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不可分 - Plataforma Media

密不可分

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如今都變成茶餘飯後的日常話題:關於中國在非洲的投資額,亦經常被媒體廣泛引述;還有各項雙邊協定的簽署、在不同國家工作的中國勞工人數字ةة毫無疑問,中國已成為許多非洲國家的主要經濟合作夥伴之一,而在討論非洲發展問題時,他們的雙邊關係也不容忽視。

可是,這些數字並不一定都合理一致,有時甚至有嚴重偏差。在幾天前一篇有關中國總理最近到訪非洲四個國家的新聞報道中,曾提到在安哥拉有超過2000萬的中國公民,這明顯是“10000”的誤譯 ──安哥拉當然還沒有準備要在自己的國家成為少數民族。這些小插曲提醒我們,對報道的的事件和數字,要保持批判的態度。

但我們可以毫無保留地說,大部分的數據顯示: 中國與許多非洲國家經濟體之間一直為發展強大的經濟關係而努力; 因此,可以期望中國經濟發展的方向和力度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這些國家的經濟績效。當然,影響強度的大小因國家而異,但這些影響已非常明顯。同樣可以一提的其他新興國家,特別是巴西,對於這些國家,那些非洲經濟體經過分析和最後的遠見,選擇了“中國”這個重要的因子。

無可避免,對那些參與非洲國家經濟研究和分析的組織來說,這已成了他們必須經常關注的題目。就非洲經濟的發展,很多國際組織所作的定期預測均很具參考價值。典型的例子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這組織每年發布兩次報告,評估和預測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的經濟發展,當中對於非洲國家與中國關係的問題,一直特別重視。更值得注意的是,非洲國家出口到金磚四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的產品中,石油佔三分之一;此外,中國已經成為該區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主要的投資來源之一。這些國家,尤其是中國對非洲經濟增長的影響不僅是在於原材料的採購رر石油為首、或投資的流動,這些對整體的雙邊經濟關係最為重要的方面。這種影響還可以在非洲經濟體的其他部門的需求中被發現。對於這些國家來說,中國對非洲經濟增長的影響不僅在於原材料的採購──石油固然為首要,但流動資金對整體的雙邊經濟關係顯得尤為重要,延伸到非洲經濟體的其他需求,影響更為顯著。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會的說法,新興經濟體增長放緩,以及中國重新定位以消費為基礎來促進增長的經濟政策,可能降低需求並帶動材料以及多種商品價格下降,特別是與許多非洲國家相關的礦產資源。另一方面,中國金融市場可能發生的縮水可以有利於放緩定向到非洲的投資流動。有機會收縮的中國金融市場,對於已放緩投入非洲的流動資金,會產生進一步的作用。 不論是作為出口目的地,或作為投資的接收者,即使形式不同,現時許多非洲國家經濟體對中國經濟發展的狀況都特別敏感。

在有關該地區的最新公報中,國際貨幣基金會的分析師還估計,在最近15年內,中國的國內投資每增加一個百分點,就會令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的出口增加0.6個百分點。在石油供應國如安哥拉(該數字上升到0.8個百分點)或其他原材料國如贊比亞,中國投資帶來的經濟效益固然在預料之中; 而這效益亦延伸到了規模較小、礦產資源貧乏的經濟體,如佛得角和幾內亞比紹。

從另一角度來看,中國國內投資的增長,將影響世界經濟的增長和原材料價格,間接為非洲國家帶來經濟效益;但透過雙邊貿易的擴展,這種效益也可以是直接的。中國經濟在未來數年的的增長和領導作用,所帶來的影響無遠弗屆,而對那些關注非洲經濟,特別是那些尋求適合自己國家發展方向的研究組織,這會是舉足輕重的題目。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