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一步退後兩步的莫桑比克偷獵現象 - Plataforma Media

向前一步退後兩步的莫桑比克偷獵現象

 

在一次又一次的打擊中,莫桑比克關於動物保護方面的形象被塗上了黑色。

 

大約兩個月前,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接到提議,要求對莫桑比克國內肆無忌憚屠殺犀牛與大象的問題進行經濟制裁。該請求由兩個組織提出——環境調查局(EIA)與國際犀牛基金會(IFR),組織旨在規範對當地的偷獵狀況。
奧巴馬對此置若罔聞,因此馬普托政府也鬆了一口氣。其實沒有人在期待這種類型的請求會得到重視:在確定我們國家因管理不善問題而接受挑戰千年帳戶的第二撥基金支援後,採礦業方面的利益顯得更加引人注意。
然而,鬆一口氣的並不只是政府。莫桑比克的偷獵業人士對此也拍手稱快:一條集偷獵者、仲介、警察局與國家高層領導於一體的產業鏈。莫桑比克政府對當前偷獵業所顯示的自滿態度引起了南非的厭惡,南非擁有世界上最大的自然保護區之一——克魯格國家公園。90年代後期戰爭結束後的幾年中,RAS提出一個天才的想法:在莫桑比克與津巴布韋間建立一個跨國界的自然公園。
克魯格國家公園內的動物們被運送到這兩個國家,此舉的初衷是豐富動物們的生活與當地的旅遊業,並為當地帶來經濟利潤,而現實中所發生的卻是一場洗劫。大象與犀牛們大量死亡,在莫桑比克這一邊,林波波國家公園(PNL)是這場旋風的中心。為了遏止這一悲劇尋求了多年的解決辦法,最後,克魯格政府考慮撤回一部分莫桑比克邊界區域內的犀牛,類似的措施已在津巴布韋執行。然而這一現象還沒有得到最終決策,隨著國際市場日益增長的需求量,對犀牛的偷獵活動也加劇,尤其是針對白犀牛與黑犀牛。
危險的聯繫

近年來,偷獵的現象越來越嚴重。從2006年到2012年,非洲11到12個國家中,至少報告了約有4000頭犀牛遭到非法獵殺。約95%的偷獵事件發生在南非與津巴布韋,這兩個國家被認作是非洲南部偷獵犀牛危機的中心。草原報資料證實在莫桑比克這邊的偷獵與津巴布韋那邊的可怕影響中,涉及一些組織周密的合謀聯盟,這一產業賺取了越來越多的金錢。莫桑比克環境組織一直在譴責當地政府的自滿行為,但這並不總是得到政府的接受。當前有證據顯示警察局中魚龍混雜,比如說,被林波波國家公園繳獲的武器數量一直在增長,許多武器的出處都與警察局息息相關。
最近,在馬辛基,莫桑比克警方的槍械在林波波國家公園被用於偷獵活動而被沒收。邊防部間與莫警的默契合作今年已有所迴響。在1月到2月間,馬辛基的一個警力單位由於被披露參與偷獵活動而被撤職。最新統計將馬普托機場視為偷獵貨物運往亞洲市場的運輸中心。僅僅在今年的頭三個月就已經收繳了六隻犀牛角,而2013年全年共有20隻。保護區的一名人員說,這些資料依然不能展現問題的嚴重性。當前監管不夠嚴格,並且不是所有被捕案例都被匯報。
準星中的大象

莫桑比克的邊界線非常長,因此南部的情況並不適用於整體計劃。在尼亞薩國家保護區的大象偷獵量已達到一個觸目驚心的數額。世界自然基金會(WWF)一份最新報告顯示,在2009到2011年間,坦桑尼亞偷獵者屠殺大象的數量翻了三倍,從756頭到2365頭。報告中還顯示邊防與莫桑比克共和國員警所屬武器的使用情況。
象牙運往國外的方式有很多,有的通過廣闊的邊界、有的通過航空或港口途徑。2011年1月,在奔巴港口收繳了126根裝於木質貨櫃的象牙(63頭大象被非法獵殺),這些象牙本將運往亞洲。但這一資料還只是冰山一角:僅有一小部分的貨櫃(少於5%)被檢查到,所使用的檢查方式依然太陳舊。
控制偷獵現象在當前背景下是一項艱難的工作。監察工作依然在進行,但是時常缺乏工具(人力與財力)。一段時間以來,法律制度的威懾力很小,尤其是沒有強硬的處罰措施。今年4月共和國議會通過動物保護領域的一項新法,新法的主要目標是重組管理體系。新法將包括更長時間的監禁(從8年增加到12年),針對所有未經許可屠殺保護動物的偷獵者。這是一個積極的改變,但部門人士認為執行這一新的法律制度需要監管部門進行一場深刻的改革,其中包括減少貪腐以及監管人員與偷獵者間更激烈的對抗。

 

毛浩然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