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和魔法正在退出舞臺 - Plataforma Media

藝術和魔法正在退出舞臺

一開始的點球使得德國開始狂勝葡萄牙。比比和布魯諾.阿爾維斯這個核心組合本可以履行他們的使命來阻攔德國的第二個進球。比比本不會被紅牌罰下場,憑其多年經驗還是上前頭撞對手,促成了挑釁。魯爾柏迪斯奧本可以,或者說他本應該拯救第四個也是最後一個進球……無論如何,如果葡萄牙能把這些做得更好,也許他們會在巴西世界盃首戰中贏得比賽。

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情況更糟糕,比失利更沉重的是,葡萄牙隊垂頭喪氣的邁著步伐離開球場,他們肩上承載著來自世人的壓力。但是幸好,教練和球員們明白到問題不僅僅是意外失利,一個巨大的問題是葡萄牙沒有真正地去爭奪比賽,而只是把想像停留在理論和在近代體育史留下些甚麼值得的,卻沒法向世界展示一個冠軍應具有的能力。發生在葡萄牙身上的事情,同樣也發生在西班牙人身上──擁有世界冠軍頭銜──卻被荷蘭打敗,沒力氣更沒發伸雪冤屈。

來自伊比利亞半島的傳統,他們向來都是將矛頭指向罪魁禍首。這樣的情況下,教練保羅賓度卻還是固執堅守目前的11個球員,不用11號,讓W卡瓦略坐冷板凳,這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C朗受了傷患,也好像再無力氣繼續承載整個團隊;中場球員體力不支令心理上更加脆弱……無論如何,這些都是事實,但有些更加嚴重且深刻的因素。德國人能在球場調遣他們的主要武器:戰術紀律、安全防守策略、有效性外部攻擊──或許所有這些也贏得了裁判的好感。至於葡萄牙國家隊,被希望表現突破,創意演習、感動和藝術爆炸,卻不足以顯示,也不足以提升為世界上最好的球隊之一了。這個意味著:帶有或多或少的責任者,帶有或多或少失敗的進球,帶有或多或少個人的失敗,結果不能不悲慘地以0-4結束,葡萄人再次上演了西班牙人的悲劇電影,1-5敗給荷蘭。

這兩個伊比利亞半島的鄰居,雙方戲劇性地達到了意想不到的情況,而且是由於非常相似的原因:沒有強大情感力量也沒有堅定信念,南歐球隊沒有北歐球隊所有的武器。或者說,藝術掉進武器設置的自卑陷阱裏 ──至少是脆弱這個原因── 然而對於這些錯誤,被兩個球隊很巧妙的處理了──也就是荷蘭和德國。

這屆世界盃的第一戰,展示了這些球隊在體能、戰術和心理上做出最好的準備,展現了對那些依賴自己魔法的球隊好得多,後者相信其明星狀態會一直很好,一直有鼓舞。甚至巴西和阿根廷也沒辦法克服這些平庸的障礙,儘管他們贏得了較弱的勝利。意大利表現得相對較好,但他們的表現比拉美的更北歐些,因此在此證實這個理論。

實際上,一場足球盛事值得擁有最好的裁判,但是不是因為這個才產生了魔法。特別重要的是,這些球隊需要拿出自己的殺手鐧來踢球,並把它展現得淋漓盡致。然而,有一種創造力,通過了個人的能力,也通過了集體的信念,卻沒有辦法被感受到,這是一個核心問題。這些球隊最近沒發揮出潛力,所以沒能使人相信藝術和創造力的力量。如果不改變,像葡萄牙這樣的球隊是走不遠的。

一個朋友說,足球不完全是科學的,但也不是個簡單的事。除了態度,信念和情感力量,德國和荷蘭還給了我們上了重要一課,我們需要學習:佔據空間。兩支球隊都放棄了這個經典前鋒的方式,用快速而明智的方式,一旦對方的後衛開空間,就會從暗中出來,而不是選擇在場地中央等待球的到來。另一方面,這個方案也允許最好的填充中場,當隊友沒有得到球的時候,這些前鋒後退移動,用來確保中場在數量上的優勢,對球隊而言,形成三股不同的力量,加上戰術的靈活性是本屆巴西世界盃的得分要點。

希望這樣的強隊,如巴西隊、阿根廷隊、西班牙隊或者葡萄牙隊能恢復自己的打法。這樣做,不是因為偏愛某一個國家,而是因為這將提升競爭力和績效,但是同時也是因為這些有能力的球隊維護其正確但是實際缺少的踢球理念。所以如果在這世界盃剛開始的階段就認輸,才是真正並且嚴重的危險。

古步毅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