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基建熱潮–千年古鎮會越走越遠嗎? - Plataforma Media

中國基建熱潮–千年古鎮會越走越遠嗎?

穿著藍色扎染圍裙的老人背著竹籮,走在藍天和碧綠的稻穗之間,還有不少村民帶著孩子在採椒,這樣的生活年復一年。

中國的西南邊陲地帶,山路蜿蜒,神秘而寧靜,文化版圖上總有一片神秘的雲霧。千多年來,運送著茶葉的馬幫在古代的茶馬古道上駱繹不絕,邊陲地帶在人和貨物的流動下不僅成就了複雜的交通網絡,更帶動壯麗的文化交流。

其中,沙溪古鎮是茶馬古道上的節點重鎮,小鎮位於麗江和大理之間,一直以來的交通不便尤如是一道保護屏障,雖不算是與世隔絶的天險之路,但對於講求快餐式的旅行文化之下,這種慢,無疑顯得不合時宜。然而也是因為這種慢調,成為古鎮的價值所在,讓這個茶馬古道上的古鎮在時光的夾縫之中倖存下來。
沙溪寺登街是連接西藏和東南亞的茶馬古道上唯一倖存市集。比起麗江過度的燈紅酒綠、大理的雜亂無章,沙溪的寧靜無疑更符合人們對古代茶馬古道的想像。而且,更幸運的是,劍川縣人民政府在2002年和瑞士聯邦理工大學合作,以保護當地文化遺及可持續發展為目標,對沙溪進行沙溪復興工程,使沙溪成為國內古鎮保護規劃的一個典範案例。
然而,基建熱潮席捲全中國,鶴劍蘭高速沙溪支綫項目於2019年開始啟動,項目全長19.8公里。一般相信, 沙溪支綫的落成將會改寫沙溪古鎮長期交通不便的歷史,大大縮短沙溪與週邊城市的交通時間,重構滇西重要的旅遊經濟命脈。
但沙溪支綫的建成,讓人憂慮帶動經濟效益的同時,會讓古老的文化和寧的古鎮氛圍越走越遠嗎?談到這個問題,一部7人SUV汽車在彎彎的山路上揚長而去,司機自信而淡定的穩著呔盤。他叫小陳,今年36歲,去年開始,穿梭於大理和沙溪之間的包車司機。這是一個近幾年在沙溪才火紅起來的行業。小陳表示,沙溪的高速公路開通對他自言他沒有太多感覺,公路的建成對於他包車生意的影響來得沒有疫情來的大。「雖然其實路程只是縮短了半個小時,但由於路面比起之前好走,可能客人更願意自駕,而且還有二十元的過路費。」但他表示作為沙溪本地人,如果公路能夠帶動沙溪的整體經濟,總體而言還是比較正面。對於會破壞沙溪的寧靜的可能,「這是發展的過程吧」他說道。
「對我來說沒有影響, 如果真的有影響,那是因為現在公路太醜了,看上去被山劈開了一道的樣子。」張先生在當地經營的咖啡店在沙溪附近的白族村子上,雖然離開鎮上有2公里, 卻是當地的「網紅」咖啡店,他店舖的名字,是當地的旅遊熱門點之一。他認為,高速公路肯定會為沙溪古鎮帶來更多的人流,然而他是居於古鎮附近的白族村落裡,旅客人流的增加不會衝擊他的生活。「現在生意已經夠好了,人再多我也服務不過來。」不過對於他而言,他更關心的是公路對於山體所造成的影響。
對於高速公路對於景觀的影響,似乎外地人比起本地人敏感。香港人Echo所經營的客棧位於稻田旁邊,望出去是綠油油的一片。 Echo 表示喜歡沙溪的人,是喜歡古鎮的幽靜及保留了很多原生態的東西。她自言與有別於一般以規模大,講求投資回報的酒店經濟者有別,來沙溪生活才是她的第一目的,而非賺錢,因此她對於高速公路的開通持有保留態度。「如果出門口,以前的山,完全是綠色,但現在每隔一段都會有一個為了高速公路,防止水土流失的工程,所以景觀上看上去也沒有以前那麼漂亮。」
她認為公路是帶動了人流,但同時也會多了即日來回的客人「預估之後旅行公司的大巴必然會大量增加,沙溪從前也有旅遊,但屬於小眾路線,自由行的散客較多,不會有旅遊公司的大巴一批一批的來。」不過,她更關心的是高速公路對於旅遊業的生態的深遠影響。「開通以後會有另一個深遠的問題就是為了吸引更多的旅客,擔心地方會製造更多的大型的人工景點,讓遊客覺得『值回票價』。」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