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只有通過中國才能加入亞太經濟合作組織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只有通過中國才能加入亞太經濟合作組織

 

澳門希望成為亞太經合組織的成員,但是該組織首席執行官稱,澳門已通過中國融入該組織。“香港以獨立成分加入亞太經合組織是出於歷史原因,但是澳門有望通過中國獲得加入亞太經合組織的所有好處”,艾倫.波蘭德指出。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該負責人還表示,通過新技術,該組織的21個經濟體可以協同工作以打擊恐怖主義,也有利於“常客快速、有效、安全地跨越國界”。

 

澳門平台:這是澳門和中國第一次共同舉辦亞太經合組織的活動。為甚麼澳門不屬於該組織?
艾倫.波蘭德:澳門其實是亞太經合組織的成員,因為中國是成員。事實上,香港以獨立成分加入亞太經合組織是出於歷史原因,但是澳門有望通過中國獲得加入亞太經合組織的所有好處。

澳門平台:但是澳門從未提出過加入亞太經合組織的請求?
波蘭德 :澳門最近確實沒有提出這一請求,但是我不確定他們過去是否提出過。

澳門平台:但是上周接受我們的採訪時,澳門已表達了希望加入這一21國組織的請求。
波蘭德:有一系列經濟體已表達過加入亞太經合組織的願望。幾年前,該組織的一些成員決定暫停納入新成員,但該禁令已不具效力,且此後也一直沒有採取進一步的行動。因此,亞太經合組織已經很多年未納入新經濟體。其他經濟體正在考慮該問題,但目前還沒有行動。

澳門平台:有其他國家提出這一請求嗎?
波蘭德:這我不能告訴你,但的確有很多國家。多年中,我們收到了很多請求,但是我不確定哪些會加入。

澳門平台:關於澳門舉辦的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你對這次聚集了21個國家和地區旅遊部門代表的會議有何評價?
波蘭德:最近幾天,召開了一系列當局官員和技術人員的會議。這是亞太經合組織開展活動的經典路線,也就是召集各個部門商定技術細節。也有旅遊工作組會議,當局官員也參與了這次會議。而嚴重的是,亞太經合組織是以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方式組織,也就是說,該組織接受部長和領導的指令,但必須從下而上通過技術組織開展工作。
旅遊工作組會議是這樣運行的,最近幾天的其他會議也是,這些會議涉及的主題,例如加快該地區遊客流動、可持續發展和旅遊、旅遊基礎設施,所有這些技術問題都是亞太經合組織討論的有關旅遊業發展的一部分問題。
澳門平台:為實現更智能化和集成化的旅遊,這些國家可以怎樣合作?
波蘭德:例如,我們嘗試利用智能技術、移動商務技術和收集旅客信息的新技術。我們談論的是亞太地區旅遊業的巨大增長,而旅遊業已成為該地區經濟的重要部分。此外,我們也一直關注(旅客)流動中的恐怖主義問題。因此,我們要想辦法利用智能技術,讓經常出遊和可靠的遊客有效、快速和安全地跨越國界;要找到合適的方法,以獲取有關旅客信息,加快旅客的流動;簡化機場通關流程,促進客流大幅增長,尤其是來自中國等經濟體的旅客的增長;也要著眼於這些技術為旅遊環境的改善提供的前景,也就是通過技術、智能酒店以及更好地利用能源等。因此,我們有各種各樣的事情要做。此外,亞太經合組織正努力成為一個統一和跨經濟體系的組織,我們也許沒有中國、美國或是日本的體系。但是我們有能讓這些經濟體相互溝通的體系。

澳門平台:在領導亞太經合組織總秘書處前,你曾任職一系列與經濟和財政領域有關的職位。想問你對金磚國家(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的銀行的創建有何想法,因為金磚國家中包括亞太經合組織的兩個成員國。這對於該組織地位的確立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嗎?
波蘭德:我只能從亞太經合組織的角度回答你。如果我們看看該地區增長的動力,甚至從全球來看,都是貿易。事實上就是貿易,雖然自全球經濟危機以來,國際貿易就在緩慢下降。各個經濟體都在尋求其他增長方式,並更著眼於基礎設施的建設。這在不同的經濟體中表現都很明顯。不僅是中國,其他發展中國家也在專注基礎設施的配套開發。中國今年就是利用亞太經合組織會議的舉辦,以專注於基礎設施的建設,所有跡象都表明,我們需要在基礎設施方面投入更多的資金。除此以外,基礎設施一直是區域開發銀行過去的重點,但我們現在看到的了發展中經濟體利用銀行尋求資金和組織自己的資金來源的跡象 —— 我想我們所談的金磚國家銀行就是其中之一。現在,該銀行將如何運作,讓我們拭目以待,因為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規則是甚麼,甚麼是融資的條件。總體來說,我們對資金的需求非常大,而我們還沒有資金,因此我們正在尋找新的資金來源。從這個角度看,這家銀行的創辦應該是很不錯的。

澳門平台:隨著金磚國家、亞洲經濟體的崛起以及歐洲或美國等經濟體的衰落,可以說,我們正邁向一條新的全球秩序下的道路。
波蘭德:不幸的是,我看到的是,歐洲在亞太地區貿易和投資增長方面的作用並不明顯。許多人往往說,我們只要等待歐洲解決自己的問題後返回到世界經濟的舞台就可以。
美國則是一個不同的故事。事實上,自從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美國贏得了競爭力,我會說,其他一些發達經濟體也獲得了競爭力。我們也許不一定會看到,其實美國消費者仍然是東亞商品銷售增長的動力。
由於能源的狀況,例如水和天然氣的緊張,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也略有變化,這造成能源領域的一場小革命,從潛在意義上而言,這些能源的供應商居於一個更具競爭力的位置,特別是美國和加拿大。而且,這兩個國家也加強了競爭力,事實上,其經濟已經顯示出增長跡象。我認為世界秩序有變化,但它是非常複雜的。東亞方面,我會說各國更加註重內需,並將其作為增長的引擎,平均工資的提高使得旅遊業得以增長。我們未曾看到過旅遊業在一個非常貧窮的國家崛起,但它可以在一個中產階級正在擴大的國家崛起。因此,中產階級正在崛起的國家需要專注於平均工資,還需要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完善社會服務和旅遊服務等。這可能是最大的增長引擎。

 

明佳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