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得不更多地依賴財政儲備」 - Plataforma Media

「我們不得不更多地依賴財政儲備」

澳門太陽城集團執行董事周焯華週六被捕,標誌著博彩業融資體系的結束,貴賓廳雖正在衰落,但仍佔2020年的博彩業總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考慮到關注中場和高端中場客戶已在持牌博企的計劃之中,現在該行業的商業模式必須加快身份的轉變。然而,澳門理工學院博彩及旅遊教學暨研究中心助理教授蕭錦雄表示,短期內,這種轉變需要「更多地依賴財政儲備」。

迄今為止,太陽城集團是全球規模最大的博彩中介人集團,在澳門超過40%的賭場中都有開展業務。2019年,中介人業務約佔博彩總收入的44%。然而,中國當局全面管制非法資本外流,導致近年有關的中介活動有所下降,亦有分析指出,中介對博彩行業的重要性和影響力的日子「已屈指可數」。

幾年前,貴賓廳收入幾乎佔澳門博彩總收入的80%。而根據摩根大通公佈的數據,2020年在澳門的6家博企中,貴賓廳市場的總收入為230億澳門元,約佔博彩總收入的38%(較去年下跌6%)。

對影響的看法各有不同

蕭錦雄向《澳門平台》表示,博彩特別稅約佔政府收入的70%。因此,若中介人產生近40%的博彩總收入,「(博彩中介)衰落意味著我們必須更多地依賴財政儲備來支持公共服務,至少在短期內是如此」。

(博彩中介)衰落意味著我們必須更多地依賴財政儲備來支持公共服務,至少在短期內是如此

蕭錦雄

誠然,澳門政府長期以來一直在研究解決方案,以實現經濟多元化和減少對博彩業的依賴,這位學者補充:「但要花時間才能取得成效,因為解決這一問題沒有容易的方法。 」

摩根大通認為,由於周焯華是 「中介行業最大的(也無疑是最著名的)人物」,他最近被捕對貴賓廳和中介人來說將是「非常糟糕」,但強調,貴賓廳收入在2019年已經佔EBITDA(息稅折舊及攤銷前利潤)的15%以下。此外,「鑑於中國當局的嚴格審查」,博彩中介行業已開始作出改變。

這家金融服務公司亦指出,太陽城的執行董事被捕是「因為只是做了一些在我們看來是正常的中介活動」,這使得「所有中介人起到寒蟬效應」。摩根大通並提到,這行業的收入「在未來幾週內收縮30%至50%」。

澳門太陽城集團執行董事周焯華週六被捕,他亦是「中介行業最大的(也無疑是最著名的)人物

近年來,貴賓廳市場的衰落,令大眾更加關注高端中場的市場,以及把貴賓廳博彩直接帶到博企這一發展方向—即無需博彩中介人進行中介活動。這一動向加上中國內地的限制,使這家金融服務公司預測,到2023年,貴賓廳市場將僅佔運營商EBITDA的1%至4%,或約佔整個行業利潤的2%。鑑此估計,是次案件不再影響其對澳門賭業的估計。

瑞銀也預測情況屬於「可控」,因為對貴賓廳市場的預期已經很低。「我們認為,貴賓廳中介的客戶可能與中介脫離關係,然後直接到博企的貴賓廳或高端中場。」

即使太陽城集團在過去佔主導地位,但證券商Bernstein稱,在過去幾個月以來,該公司的市場份額僅佔20%,而在2019年,該公司的市場份額約為45%,也就是近一半。

該證券商指出:「澳門中介業務正在衰退,且不會恢復到以前的規模。」並強調未來「將通過中場和高端中場復甦」。但經濟學者馬浩賓(Albano Martins)向葡新社表示,這座城市的未來可能並不那麼光明。他認為,「除了就業問題 」,當地金融體系的資金將「捉襟見肘」,並憶述,太陽城集團曾將自己定位為2022 年新博彩牌照的競爭者之一。

而據2NT8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李達勝(Alidad Tash)表示,中介人行業衰退的最大影響將是「大量的高端中場賭客,當中許多人來自中國內地」,並指出他們依靠中介人將錢帶到澳門,讓他們繞過每人每年5萬美元限額的規定。

