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不斷追求科技創新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不斷追求科技創新

為了促進經濟多元化,澳門特別行政區經濟和社會發展第二個《五年規劃(2021-2025年)》著重強調新興技術的重要性。目前投身於創新領域的人士卻表示,現在的年青人都不太願意進入創新行業,再加上新冠疫情影響,創業變得更加艱難。

當本地高中生參觀澳門科技大學月球與行星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時,研究員André Antunes遇到了相同的提問。
他向《澳門平台》表示,在得知第二批中國太空人(包括首位女太空人)即將到達天宮空間站的消息後,「學生們都很想知道澳門對中國航天事業所做出的貢獻」。
同樣地,澳門大學模擬與混合信號超大規模集成電路國家重點實驗室,亦會定期接待本地高中生。
該實驗室主任馬許願表示:「我向他們保證,從這裡走出去的學生都能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找到工作,包括粵港澳大灣區在內。」
然而,這還是不足以吸引本地學生的興趣。
André Antunes解釋,澳門科技大學的「一些研究人員是澳門人,但是為數不多,因為即使是內地,這個領域也沒有很多研究成果」。


相反,馬許願強調,澳大實驗室有六成的管理和研究人員都是來自澳門。但這些人員大多數都是在實驗室創建初期培養的,亦即是在2002年之前,當時澳門還未開放賭權。
隨著積體電路,也就是所謂的「晶片」,在各式各樣的電子設備中廣泛運用,對相關領域的人才需求在世界範圍內急速增加(見另文)。
澳門大學上月收到了超過100個哲學碩士學位(微電子學)課程及理學碩士學位(微電子學)的申請。馬許願稱:「我們先招收40名學生,明年我們需要將收生名額擴大兩倍。」

我認識一些澳門人也在研究行星科學,但他們不在澳門,亦就很難吸引他們回流

André Antunes


但是大部分的申請者都來自中國內地,尤其是粵港澳大灣區。這個實驗室位於澳門大學橫琴校區,他遺憾地表示:「只有3、4位申請者是本地人。」
馬許願認為,當地學生更傾向能保證他們在澳門找到工作的學科。「而晶片領域的工作機會就集中在橫琴和粵港澳大灣區」。他並特別提到,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總部就在深圳。
而André Antunes則認為,澳門人已經習慣了出外留學。


若一名學生對月球與行星科學感興趣,由於澳門並沒有相應的本科專業,他必須要到外地升學,這樣一來,人才流失成為最大的風險。
André Antunes表示:「我認識一些澳門人也在研究行星科學,但他們不在澳門,亦就很難吸引他們回流。一個人一旦有了事業,組建了家庭,紮根在外地,就不會想回來了。」

閱讀更多《五年規劃》專題:城市規劃尚待明確

走出疫情陰影

實現經濟多元化是澳門第二個《五年規劃(2021-2025年)》的主要目標,現時第二個五年規劃正展開公開諮詢。
諮詢文本涵蓋的重點發展的領域包括中醫藥研發製造、加快發展現代金融、拓展毛坯鑽石貿易、引入更多商務會議和國際會展、發展體育事業和中外文化交流合作平台。

在疫情期間,尤其是在最近幾個月,人們變得更加謹慎,希望一直留在目前的職位

徐美珊


另一個優先發展目標是推進新興科技的發展。澳門大學創新創業中心澳門青年創業孵化中心正在這一方面作出努力。
澳門青年創業孵化中心綜合業務部副總監徐美珊向《澳門平台》表示,本地年青人「有創業的動力,但是這不是一條容易的路」。
她憶述在爆發冠疫情前:「在澳門找到一份月薪2萬澳門元的穩定工作還是挺容易。」而根據統計暨普查局的資料,2019年澳門月工作收入中位數為1.7萬澳門元。

澳門青年創業孵化中心綜合業務部副總監徐美珊


但當時澳門本地人的失業率僅為1.7%。而在2021年上半年,儘管澳門流失1.68萬名外僱,本地失業率卻達到3%。
徐美珊解釋:「在疫情期間,尤其是在最近幾個月,人們變得更加謹慎,希望一直留在目前的職位。」她補充,還是會有一些人想嘗試創業,但是不會辭掉自己的全職工作。
她透露,目前澳門青年創業孵化中心已經有60個創業專案,「每一天都有40多人在中心工作」。
徐美珊表示,自四年前澳門青年創業孵化中心成立以來,已收到了超過300份創業申請,並已接受了200多份。但在2020年,申請人數「急劇下跌」,下跌趨勢在今年更為明顯。
除了疫情影響,徐美珊還指出另一個變化。今年4月,經濟及科技發展局頒佈了新規定,其中要求澳門的創業青年的年齡介乎21至44歲。
徐美珊遺憾地表示:「截止6月,我們不得不拒絕10多份申請,因為他們的申請者不符合新規定的要求。」她補充,有些45歲以上的申請者在疫情失去了工作,所以希望能自己創業。
但她認為並不是所有都是壞消息。徐美珊表示,線上創業培訓、自動售賣機、數字銷售和物流業在疫情期間「生意興隆」。
孵化中心已經協助搭建三個外賣平台。其中一個是上週在美國成功上市的「澳覓」,目前已獲上市公司450萬美元(約361萬澳門元)作為流動資金。
徐美珊表示,大部分的企業家都很有「野心」,他們已經想把業務擴展到周邊城市。「疫情讓更多的人主動出擊,而不是坐等遊客的到來」。

晶片大戰

美國、印度、巴西和歐盟都紛紛出台生產晶片計劃,其他國家和地區也在相繼模仿。
在新冠疫情和台灣生產商斷供晶片的雙重衝擊下,包括葡萄牙和巴西在內的全球汽車生產商只能停產或減產。
馬許願表示,中國也想減少對外來晶片的依賴。尤其是像華為這樣的中國企業,仍受到美國的技術封鎖。
澳門希望在這一方面扮演重要角色。珠海澳大科技研究院自2019年創辦以來,一直和粵港澳大灣區的企業合作。僅在去年,合作專案的預算高達1.4億元人民幣(約1.62億澳門元)。馬許願預計:「今年的合作關係會更加密切。」
但他認為,只有當橫琴能夠吸引內地電子領域頂尖企業時,才會出現變化。「我認為這在未來是可實現的,但是還需要一段時間。」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