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漸Àomén的澳門 - Plataforma Media

日漸Àomén的澳門

Mandarim Macau

中國國務院日前發佈了一份加強語言文字工作的指導性文件,內容包括提高普通話在全國的普及率。《澳門平台》訪問兩名學者皆認為,有關政策如在本澳推行,政府應明確界定當中所指的範圍,在推廣普通話的同時,確保粵語文化得以傳承。

上月底,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全面加強新時代語言文字工作的意見》,內容包括「到2025年,普通話在中國普及率達到85%」,以及「支持和服務港澳地區開展普通話教育」和「提高港澳地區普通話應用水平」。另一方面,教育及青年發展局回覆《澳門平台》查詢時表示,自2019/2020學年《本地學制正規教育課程框架》及「基本學力要求」等課程法規在澳門全面實施起,全澳以中文作為第一語文的本地學制正規教育的小學和中學,均需教授普通話。

延伸閱讀:中國明確到2025年普通話全國普及率達85%

普通話在學校的全面推廣

就普通話在本澳學生之間的使用狀況,《澳門平台》訪問了兩名分別在本地的非華語學校和親中學校任教的小學老師。不願開名的兩人皆表示,他們任職的學校皆設有普通話課或會「用普通話教中文」,而學生亦很有興趣學習普通話。兩名老師都認為,當學生完成六年小學課程後,能夠達到「可使用」普通話的水平。

延伸閱讀:鄭觀應公立學校的前路「有改善空間」

澳門大學人文學院助理教授邵朝陽亦表示,相比20年前,現時澳門入讀大學的本地學生的普通話水平已有很大進步。他解釋:「20年前,大部分入讀大學的同學聽不懂普通話。現在這情況完全改變了。基本上,能進入大學的學生都能使用普通話。現在澳門大學的教學基本上是使用英文和普通話,而學生都接受用普通話授課,以及能夠聽懂和有能力與老師交流。」

日漸「普通話化」的粵語

澳門理工學院語言暨翻譯學校高等學校副教授湯翠蘭則關注「用普通話教中文」對粵語的影響。她表示,就語音、詞彙、語法來說,詞彙是最容易受影響的,並舉例說:「近年來,我發現學生說廣東話時,會用了普通話的語氣詞,即原本是『唔係噉掛』,他們說了『唔係噉吧』。單單這幾年內,據我所看到,新一代十幾歲的學生的廣東話,其實已經不斷受到普通話和書面語的影響,他們已經不知道一些典型的廣東話的詞語是怎樣用。」

澳門理工學院語言暨翻譯學校高等學校副教授湯翠蘭

近年來,我發現學生說廣東話時,會用了普通話的語氣詞

湯翠蘭指出,現時所有「入網」學校的中文科老師,他們需達到普通話水平測試的某個程度,但對於粵語水平卻沒有任何要求。她擔心,當中文科老師完全不認識粵語,而學生又被要求跟隨老師的標準時,會對學生的粵語造成很大的影響。

「普教中」?「粵教中」?

此外,湯翠蘭不認同「『普教中』就能學好中文」的說法,並強調普通話能力和邏輯是兩回事。「即使一個人用的詞語比較接近書面語,或者因為學習普通話而熟悉書面語語法,但邏輯不通,這又是否代表你的語文水平是合格呢?」她強調,現在的問題是學生的閱讀能力低下,並認為政府不應該著眼於「普教中」,而是應該塑造良好的閱讀風氣,從而提高學生的語文能力或表達能力。

邵朝陽則認為「普教中」和「粵教中」之間沒有衝突,甚至應該同時應用在中文課上。「我們要思考如何將兩者合併起來教授中文。例如教授現代文當然是普通話比較好,這是無可否認的。但如果用粵語來讀古文,比如唐詩、宋詞等,從音韻學的角度來看,粵語是更加好。」他亦建議學校適當地開設粵語課,讓學生認識粵語的音韻、詞語和語法等,以傳承粵語傳統文化。

延伸閱讀:教青局:語言教育政策不變 粵語繁體字仍是必須

澳門未來的語言環境

對於如何達到國務院訂下的85%的全國普及率,湯翠蘭認為應該正視澳門居民一半以上是以粵語為母語的事實,有關目標不應該從全澳居民的比率來看,而更應聚焦到中學畢業生,看看是否有85%的學生「可使用」普通話。她強調,政府在推行普通話已卓有成效的同時,亦需要尊重粵語在澳門的地位,從而避免普通話使用者和粵語使用者、甚至是政府和民間之間的對立。

延伸閱讀:溫柔的方(語)言

邵朝陽則認為政府應該順其自然推行普通話。「從整個國際政治和經濟角度、中國的發展、大灣區的發展和澳門現在的社會經濟發展來看,澳門其實會順其自然地達到或超過這個目標。未來如澳門年輕一代不懂普通話,他們會很難發展和生存下去,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所以其實不用擔心,政府亦不需要說採取甚麼措施。反而政府少一些措施,讓社會和市場經濟去推動語言的發展可能會更加好。」

澳門大學人文學院助理教授邵朝陽

廣東話和普通話將來會成為絕大部分澳門人的雙母語

邵朝陽並認為,現時在整個澳門社會經濟活動中,普通話已越來越普及,將來甚至會成為澳門人的母語之一。他解釋:「漢語在未來一定會扮演澳門社會通用語的角色。現在是廣東話,將來則是廣東話和普通話並用。無論是立法會,還是司法、行政機關、學校、餐廳、商店、娛樂場等都是如此。廣東話和普通話將來會成為絕大部分澳門人的雙母語。這個雙母語的概念是,一個是國家母語,一個是地區母語。至於英語和葡萄牙語這些外語,我們就會把它們作為第二、第三語言,並根據實際語境的需要去使用。這是我對於澳門未來的語言環境的看法。」

延伸閱讀:一國一語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