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見解專欄 今天,我想成為女性

今天,我想成為女性

突然之間,我真的啞口無言。體育報紙《記錄》(Record)的負責人貝爾納多.里貝羅(Bernardo Ribeiro)公開道歉。事情的起因是該媒體刊出一位葡萄牙國家女足成員的訪問後,其網絡版上出現許多不當留言。我為他的回應鼓掌——這是必須的。我也想作出道歉。

古步毅 Paulo Rego*

如同醍醐灌頂,良知之光照亮了我:我們還在這樣做嗎?要到這個程度?正如貝爾納多所說,問題的關鍵在於,我們是否知道大男子主義一直都活生生存在,無論是永久地、公開地或隱蔽地存在,然後總是為自己做過的事後悔,繼而淡忘。這不能如此。如果連我也感到受傷,那麼這些言論的受害者的感覺會如何?今天,我想成為一個女人,去感受這份痛苦。

這些留言不言自明:「你今天看起來不錯」、「你說得很好,你一定上過學」、「我想看你用南瓜做豆子湯,讓我看看你的手藝」、「現在她們以為自己是足球明星,她們應該學做飯」、「讓這個女孩走時裝T台,但不穿衣服」、「我想要一張她的海報,當然是她不穿衣服的」。這有甚麼意義?這是明顯得不能再明顯。我正想著這件事,然後收到了全球建築界的最高榮譽「普利茲克獎」的入圍名單:11位著名建築師(包括女性)。對,用了括號來凸顯這點。那些精英還能做得更不自然嗎?!

我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公開反對大男子主義的情景。在科英布拉的大學咖啡館裡,參加派對的朋友們都在誇耀前一晚的「戰績」。他們用難聽的說話去取笑那些跟他們上床的女人。我很生氣,提出了一個最糟糕的論點:如果我們這麼想她們,她們就不會再和我們談戀愛了。到現時我才發現,那亦是一種性別歧視。我當時不想製造麻煩,說完後就閉嘴了,因為我還想要有朋友。就像幾乎所有的男人一樣,即使他們反對,也只會把事情輕描淡寫,發發牢騷,拍拍抱怨的人的肩膀就算了。

這根本不是平等的問題,此問題甚至都不應該拿出來討論。這關乎體面和人性。因為只會做禽獸的男人是不可能成為男人的。感謝女性的存在,感謝她們對我們的容忍。

*《平台媒體》 社長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