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ício » 「澳門有機會取代杜拜成為鑽石中心」

「澳門有機會取代杜拜成為鑽石中心」

Carol Law 羅嘉華

有學者認為,中安兩國現正「重塑關係」,又指澳門在鑽石交易方面,可以成為受惠地區。

官樂怡基金會週一邀得牛津大學非洲研究中心的瑞.維德(Rui Verde)教授進行演講,題目為「中國與安哥拉:理解世界兩極化時期的複雜關係」。瑞.維德強調,「安哥拉是中國對非洲外交政策的一面鏡」,又指中安兩國現正「重塑關係」。

中國與安哥拉於1983年正式建交,今年年初兩國均慶祝建交40週年。同時,安哥拉是中國在非洲的第二大貿易伙伴,貿易額僅次於南非。瑞.維德認為,在近代而言,中安兩國早於安哥拉1970年代的獨立戰爭時其實已有聯繫,當時中國與蘇聯都有支持當地黨派爭取獨立。但安哥拉獨立後陷入內戰,與中國關係也不算密切,一直到2002年安哥拉內戰結束、中國成功加入世貿組織後,雙方往來才開始頻繁。他指,安哥拉時任總統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José Eduardo dos Santos)並不希望國家受美國的資金控制,所以策略性地與華友好,加上有一些中間人穿針引線,於是促成了安哥拉與中國交往開始密切。

「當時安哥拉需要重建國家。」他說,「一切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你要重建國家,我有資金可以投資外國。」

「安哥拉是中國對非洲外交政策的一面鏡」「中安兩國現正『重塑關係』」。

但根據中非研究所的數字,2000至2019年間中國對安哥拉的貸款反覆,金額於2016年最多,達190億美元,但於翌年大幅回落至25億美元。有關跌勢於2018年持續。2018年及2019年,中國對安哥拉的貸款各只有4.05億及1.06億美元。

瑞.維德指,洛倫索上任後,於2018年訪華時,只得到中方20億美元的貸款,而非外界期望的110億,因此有評論認為中安近年關係轉差。但他認為,這不代表中安關係近年轉差,而是雙方的關係在「重構」。

他指,當中國資金進入安哥拉時,安哥拉亦出現了貪腐問題,有人中飽私囊,而現時中安雙方都在處理這些「爛攤子」。

「我認為,習近平上場後,開始一步一步地根除貪腐。中國派了很多核數師到安哥拉,收緊對安貸款。」中國積極打擊貪腐,安哥拉於2017年上任的總統洛倫索亦然。「他嘗試開始調查,並將一些收受不法利益的官員,尤其是軍方成員,繩之於法。」

「所以這是一種新的發展,重新創建中安關係,而不是倒退。」他又補充,近年安哥拉多項大型基建都有中國的參與。中國在當地援建的鐵路和公路不計其數,另外還有房屋、學校、醫院等設施。卡古路.卡巴薩水電站和機場亦是重點項目。

「安哥拉正嘗試與中國保持關係,但又不與俄羅斯太親近。」

最大的債主

根據安哥拉中央銀行的數字,截至2021年第2季,中國是安哥拉最大的外債國家。安哥拉亦是全球對中國欠債最多的國家之一。對於有指這是「債務陷阱外交」,瑞.維德並不認同。他指出,所有投資和貸款都有潛在風險,而中國對於對非洲和安哥拉投資有其學習的過程。

「他們貸款,然後看結果會怎樣。有些還款了,有些國家則較艱難。中國的反應如常。有些進行債務重組、有些中止、有些延遲。目前中國對安哥拉的財政政策,是資本主義系統下容許的常規洽商。」

他又補充,中國從蘇聯吸取經驗,指蘇聯當年向埃及貸款興建亞斯文水壩,蘇聯之後要求埃及還款,令埃及轉向美國。「所以中國不會在非洲重蹈覆轍。」

開放鑽石市場

安哥拉亦是全球主要鑽石出口國之一。會上有參與者問到,澳門於2018年與上海鑽石交易所達成協議,利用澳門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優勢,發展澳門鑽石交易所。

澳鑽所是否能使澳門受惠?瑞.維德回應指,「澳門有機會取代杜拜成為鑽石中心」,因為杜拜近年因涉及「一些違法事件而變得失色」。另一方面,安哥拉現時的鑽石市場改變了很多,2017、18年時市場仍由軍方一些人員壟斷,安哥拉努力嘗試可以開放市場。

瑞.維德又認為,安哥拉正致力成為非洲的強國,取代南非的地位。而在國際關係中,安哥拉則嘗試保持中立,既不太親美,亦不過份偏向中國,令安哥拉有更強的議價能力。

「洛倫索2017年上任後,已逐漸向美國開放,嘗試展示『我們對所有人開放』,所以他們不會偏幫。」他又指,「安哥拉正嘗試與中國保持關係,但又不與俄羅斯太親近」。

就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早前到訪安哥拉,他認為,現時俄羅斯對安哥拉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在洛倫索和安哥拉前總統的女兒伊莎貝爾.多斯桑托斯之爭中,普京選擇了中立。我想洛倫索可能也有所考量。」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