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的獵象活動是最大的生態災難 - Plataforma Media

莫桑比克的獵象活動是最大的生態災難

 

卡洛斯塞哈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強調,貧窮和環保意識的缺失是導致莫桑比克大象滅亡的元兇。

 

民眾的貧窮和高層環保意識的缺失促使了偷獵事件的發生,與此同時卡洛斯塞哈也在為10月4日馬普托舉行的遊行積極發聲,一同對抗犀牛大象數量極具減少的問題。

據美國的一家環境保護組織(Word Conservation Society)透露,每年在莫桑比克約有1500-1800頭大象死亡。
根據一家國外的非政府組織(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統計,僅僅在近幾年,具體是從2006年到2012年,就有至少4000頭犀牛被非法獵殺,這些事件遍佈非洲的11國家,其中有95%發生在南非和津巴布韋,這兩的國家都與莫桑比克接壤,是南部非洲非法捕獵的重災區。
卡洛斯塞哈在馬普托對《澳門平台》的記者說,莫桑比克是個生態災難頻發的國家,同時也強調了一些動物已經瀕臨滅絕,所以說保持生態系統的平衡是非常重要的。
“關於物種減少這件事,事實上已經有物種被宣佈滅亡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看似與他們並不相干,但是我們不能忘記每一個物種都在生態平衡中有著自己的職能,而且每一個物種對於一個國家和當地的群體來說都有它的價值,我們不能對此表現出無所畏懼的樣子。”塞哈強調。
據駐紮在莫桑比克的外國環保組織透露,近期,莫桑比克犀牛角走私事件此起彼伏,貨品主要供應亞洲市場,而這一切都與當地政府的支持有著密切的聯繫。
今年美國總統奧巴馬收到了來自兩個環境保護組織的呼救,一個是環境調查所(EIA)另外一個是世界犀牛基金會(IFR),他們請求對犀牛和大象的獵殺施加經濟上的製裁,從而減少犀牛大象數量的銳減。

“主權”問題

對于這位環境保護主義者,除了環境保護法的嚴格實施以及利用這個法律洗白資金之外,反對保護的犯罪反而增加了,莫桑比克政府必須在這個方面多加注意,來會瓦解莫桑比克的非法交易網絡。
“在莫桑比克需要嚴格實行保護法,需要利用該法洗白資金,來打擊越來越多的類似的非法行為,應該擴大對主犯、中間人和其他的有關人員的嫌疑。加強保衛非常重要,我是說在與其他的國際網絡的情報部門之間的溝通也很重要,比如說國際刑警組織。”他說道。
卡洛斯‧塞哈還說,如今打擊莫桑比克的偷獵行為應該沖破一般的國籍問題,就像是“主權”的問題,來保衛莫桑比克的動物資源。
根據這位莫桑比克環境保護主義者所說,莫桑比克的環境保護在很多方面有著漏洞,他強調了其中的地區政府在監管方面的疲軟以及實行過時的法律來維護莫桑比克的現有的動物資源。
“我們沒有一個適合的法律,尤其在犯罪和制裁的方面。我們沒有注重非法交易的問題。幸而,今天我們有了一個新的法律,來打擊最近國內外的非法交易問題。如果我們考慮到在全國這么大的範圍內的話,可以說之前的監管是很不夠的。”他說,重申了在莫桑比克打擊偷獵的資源不足的問題。
另外,比如在位于莫桑比克南部加扎省的林波波國家公園,當地的居民很貧窮,迫于生計,偷獵的行為會在國內外發生。
“貧窮,缺乏環境意識,甚至有時在本國的高層和領導人都會缺少環境意識,這加劇了莫桑比克的偷獵問題。” 卡洛斯‧塞哈說。
雖然存在著這些問題,這位環境保護主義者還是對當地政府和莫桑比克的一些非政府組織在環境保護方面進行的努力表示欣慰。
“現在,不能說什么都沒做,政府、非政府組織和一些團體在對抗偷獵問題上做出的努力十分重要。”塞哈說道,他提醒道威脅“是巨大的”,這不僅僅是在莫桑比克,在全非洲和亞洲也是。

大象防衛隊有正面影響

10月4日在莫桑比克首都舉行的活動中,多於2500人及約22個組織參與其中。活動上莫桑比克環保人士對防衛隊給予正面評價。
他說“防衛隊有正面影響,非常興幸在短時間內為環境界別的非政府機構給予幫助。對我們主辦單位而言,防衛隊是極大的成功。這次成功是令人印象深刻,明年將會有更好的規劃。"
由於意識防衛隊的有效,令卡洛斯塞哈肯定表明,對於人口調動作出一系列的措施,以加強教育莫桑比克市民對環境保護的重要性。
他補充說明“我們在這方面看到很大的潛力,若果我們有效發展,將會做得更好。這方案從馬普托裡作借鏡,引入巴賈傑三輪車的概念(轉用為大象及犀牛)成為迎合我們的交通工具。工作委員會決定維持工作為了在明年向各教育團體作出示範。"
儘管莫桑比克非法捕獵問題嚴重,卡洛斯塞哈洞悉到市民已開始關注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令人注視的是,有關莫桑比克動植物資源保育的活動已開始冒起。
他深信“最重要是讓我們知道某事正在轉變,人們開始醒覺,從未見過這麼多人到街上宣揚保護環境的訊息。這是一個里程碑。"
向下届總統提出請求

卡洛斯塞哈宣布,將以這個活動來對在10月15日各自政黨的總統選舉中勝出的候選人發表一份請願書,呼籲應在政策上提出對環境問題的政治議程。
“我們將在幾天後向在15日大選勝出的政黨提出表決請願書,請願書主要是提出希望勝出的政黨會將環保放入政治議程,將現有的問題放在首要部分。這些問題不能只是隨便說說,是要採取決定性的行動。“塞哈告誡並補充說:”把這些東西融合入政策中是一回事,在實際上做對環境有決定性影響的實施又是另一回事。“
接着又說,另一方面是要把這個請願書和環境教育聯繫起來。塞哈表示最重要的是要提高莫桑比克教育機構的環境教育水平。
‘提高環境教育的水準是非常重要的,在有基礎和系統上要特別照顧學校的需求。為此,我們會開始系統化地作規劃。
隨著此舉措的帶動下,環保運動會考慮將策略融入到動物種豐富的地區促進消除貧窮,以此來阻止當地人民選擇以偷獵作生存的方式。
“我們將盡力在明年實現這一系統的措施,並密切地關注教育機構的參與,以及舉辦有關環保的嘉年華。但所有這些工作都需要志願者,“塞哈說道。
環保學家希望藉此向外國人帶出”不一樣的莫桑比克”的信息,帶出有人關注在國內偷獵現象的信息。
“我們都知道莫桑比克對外的形象是一個可以偷獵的國家,我國已在此蒙上污點,除此之外,偷獵亦是整個非洲對外的形象。我們想說的是莫桑比克其實不單止這樣,但有很多人卻因此受牽連。”他說。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