他向澳門通訊社表示,鑑於高端中場的高利潤率,受影響最大的很可能是賭場。

而蕭錦雄則強調:「中介人經營的灰色地帶已大大減少,生意可能不如以前那樣有利可圖。」

那些沒被看見的

2019年,澳門司法警察局收到情報,指有犯罪集團利用貴賓廳架設網絡直播投注平台,並吸引內地居民為主要客源進行巨額網上非法賭博。

據內地公安發布的聲明指出,周焯華涉嫌在內地建立跨境賭博犯罪集團,從事開設賭場犯罪行為及參與跨境網絡賭博活動。

延伸閱讀:太陽城集團主席周焯華被內地檢察院提起公訴

另一邊廂,太陽城集團負責人周焯華被拘留後辭任太陽城集團董事會主席及執行董事職務,由太陽城經營的所有澳門貴賓廳也於週三起關閉。

延伸閱讀:太陽城貴賓廳全線關閉周焯華辭任太陽城集團主席及執行董事

澳門檢察院認為,存在充分跡象顯示周焯華及其團伙涉嫌觸犯參與犯罪集團(最高可處10年徒刑)、領導犯罪集團(最高可處12年徒刑),清洗黑錢罪(最高可處8年徒刑)以及不法經營賭博罪(最高可處3年徒刑)。

延伸閱讀:團伙涉嫌不法經營賭博及清洗黑錢被採取強制措施

蕭錦雄表示:「中介人過度發展的行徑、內地資本流失的聯繫,以及通過地下銀行洗錢的模式導致內地介入。」

中介人過度發展的行徑、內地資本流失的聯繫,以及通過地下銀行洗錢的模式導致內地介入

蕭錦雄

律師Sérgio de Almeida Correia向《句號報》表示:「自中央政府開始『清掃』與賭博有聯繫的活動以來,致力防止非法資本外流,控制資金流動,嚴格執行中國的法律,遲早會來到澳門。」

這位律師表示,雖然中介業務對這座城市的財富和發展作出了貢獻,但也是有害的,因為「缺乏透明度」及「與文化和旅遊領域的公司和社團的權貴親屬組成團伙」。

他總結:「中央政府一直沒有『視而不見』,雖然需要時間,但其意識到澳門特區的問題所在。」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及旅遊教學暨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祿建議,所有娛樂場及與其合作的營運商了解中國《刑法典》的修改。今年初,中國將《刑法典》第303條下的賭博犯罪分為三種不同類型,其中一種是組織中國公民參與國(境)外賭博。

曾忠祿向澳門通訊社表示:「中國內地非常擔心資金外流,特別是在過去幾年,許多賭場都是在中國境外開設,如越南、菲律賓、俄羅斯和其他地區等,這些國家並將中國公民視為重要客戶。」

「今年2月至4月,公安部部長召開了三次專項會議,討論打擊跨境博彩。內地政府對這一問題的關注是顯而易見的。正因如此,他們需要一些東西來扭轉這一趨勢,且有決心遏制其發展。」

律師Carlos Lobo在接受澳門葡文電台訪問時表示:「自去年4月1日起,內地的任何博彩推廣活動均屬非法。之前有一系列的標準去執行禁令,去釐定行為是否犯罪,而很明顯,僅向一個人提出賭博建議,就有可能受到法律制裁。」

據摩根大通分析師指出,過去6年,大多數逮捕行動都是以實際開展非法行動的人士和員工為重點。「周焯華被捕證明了中國致力於打擊非法賭博,澳門特區被視為境外地區。

儘管業內存在擔憂,但摩根大通強調:「執法工作有了重大改善。」

據《環球時報》報導,2020年至今年10月,中國有關部門共查處跨境賭博案件3萬多宗,抓獲犯罪嫌疑人16萬多人,關停博彩平台5,100多家,非法支付平台和地下錢莊3,900多家。

而證券商Bernstein強調:「未來,澳門可能對中介人採用新加坡的方式,這意味著更嚴格的監管和監督,並將徹底改變這一模式。貴賓廳和高端中場可能會需要一些中介人,但不是全部,因為貨幣流通和信貸幅度將受到更大的限制。」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