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ício » 「若按照這個步速,我們最終會消失」

「若按照這個步速,我們最終會消失」

Catarina Brites Soares蘇爔琳

Helena Brandão表示,現在是離開莫桑比克之友協會(Associação dos Amigos de Moçambique)領導層的時候了。

她向《澳門平台》坦承,由於沒有接班人,她對未來感到恐懼。在作為協會領袖超過 16 年的總結報告中,她認為葡語社群必須準確了解中葡論壇的重要性,並指出仍有許多問題尚未解決。

─您對自己領導莫桑比克之友協會的這些年有何總結?
Helena Brandão:總是有困難的時刻,但儘管困難重重,我還是保持積極的評價。

─有何困難?
Helena Brandão:
我們是非牟利團體。要開展任何活動,我們必須依靠社團會員的付出。我們的會員人數曾經達到110人,但投入的人數有限。現在的情況更差,我們只有30人。
另一個問題涉及財政資助。當局安排的活動,如葡韻嘉年華和文化週,我們得到資助補貼。但對於自行組織舉行的活動,總是很複雜。從2007年至2018年,我們在澳門基金會的有限支持下,每年舉辦美食週,而電影週則得到酒店及相關機構的支持。我們沒有抱怨,因為我們可以做到。但在這一階段,我們決定少組織一些活動,大約兩到三項,預算比許多活動少且沒有資金。

─現時協會有多少位成員,你接任領導時又有多少?
Helena Brandão:
我們從大約 30 人開始,不斷增加。 5年前我們接近110人。如今只有32人,包括7位學生。大多數人都退休回國。很困難,沒有新人加入。若按照這種步速度,從我在其他協會所看到的情況,我們最終會消失。我很悲觀,但這是現實。

─減少的原因為何?
Helena Brandão:
實際上是因為人少了。協會的大多數會員是在 80或90 年代來澳,他們正準備返回祖國或已經回國。來的人都是暫住的。他們主要是學生或在領事館和中葡論壇工作的人。

延伸閱讀:莫桑比克將開設領事館以促進經濟合作

─是否存在協會消失的風險?
Helena Brandão:
這是我們面臨的困境。2020年,我們着會員提交參選成為領導層的名單,因為我們打算離任。我們不會離開協會,但我們不想再成為領導層,但沒有人提交。16年半的時間夠了。我預期這將是最後一個任期,我們再次要求接班人報名,但沒有人來。我們有兩種選擇:要不結束協會,要不有新人加入社團。我們的管理工作會一直持續至 6 月底。7月我們將舉行另一次大會,到時再看吧。

我們有兩種選擇:要不結束協會,要不有新人加入社團。我們的管理工作會一直持續至 6 月底。7月我們將舉行另一次大會,到時再看吧

─您上任時,在澳莫桑比克社群是怎樣的,現在又如何?
Helena Brandão:
沒有增加。我不能確切地說有多少人,但我有一個想法,我們大約是 50 人。我是以參與我們活動的平均人數為基礎計算。我們曾經接近150人。許多人已離開澳門,沒有其他新人來。這個將近成立 30 年的協會是由 80 年代的來澳的莫桑比克人所創立。

─協會在澳門有何重要性?
Helena Brandão:
作為一個非官方非政治的獨立組織,我們很重要,因為可以將那些曾生活在莫桑比克,而現在到這裡的人聚集在一起。協會的主要目標是向澳門展示莫桑比克的優點,因為報紙已負責了介紹莫桑比克不好的地方。這國家還有很多方面不為人所知:海灘、音樂、美食、畫家和作家、電影。我們在 16 年半的時間裡,成功地展示了莫桑比克的文化。這就是為甚麼這些協會的存在如此重要,這就是為甚麼我們力保協會的續存。

