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島新醫院所知甚少 - Plataforma Media

離島新醫院所知甚少

離島醫院要花費多少公帑?是否已落實公私合營的運作模式?醫療團隊由甚麼人員組成?據澳門《五年規劃》,十多年前宣佈的離島醫療綜合體,將於2023年開始運營。分析人士認為,項目缺乏透明度,並認為疫情導致項目出現進一步拖延。

大學教授林玉鳳認為,選擇路氹城末端的土地興建新公立醫院不妥。她在2009年首次競選立法會議員,曾在競選期間公開反對有關項目。林玉鳳向《澳門平台》表示:「當局需要把整個湖填平。」說的就是「映山湖」。

大學教授、立法會前議員林玉鳳

時任立法會議員關翠杏亦對當局的「草率決定」提出質疑,她在書面質詢中提到:「要將整個映山湖完全填平?」時任立法會議員區錦新亦表示,附近有「大量閒置土地」,《南華早報》曾報導,區錦新批評當局無權收回閒置土地,但行政當局亦無計可施。當局解釋,湖泊污染嚴重,而項目選址區域「地點寧靜、交通良好、遠離污染源和危險品 」。
12年後,映山湖被填平,立志加入立法會的林玉鳳,不僅輸掉了這場「環保」戰役,也喪失在本地政治舞台上亮相的機會(2017年她只當選立法會一個任期)。

林玉鳳:五年規劃一經定案,就必然會發生,這也是內地一貫的處事風格

另見城市規劃尚待明確報導

另一個被推遲的項目就是離島醫院。實際上,在2013年,在項目公布後五年,建築師黃如楷成為項目設計師,又需要5年時間才能啟動該項目主要建築物建設的公開招標。
林玉鳳表示:「我曾就延誤問題向政府當局詢問過一次,他們告訴我,本地專家在設計醫院方面沒有經驗,必須再重新做一次。」她認為,可能是政府的目標有所調整。
根據第二個澳門五年規劃(2021—2025),11月13日前截止公開諮詢,當中提到「爭取確保離島醫療綜合體於2022年完工,並於2023年分階段投入運作」。
林玉鳳表示:「五年規劃一經定案,就必然會發生,這也是內地一貫的處事風格。」

高天賜:由於很多官員與本地私人醫院有直接或間接的利益聯繫,他們一直很希望最大限度地推遲投入使用新醫院

溝通問題和裙帶關係

由於離島醫療綜合體一再出現延誤,當局一直拒絕對工程總費用作出新的預算估算。據2010年的初步估計,項目為100億澳門元,議員高天賜則表示,由於疫情,他對2023年項目投入營運持「保持觀望態度」,他認為這些數字已經過時。同為澳門公職人員協會會長高天賜稱:「他們越是拖延工程,公共判給合同便就越是耽誤,涉及多方面供應服務的合同,成本就越高。」

離島醫療綜合體規劃概念設計圖

當局表示,建造這座巨型綜合體,有關的處理成為導致延誤的原因之一。衛生局負責設計項目,工務局負責評估和施工。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在2017年承認,兩個部門之間的溝通問題: 「因此,我們需要大量的時間進行對話,並聽取其他部門的意見。」

高天賜對新醫院在立法部門的延誤提出批評,指責政府任人唯親。他回憶起「執行委員會成員」黃如楷遞交設計方案時「延誤很久」,高天賜說:「衛生局拒絕該建築師所提供的設計方案,然後把設計交給了第三方公司,延誤很多年。」

此外,高天賜又提到,建設醫院項目中出現不少「故意拖延」的情況,這有利於鏡湖醫院。他說:「由於很多官員與這所私人醫院有直接或間接的利益聯繫,他們一直很希望最大限度地推遲投入使用新醫院。」兩位澳門前特首,何厚鏵及崔世安,都在鏡湖醫院慈善會擔任領導職務。

澳門公職人員協會會長、立法會議員高天賜

林玉鳳亦認為,公共建設存在「長期」不合規定之處。 這是公共建設領域「一直以來」的漏洞, 一位知情匿名人士向《澳門平台》透露:「我不想惹麻煩上身,但我可以告訴你,幾乎所有重大工程都存在拖延和預算超支。」至於政府監管,他認為「由於民主派議員被DQ,監管的力度會較低」,他認為「或許可能由非華語媒體,即葡英媒體或社交媒體,才能擔任這個監管角色」。

《澳門平台》聯繫另外兩位政治學者,但他們以不了解議題為由,拒絕評論。此外,至截稿前,運輸工務司司長辦公室沒有對本報的問題作出回應。

離島醫療綜合體規劃概念設計圖

管理模式不透明

約一個月前,衛生局提出將採用公私合營的模式營運離島醫院。這是當局在委託香港大學醫學院進行的研究後所作出的決定,這與控制衛生方面的公共支出,加強醫療運作效率有關。
這個決定出乎意料。然而,高天賜表示,新模式或可克服「澳門在管理公立醫院方面所面臨的巨大困難」。
葡文澳門電台早前報導,內地私人醫療機構北京協和醫院可能是其中的選擇。《澳門平台》嘗試聯絡衛生局確認,但他們也沒有回應,理由是「所有衛生部門正忙於衛生防疫工作」。
林玉鳳認為應作公開諮詢,並呼籲政府提高透明度:「我們對此知之甚少。這是今後十年最重要的政策之一。我們會付更多錢嗎?我們會有更好的醫療質素嗎?政府會以甚麼形式提供支持?我們每年已經支付(超過)70億澳門元(用於醫療保健)。」

澳門衛生局醫生協會會員大會主席 Fernando Gomes

Fernando Gomes:急需開設新醫院,以滿足許多需求和某些專科

管理實體可與臨床工作人員共同合作

澳門衛生局醫生協會會員大會主席 Fernando Gomes表示,基於公私合作的模式,可以解決新醫療設施的醫務人員構成問題。「(管理實體)可在第二段時間內,在本地對同事進行培訓。」他認為急需開設新醫院:「以滿足許多需求和某些專科。」

對於由北京協和醫院負責管理的可能性,他指出,北京協和醫院「在所有專科領域都具有相當高的權威性」。但必須指出:「現在取決於合同的內容,是否這樣就必須經過培訓才能找到某些人員,以及是否需要在質量上要求一定的匹配。 」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