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 PRIMEIRA PESSOA - Plataforma Media

NA PRIMEIRA PESSOA

 

卡洛斯 豐塞卡
1956年,里斯本
Carlos Fonseca我父親的家鄉是下阿蘭特如,我母親的家鄉是里斯本。我在IBM接受培訓,並且開始電腦工程師的工作。我在葡萄牙郵政開始了我的職業生涯,之後在1979年至1995年間,我在事務所工作。
在1988年,我被邀請前往澳門保安部隊建立電腦中心。所以,我在1988年被要求來到澳門大西洋銀行。我在澳門保安部隊工作四年,同時也為澳門政府做了一些專案,即社會保障基金以及澳門房屋局。在1992年,因為大西洋銀行被私有化,我又回到銀行工作。
我在澳門大西洋銀行工作了兩年,期間我開了一家IBM經銷商的電腦技術公司。當我在1995年於電腦公司上班的時候,我的業務領域延伸到機場。我是當時電腦硬體和軟體部的主管。
1996年,我被邀請到葡萄牙的憐憫聖屋去負責資訊系統。我在那裏逗留六個月。從1997年一月出現了由我創造的彩票抽獎,而且彩票的銷售額增長了70%。
我真的很享受在那裏的時光,但是我熱愛在亞洲的生活。因此回到亞洲這個願望一直存在在我的心中。在1996年12月,我前往香港的IBM,我在IBM工作了17年,在那一年我認為是時候把位子讓給別人,於是開始了我的退休生活。
我在IBM工作職責是負責大約十五個在中國全球合作夥伴的系統,在那裏我工作了半年。我在中國幾乎和所有的公司打交道,銀行,保險公司,汽車製造公司,製造業,電力行業等等。這使得我能夠以一個更加廣泛的視角來看待中國,這個我熱愛的國家。
目前我在香港,澳門和泰國生活。
蘇珊娜 格雷洛
1989年,波爾圖
Susana Guerreiro我出生在波爾圖,並且一直生活在這裏。在波爾圖,我學習了建築課程,去年我完成了建築課程的學業。之後曾經嘗試在波爾圖找工作,我做了一些短期實習,但是沒有一個能夠長期工作下去。
3月份出現了轉機,是一個來到澳門的機會。這個工作機會是通過我父母在澳門的朋友介紹的,他們知道我所學專業有一個職位空缺,所以我便毫不猶豫地來到澳門。我來這邊已經十五天了。這是我第一次離開歐洲大陸。儘管澳門有一個龐大的葡萄牙人社區,並且人們總是互相不遺餘力地幫助,但是剛開始的適應仍是非常困難的。
我是拿著藍卡來到澳門的,我沒有澳門身份證,也不知道是否能夠拿到,但是我的臨時工作簽證可以保障我留在澳門。我當時期待這個官僚主義的手續會對在澳門定居的葡萄牙人簡便一點。所以我有點不安,因為如果公司終止合同的話,我只有十天的時間離開澳門。
住屋問題是我遇到的另一個問題,因為這裏的房價太貴了。
我並沒有覺得澳門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城市,但是我感到十分有成就,因為在我這個年齡,只有很有限的經驗,但是我卻有機會做很多事情。在澳門,一個專案要在一個月之內必須完成,而在葡萄牙,一個月的時間大多數的專案還沒有通過競標。在澳門一切都是非常迅速的。
如果有工作的話,我想我會留在澳門,但是我十分想回到歐洲,我並不是說葡萄牙,我說的是一個離家更近的地方。我已經開始懷念歐洲的生活了。
雨果 卡爾多索
1974年,里斯本
Foto Hugo Cardoso 300dpi我之前生活在里斯本,在1989年來到澳門,因為我的母親在澳門教中國人葡萄牙語。我在澳門一直待到1993年,那年我進入大學學習。
我和家人回到里斯本。我在大學學習的是電腦管理,但是我對這門課程不感興趣,於是便開始活動,演出,電影,電視,廣告等製作。我沒有完成我的大學學業,我上大學一直上到最後一年,在那個時候我已經開始工作了,於是我決定上學和工作這兩樣是不能相容的。
最後我留在葡萄牙,並且努力爭取到國外工作。我主要製作廣告和電視節目,並且在英國,法國,德國,奧地利,日本等國做了很多活動。
雖然沒有回去澳門,但是我一直和在澳門的朋友們保持著聯繫,並且一直接到回去澳門的邀請。在近些年來,我和朋友們一起在葡萄牙慶祝中國的春節,參加聚會近1000人,都和澳門有著或多或少的聯繫。
在2011年,我趁假期來到澳門,並且協助澳門龍環葡韻嘉年華活動的相關製作,在同這一年我決定開一家傳媒公司。我現在已經留在澳門了。
澳門對我的公司來說是一個非常適合設立總部的地方,因為我們的業務不僅僅局限在澳門,而且,我認為業務僅僅局限在澳門是一個錯誤,因為澳門很小,沒有太多的機會。我和中國市場進行合作,並且在澳門周圍,有很多市場對我們的業務感興趣。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