延伸閱讀:莫桑比克從衝突「獲利」,人民卻困苦不堪

─澳門希望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平台。您認為澳門能勝任這一角色嗎?
Helena Brandão:
我認為論壇正逐漸地發揮其作用,至少在文化方面,中葡文化週證明了這一點。這活動中國也是參與方之一,其目的是讓中國通過該活動更多地了解葡語國家。在其他方面,例如商業、經濟和貿易,我希望他們會逐步嘗試。當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代表們在論壇所做的工作。

當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代表們在論壇所做的工作。

─但葡韻嘉年華不是已經涵蓋文化傳播這個部分嗎?
Helena Brandão:
是的,但這些國家的官方代表會出現在文化週上。這不會發生在葡韻嘉年華。

─在中葡關係中,澳門還缺少甚麼必要元素?
Helena Brandão:
澳門很重要,因為論壇在這裡,但我想問的是,北京和葡語國家之間是否沒有直接聯繫?這裡所做的一切是否有利於這些國家?以甚麼方式?我們對其如何為社群服務知之甚少。中葡論壇和代表的存在是為了成員國而不是澳門本身。論壇如何使這些國家受益還有待觀察。社群需要更多地了解這方面的情況。這些人從他們在這裡的國家代表中得到甚麼好處?中國給予了支持,但我認為中國是直接地做。

論壇如何使這些國家受益還有待觀察

─莫桑比克社群在澳門是否一直受到歡迎?
Helena Brandão:
是。在這裡的莫桑比克人有他們的工作,他們融入本地,沒有離群生活。

─疫情和相關防疫措施導致許多人離開,尤其是外國人。莫桑比克社群是否亦發生同樣的情況?
Helena Brandão:
不。莫桑比克人因退休而離開。疫情在其他方面對我們造成傷害,但並沒有導致人員外流。

─中國在葡語國家的存在感日益加強。您如何看待中國在莫桑比克的投資?
Helena Brandão:
當一個國家有外國投資時,總會有批評的聲音。我們知道,在政府層面,這很受重視,包括因為北京在基礎設施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一切有助於民眾的事情都受到歡迎。

─這些批評是甚麼?
Helena Brandão:
有很多關於伐木和捕魚的討論(國內和國際報告表明,莫桑比克正在成為環境犯罪的目標),並對此有強烈的批評。但我所知道的都是來自媒體。這些政府都必須權衡利弊。

─談回協會,您認為在交接工作遇到困難的原因為何?
Helena Brandão:
承擔這樣的責任是非常困難的。例如,組織葡韻嘉年華和文化週很複雜,會員們都知道這一點。自2020年以來,所有協會都因疫情而陷入困境。不能帶來藝術家或當地產品。我們必須依靠我們在澳門能找到的東西。去年的葡韻嘉年華,我們只有5個人在工作。這很困難,但我相信在7月我們將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然而,與我們交談過的許多會員只是保證在這個任期內提供支持。

─是甚麼驅使您這麼多年來一直堅持這個職位?
Helena Brandão:
2002年,沒有莫桑比克人組織葡韻嘉年華。我在組織該活動的市政署工作,有人問我是否可以將社群團結起來,就是這樣開始的。2003年,隨著中葡論壇的成立,就已經有了創辦文化週的想法,並決定只向有協會的社群提供補貼,我們決定重新凝聚這一已經存在的社群,否則我們就無法參與嘉年華。應會員的要求,我們繼續留在崗位上,守着「你不會離開一個獲勝團隊」的格言。我希望這個協會不會消亡。

─為甚麼現在決定離開協會?
Helena Brandão:
我本來不打算再次連任,但由於沒有人申請競選,我們決定繼續。這將是最後一屆任期。我知道今年我必須處理好我的退休生活,這迫使我離開澳門,同時我的任期也將會結束。這就是為甚麼在 2020 年我們已經想有人參選擔任領導層,以避免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我不想繼續擔任領導,即使我留在澳門。

─你要離開澳門嗎?
Helena Brandão:
我在這裡已經 37 年了,當然離開這座城市我會很遺憾。我大半輩子都在這裡度過。 我會想念,這段經歷我會永遠記得。生命是由不同階段組成的。



Tags: 中葡關係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