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在公共衛生領域上可以幫助安哥拉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在公共衛生領域上可以幫助安哥拉

葡萄牙語言學家和研究員,祖奧ف馬拉加‧卡斯特雷洛,認為中國是葡語全球化主要的貢獻者之一。結束在澳門理工學院為期五年的使命, 這位專家對於葡萄牙並沒有“足夠的財政資源來加強及持續”推廣葡語而感到遺憾。

澳門平台 : 在安哥拉每年都有人因傳染病死亡。瘧疾,霍亂和登革熱是其中一些例子。如何與這些統計數字鬥爭?

保羅.豪爾赫.內托 : 在瘧疾方面,我們實行一個與古巴合作的國家專案。他們進行抗蚊蟲戰鬥رر與出現在池塘和湖泊的蚊子和幼蟲鬥爭。

但在這個階段,瘧疾不是安哥拉唯一的問題,我們也有登革熱和切昆貢亞熱的病例,切昆貢亞熱以前被稱為卡吐露吐露(catolotolo)。我們還一直在處理不斷出現的新病例。

關於登革熱,這種傳染病有一個高峰,但我們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減少該病的發生。在安哥拉,我們的技術人員往往不能確定什麼是登革熱或什麼是瘧疾,這些病例都被報告為瘧疾。我們設法加強技術人員和醫務人員的培訓,使其能夠區分疾病種類,結束與國內不斷出現的這兩個禍害的鬥爭。

 

澳門平台 : 世界衛生組織指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每分鐘都有一名兒童死於瘧疾。有沒有對付這種疾病的某些國際化策略?

保羅.豪爾赫.內托 :  安哥拉已經建立一個體系,在其中所有的孕婦,甚至沒有懷孕的婦女都可以前來醫療健康中心領蚊帳,防止染上瘧疾。這是我們在國家範圍內所採用的主要策略之一。

在這場鬥爭中,我們有世界銀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也關注這一領域的世界衛生組織,甚至一些非政府組織的支援。

 

澳門平台 : 安哥拉派出一個技術小組到古巴接受有關登革熱的培訓。安哥拉仍然缺乏這些領域的專業人才嗎?

保羅.豪爾赫.內托 : 被派到古巴培訓的是高級技術員,回來後他們會對安哥拉技術人員給予培訓。省級和首都的醫院有這類專案。由於魯安達集中了大量人口,我們對保健中心、醫院甚至診所都做了培訓準備。這些工作人員接受了培訓,現在已準備好應對實驗室確診的任何病例。

 

澳門平台 : 仍然缺乏技術人員?

保羅.豪爾赫.內托 : 我不認為缺乏。我們一直在培訓人員,我認為這將足以對付這一禍患。

 

澳門平台 : 但是我們是在談論一個地域很廣的國家。

保羅.豪爾赫.內托 : 或許市級區域可能會缺乏,但所有的地理區域,我們至少有一位技術人員。

 

澳門平台 : 為消滅這些流行病,該國需要實行哪些政策?

保羅.豪爾赫.內托 : 我們通常在雨季開始前,很早的時候就會做預測。首先,我們需要用凡士林清理一些水坑,主要是為了殺死幼蟲;還要在曾出現登革熱病例的家中積極搜索並清掃一些蚊子滋生的地方,例如輪胎、塑膠瓶、酒瓶或花盆。

 

澳門平台 : 研究是重點嗎?

保羅.豪爾赫.內托 : 對,我們有這方面的人才,而且也有合作夥伴的幫助。在古巴的技術員就有開展這一研究的能力。

 

澳門平台 : 在四川省的行程中,代表團參觀了一家醫院。簽訂了某個關於派遣中國醫生到安哥拉的協定嗎?

保羅.豪爾赫.內托 : 我得到的資訊是20位醫生準備前往莫桑比克。關於安哥拉的情況,我不能具體地告訴你。

 

澳門平台 : 安哥拉能從澳門帶走什麼,澳門能從安哥拉學到什麼?

保羅.豪爾赫.內托 : 參與的國家都準備做一個各國公共衛生情況的介紹。我們會傳遞我們的經驗,也願意傾聽澳門的經驗。我知道,兩年前有一個葡語系國家派遣至少10人在澳門接受培訓的協議。但是安哥拉技術人員最後一次在澳門大學完成培訓是在兩年前。

 

澳門平台 : 停止派遣技術人員的原因是什麼?沒有興趣?

保羅.豪爾赫.內托 : 安哥拉對與中國在各領域開展有力的合作的興趣越來越大。衛生不再是最重要的合作領域。

 

澳門平台 : 你對澳門舉辦的這些座談會的總評價是什麼?

保羅.豪爾赫.內托 : 這裡有很多新的東西。所有葡語系國家的工作方式大不相同,但是在很多方面我們可以借鑒澳門。

我們一直在觀察自己國家不存在的東西,我們總會建立討論,使得這些措施與國情相符,因此,我相信,這是更有價值的。我們希望,當我們歸國時能有很大作為。

在環境領域-我的領域-我們有些擔憂。從我們的參觀中,我們還沒有看到很多有關環境衛生領域的。大多都是有關公共衛生的。

但我知道我們會涉足這個領域,因為安哥拉在環境衛生方面有欠缺,所以我們真的希望參觀中國的污水處理廠。

安哥拉有些省份有污水處理廠,但不是全部。同樣,雨水也是一個重大問題。目前雨季正在影響我國,我們也在努力應對它。

 

澳門平台 : 你在這些座談會中搜尋解決辦法嗎?

保羅.豪爾赫.內托 : 我們很想更多地談論環境衛生。安哥拉在這方面是有問題的,而且談論它對我們獲取澳門的資訊很重要。

我瞭解路環的污水處理廠,但我們知道又有兩個新廠,看到廢水流入水源處總是很好的,因為這種處理方式可以讓水流入大海。在這一點上,澳門和我們的國家差別不大,因為我們的水也是最後入海。

 

澳門平台 : 你們也安排了參加中國傳統醫藥領域的研討會的行程。安哥拉對使用中藥有興趣嗎?

保羅.豪爾赫.內托 : 中國傳統醫藥在安哥拉有所傳播。也許衛生部和中國當局簽訂的協定有利於探索這一領域,或者說這一武器。但說實話,中國有自己的療法,我們也有我們的,在安哥拉也有傳統治療師。這兩個領域並沒有矛盾,這些治療師也許需要交流-就像俚語所說的-他們可以先“龍虎鬥”,然後再開展這方面的專案。

座談會中也談到這一點,而且也有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澳門有很多產品是安哥拉沒有的。中國的一些植物在安哥拉也沒有,我們可以進口這些產品。這有很長的路要走。

明佳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