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香港中樂團的一片新天地 - Plataforma Media

打開香港中樂團的一片新天地

 

成為中央音樂學院的專業老師是無數音樂人的最高目標,而郭雅志的心裡一直嚮往著更大的舞臺。在學校工作期間,他曾去過香港演出。九十年代的香港欣欣向榮,郭雅志一下子就被國際大都市的生活所吸引。因此當他在1998年得知香港中樂團聘請嗩吶首席時,義無反顧地辭去了中央音樂學院的職位,來到了語言不通的香港。

香港中樂團西化的管理方式讓他大開眼界。繁忙的演出讓他很快適應了香港快節奏的生活,並且慢慢積累起自己的觀眾和學生。在香港擁擠的城市空間裡要找到練習嗩吶的空間實屬不易,因為嗩吶天生就是個“大嗓門”。即便如此,跟他學習嗩吶的學生也從一開始的一位,發展到他離開香港時有八位專業學生,此外還有許多在不同學校裡的興趣班的學生。他還在香港成立了嗩吶協會,並成為了香港中樂團的明星之一。樂團特地為他舉辦了兩場音樂會,他的循環換氣技巧令聽眾歎為觀止。而他也一心致力於嗩吶的推廣:“我發現在香港聽古典音樂的人不會來聽民樂,聽流行音樂的人不會來聽古典。也就是說聽音樂的人都有自己的圈子。”於是他開始嘗試打破這些圈子。他甚至出現在紅磡體育館,和包括李克勤、達明一派等在內的流行歌手們一起在台上演出。慢慢的來聽他的民樂專場的粉絲開始包括一些聽流行音樂的人群。

這種推廣方法也不是他一時的興致。早在中央音樂學院錄音時代,郭雅志就想著如何才能把嗩吶帶入都市人的生活。“我用嗩吶錄製過流行歌曲,我想用自己獨特的方式表現出嗩吶內在溫柔的一面。香港中樂團每年都有情人節音樂會,我在音樂會上也用嗩吶吹情歌。我想告訴大家嗩吶也是摩登和時尚的。”

在香港的十幾年的工作和生活,讓他的人生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他可以說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在樂團認識了他的太太,並且過上了優質的生活。離開香港中樂團的那一年,他被評為香港年度傑出音樂家。

站在如此的人生高度,為什麼他又一次選擇了離開?“其實離開香港中樂團並不是突發奇想。我不是那種貿然決定就去做一件事的人,很多事情早已在我心裡醞釀多時。這可能跟我的天性有關رر我總是在感到瓶頸的時候尋求一種突破。我在樂團已經達到了最穩定的黃金期,但是我想種自己的地我想將嗩吶帶到國際舞台上。”為了這個決心,他放棄了很多東西,帶著太太和孩子搬到了遙遠的大洋彼岸,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開始耕種自己的土地。

 

亦苦亦甜的波士頓歲月

 

對於已過四十不惑的郭雅志而言,異國他鄉的生活無疑是個莫大的挑戰。除了學習英語外,他還同時學習另一門陌生的音樂語言رر爵士樂。

他說選擇爵士樂是他的命中註定: “嗩吶是民族樂裡能夠和爵士樂抗衡的樂器,它的聲音不比薩克斯管小,感覺和爵士樂很匹配。”當然,選擇到美國學習爵士樂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原因ر為了學習即興演奏。

學院教育出身,並從事過學院教育工作的郭雅志對傳統音樂教育的弊病最清楚不過:“傳統音樂教學都是按譜教學,不教即興,也不教創作。傳統音樂家也都是按譜演奏,早已失去了即興表演的能力。”他說即興才是中國傳統樂器的精髓,而即興創作的能力才應該是音樂教育中最該傳承下來的東西。“現在的民樂都走到了西方的路上,不是說不對,只是這裡有個無法逾越的障礙,就是樂團都是根據作曲家的創作來演奏,但作曲家並非精通每一門樂器的特性;而即興的東西是瞬間迸發出來的靈感火花,是無法在作曲家手裡體現出來的。民族音樂家也應該有自我。”

都說傳統音樂來自於民間,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回到民間去找尋即興的答案呢?郭雅志惋惜地說,傳統樂器即興演奏的手法早已經失傳了。以嗩吶為例,它的演奏需要一個土壤 。例如從前的老藝人都是在做紅、白、喜事的時候演奏嗩吶,他們需要吹很長的時間,而在這段時間裡不可能沒有變化,這些變化就是他們演奏出彩的地方,也就是即興。在文化大革命後,很多傳統的東西都斷層了,那些懂得即興的老藝人早已難尋蹤跡,而學習即興需要很多年的積累。正因為如此,這位傳統出生的民樂大師才千里迢迢來到美國學習爵士樂,為的只是找回一位中國音樂家應該具備的即興演奏的能力。

要打破幾十年培養的習慣談何容易。當伯克利音樂學院的老師看到這樣一位中國民樂大師帶著十幾件吹管樂器出現他們面前時,也驚訝不已。他們為郭雅志在學院的表演藝術中心和其他場地,提供了演奏爵士樂的機會。伯克利音樂學院著名的爵士搖滾吉他老師大衛.費尼奧傑斯基(David Fiuczynski)有自己的樂隊。2014年2月,他的樂隊和郭雅志一起在紐約的一間爵士酒吧舉辦了音樂會,說起遇到郭雅志時的情景,大衛驚呼:“這個人太厲害了。一個人能演奏這麼多不同的樂器,我見到他時剛好樂隊一位成員不能演出,我就立刻讓他跟我們一起演出。郭非常棒,他總是給我自由表達的空間。”

這種自由表達的空間便是郭雅志所嚮往的即興部分,但在一開始,這位多年視譜演奏的大師頗為不習慣:“排練的時候,我有很多困惑的地方:爵士的和聲,進出的地方都是我拿不準的,那是一種完全不同的語言。一首十分鐘的曲子就一頁樂譜,主要都是即興的部分。演出前也從來沒有完整地合奏過一次,就這麼上台演出了。”就這樣,郭雅志硬著頭皮,在英語交流不順暢的情況下,操練著一樣陌生的爵士樂。那種壓力無法想像。“後來我發現,人到了興奮點自然會迸發出一種火花。一些你從未想到過的旋律就這麼蹦出來了。我開始享受這個過程,爵士樂始終能保持一個演奏者的興奮度,因為每一次都不同。”

他說自己喜歡爵士樂即興演奏的精神,並期待能夠發展出自己的個性,“我不想局限於作曲家為我創作的曲子。中國音樂應該是講究個性的,不同於西方音樂追求和諧與共性。”他說,爵士樂給了他自由,讓他能夠真正享受做音樂家的快樂。美國是一個開放的國家,而爵士本身也是開放的。當然,真正要實現用嗩吶在國際舞台演奏爵士的夢想還需要時間的積累和不停的磨練。

天性樂觀,充滿自信的郭雅志對未來並不太擔憂:“我希望從我自己做起。如今各大音樂學院學嗩吶的學生,有一大部分都是山西出來的。我也將嗩吶的演奏藝術帶到了香港。相信等我開闢了這條道路後,將來會有更多的後來者。即便我在這條路上未能獲得成功,未來也會有人慢慢走向成功。我相信將來會有具中國風格的爵士樂。”

余倩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