,例如,澳門去越南的航班坐滿沒有拿行李及搭同一班機回去的乘客。其他的人沒有離開澳門。
根據福布斯雜誌,簽證問題是無效的托詞,有澳門聯合博彩研究分析員在「另一邊」拱北邊境做研究的證據。這些研究人員針對拱北地下商場進行調查,發現「一切照舊」,攤位繼續經營及提供一切「所需的元素」,如,一張「預備的過時機票放在明顯的位置,目地是保證中國公民的落地簽證。」例如越南。
澳門聯合博彩研究的結論是,入境澳門的過程將會須時更長,但簽證限制不會阻止來澳門的賭客。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