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新任議員批評政府 - Plataforma Media

立法會新任議員批評政府

《2022年財政年度預算案》 法案在11日獲得一般性通過。 然而,立法會新任議員在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質疑政府並沒有採取有力的措施應對危機,亦沒有制定恢復經濟的計劃。議員林宇滔並憂慮,這會影響大眾對賀一誠政府的信心。「再拿不出一些實際的變化和改變的話,我擔心大家對這屆政府的信心會大受影響。」其後,這位議員並在表決聲明中表明:「如在細則性審議上(政府)沒有積極回應,我到時候是會投反對票。」

羅彩燕:望惠民措施覆蓋廣 振興經濟

羅彩燕是今屆立法會的新議員中唯一的一位女性。任職銀行的她,是今年「澳粵同盟」的第二候選人。對於今年的施政報告,她表示,這兩年受疫情影響,經濟下行,故自己會較關注相關問題。她指出,經濟影響各行各業,乃至每個市民、家庭,特別是弱勢社群,所以自己會着重關心政府的經濟援助措施能否惠及全民,真正協助社會振興經濟,尋找未來的出路。

對於政府最近推出的八項支援中小企的措施,她認為對部分企業有一定幫助,例如是可以補貼中小企銀行貸款利息開支、調整免息貸款還貸等,值得支持,也看到在措施推出的首週,經濟科技及發展局就收到數百宗申請。但她也有接到市民反映「向經營者及就業人士提供支援」的有關措施未能惠及全民。「因為不論是中小微企的老闆,或弱勢社群,如殘障人士、長者等,未必能獲覆蓋。」她表示,明白現在政府的財政收入減少,庫房緊張,「但是否把經濟援助撥給一些最困難的家庭就能解決問題呢?因為現在很多人生活都受影響,所以我們希望政府能更精準,有些措施覆蓋面應該要更廣。」

她認為,面對未來疫情變化的不明朗,短期措施仍是需要再加大力度去救人救市。「例如我們一直提倡電子消費券,因為電子消費券不只幫到市民。當市場上有消費活力,就等於刺激了內循環,會帶動各行各業的供應鏈。雖然是一些短期措施,但起碼在社會公平上,或現在經濟欠佳時,可以減少很多社會矛盾—因為是全民,大家都有,相對是更加幫扶得到。」

有接到市民反映「向經營者及就業人士提供支援」的有關措施未能惠及全民

羅彩燕

李良汪:倡完善制度扶助弱勢 關注防疫通關

新任議員李良汪就表示,在施政報告中,自己主要關注民生及公共行政改革。他表示,從政府交到立法會的預算案中可看到,來年一些福利及惠民措施不變,但受公共財政收入未如理想影響,已是第二年不注資央積金,因此收到很多長者表示擔憂:「希望特區政府能設立例如『關愛基金』的制度,萬一財政收入不理想,不能注資央積金的話,也可以有『補底』機制,優先保障長者的退休生活。」

李良汪是「澳門民聯協進會」的第三候選人,35歲的他也是今屆議員中最年輕的一個。他表示,「善用公帑」永遠是對的,但認為「精準支援」的標準,政府未有很清楚地解釋,希望政府能有預案,因應社會實際情況,當有情況發生時馬上有措施可以推出。他又表示,明白經援措施也只是一個暫時治標的方式,長遠還是要建立健全的制度。「例如關愛基金不是為了無端端派錢、經常派錢。要強調,關愛基金不是全民性的,而是關注弱勢、經濟收入有困難,現時其他福利措施得不到援助時,可以有這補底的保障。」

他表示,從早前本地的一波疫情可見,正常通關對澳門經濟非常重要,故他也會關注兩地防疫通關安排。「當發生疫情時,不一定需要馬上封關,因為一封關,就等於關上了我們的經濟來源,各行各業馬上停頓。長遠而言,兩地政府應做好防疫防控標準一致。常說抗疫常態化,可以預視未來一段時間我們都可能仍受疫情影響,能做到的就是把兩地的標準做好。當發生個案,也不用馬上封關,可以有些分區防控措施,才能更好地保障經濟。」

當發生疫情時,不一定需要馬上封關,因為一封關,就等於關上了我們的經濟來源,各行各業馬上停頓

李良汪


林宇滔:防疫之餘 不應忘記實踐施政理念

同樣是新任議員的林宇滔就表示,在疫情期間,社會對福利的需求更殷切,來年現金分享等福利繼續維持是情理之中,也不出所料。但他認為,澳門經濟受疫情打擊,財政赤字高,但政府的理財理念上,未有認真進行開源節流。例如政府今年未有再注資央積金,但受惠於「現金分享」的人當中,有十幾萬人長期不在澳門,「但現金分享就一直派,派到去外地。對於長期不在澳門的人是否應該繼續派?這是政府從來不敢拿出來討論及面對。一萬元一年,十幾萬人,那裡已有十幾億。根據數字,符合提前領取央積金資格的長者大約五萬多人,每人七千元央積金,才四億多。有些地方只要政府夠膽進行調整,就會有錢。」

符合提前領取央積金資格的長者大約五萬多人,每人七千元央積金,才四億多

林宇滔

他又認為,現屆政府踏入第三年,隨着疫情趨向穩定,是時候拿出自己的方向,去實踐自己的施政理念,處理澳門一些積累下來的問題,例如輕軌、交通政策、房屋、防洪工程、人力資源政策等。他直言,過去政府在經濟、就業、產業多元上很多發展方向都是「只聞樓梯響」,「政府去到第三年,真的要『見真章』,意思是再拿不出一些實際的變化和改變的話,我擔心大家對這屆政府的信心會大受影響,政府很難在僅餘的兩三年任期內帶來改變,而且積存的問題可能會在之後爆發。」

延伸閱讀:第三次追加預算將不可避免不同年份,相同預測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