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不投票? DQ事件和不信任票下的立法會選舉前哨戰 - Plataforma Media

投不投票? DQ事件和不信任票下的立法會選舉前哨戰

Pin Ho已經知道該投票給誰;Snowie Leong不考慮再次投票;Carson Leong承認「有可能投票」。澳門立法會選舉宣傳活動受疫情限制,選舉中三組候選名單被除名,沒有民主派人士參與的澳門立法選舉正式進入宣傳期。《澳門平台》訪問選民的投票意願。

「也許會投票」;「這是可能的」;「我的選擇不會改變什麼」,Carson Leong 冷漠地看著即將發生的事情。立法會選舉即將開始,但這並不是讓他感到不安的原因。在英國獲得會計學位、現年27歲的他在澳門從事房地產中介的工作。他說:「這是一個小社會,你不能選擇你想做的事情。」在週日下午,他在街上派發傳單:「買樓嗎?」他把傳單遞給路過氹仔成都街的市民。
澳門的競選活動日復一日地開展。在街道的盡頭,兩個路口外,在花城公園的一側,第11組「同心協進會」的麥克風發出巨大的聲音。「同心」候選人梁孫旭及李靜儀,尋求9月12日再次成為這個親北京社團的頭號人物,團體獲工聯支持,在四年前該組別是得票數第二多的名單。支持者帶著心形氣球,在進入做勢區域前有人協助測量體溫。
你有關注選舉宣傳嗎?Carson回答:「不可能。」他續說:「這更多是關於團體內部的選擇,而不是公開討論。」他指的是立法會議員的選舉制度,有14名議員是直接選舉產生,12名是間接選舉產生,由代表專業界別的團體選出,還有7名議員由行政長官委任。
你希望看到澳門解決哪些問題?這位房地產中介稱,政府的一些決定是「對經濟的約束」,他談到規管外賣店的新規定。自11月起,這些外賣店舖必須向當局登記,而且不能在住所內運營。
至於他所從事的領域, Carson認為樓價是「可以承受的」。然而,他警告澳門正「步香港的後塵」:「市面上的房屋面積越來越小。」

第十一組「同心」候選人在氹仔花城公園拉票

「房屋是生活的基礎。怎麼會有一部分人買不起樓?」

住屋及公共房屋建設,是澳門立法會主要的議題之一,也是候選議員議程上的優先事項之一。
在氹仔中央公園附近,其中一塊競選宣傳板上貼著高天賜的海報,他是唯一一個排在名單首位的葡萄牙人,他承諾(只用中文寫道)為「本澳居民人人一間公屋」而奮鬥。他不是唯一一個作出這樣政綱承諾的候選人。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網站載有詳細的政綱,其中14份名單中有兩份有葡文資料,包括高天賜的政綱,房屋是經常性的許諾。選舉新人梁偉明的競選組別「滙青平台」,促請「政府構建青年社屋」。社會服務工作者蔡文政所在的第7組「言起新力量」,則促進「落實夾屋政策[無法購買房屋又不具備社屋資格的群體]」。
位於氹仔成都街的美容按摩店涵美薈的職員Snowie Leong稱,這是「一個關鍵問題」。Snowie今年40歲,與朋友合住一間屋。「擁有房屋是生活的基礎。怎麼會有一部分人得不到呢?政府怎麼不介入?」她對房屋價格高企表示遺憾,並主張在澳門興建更多公共房屋。
這位前台接待人員還指出,行政當局在衛生和教育領域的投資不足。她指出,儘管政府將對博彩業徵收「高額稅收」,但這兩個問題沒有得到應有的關注。
Snowie畢業於澳門理工學院中英翻譯專業,2017年立法選舉她選擇棄權:43% 的登記選民沒有參與投票。她表示:「我很失望。」她回憶上一次投票,「約15年前」,當時她投票給本次選舉被選管會取消資格的資深議員民主派人士吳國昌。Snowie說她無意再投票。
你認為澳門市民對政治的興趣如何?「有些人很感興趣,另一方面,有些人認為這只是一場戲。那裡的商人們不會改變任何事情,但是他們擁有金錢和權力,就像賭場的老闆一樣。」 Snowie說,她指的是本地博企澳娛綜合的董事梁安琪,她首次出戰間選議席。

澳門公屋


立法會普選「永遠不會發生」

倒退的一天。今年8月28日至9月10日是立法會競選期,女商人梁安琪抵達澳門半島的友誼廣場,參加間選的第一場活動時,天已經黑了。作為防疫措施,場內的支持者不超過30人,活動場所由當局劃定。進入這場地,以及其他18個指定舉辦宣傳活動的地方,不能超出所限制的人數,而且需要測量體溫、核對健康碼、保持社交距離及戴口罩。
和其他間選參選人一樣,梁安琪的當選是有保障的,因為在間選中,候選人數再次等於間選席位數量。儘管如此,這位賭王何鴻燊(1921-2020)的四房太太也沒有放棄競選宣傳。由於疫情,舞台表演取消,但這位女商人在空蕩蕩的舞台上走來走去,並與記者交談。她提到自己曾經是一名舞者—「我一直支持並參與體育和舞蹈協會」—在解釋她為甚麼決定參加體育和文化領域的競選時她說道。

參加間選的梁安琪在友誼廣場舉行競選活動


廣場另一邊,葡文學校前面,矗立著另一塊專用於選舉的宣傳板。許多路過的人—其中大多數是遊客—停下來看海報。其中一個人對《澳門平台》說:「我沒有關注選舉。」
多年來一直住在澳門的Miguel de Freitas,正在走去新葡京的路上。這位葡萄牙人說:「我不投票。」他對澳門工會法遲遲未落實表示遺憾。他批評選舉制度將議會席位授予間選議員或行政長官任命的議員。「澳門是一個和諧的社會,我認為這些位置是不可缺少的。」Miguel de Freitas在澳廣視任職,他預測「以這種方式」永遠不會有通過普選誕生的立法會。
另一名以「不會說英語」為由,拒絕發表聲明的居民則回過頭來告訴我們:「我喜歡蘇嘉豪,他很年輕,是個好人。」

「我想生活在一個有多元聲音的社會」

民主派議員蘇嘉豪和其他20名立法會候選人於7月因「不效忠澳門特別行政區」而被立法會選管會取消參選資格,這一決定與香港在2020年作出的決定十分相似,當時四名民主派議員以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理由被取消議席。澳門終審法院在處理上訴時,維持選管會的選擇,因為這些候選人參與澳門基本法不符的活動,如紀念六四集會。
Miguel de Freitas認為將議員排除在名單之外是「荒謬且不必要」,雖然他並不感到驚訝。他說:「他們不和諧且是被瞄準的目標。」

民主派議員蘇嘉豪和其他20名立法會候選人於7月因「不效忠澳門特別行政區」而被立法會選管會取消參選資格


房地產中介Carson Leong亦認為這是「不公平」的決定:「我想生活在一個有多元聲音的社會。我不贊成在沒有令人信服和合理理由的情況下,限制某人的候選資格。」
位於氹仔木鐸街的一家小甜品店甜磨坊的員工Pin Ho表示:「如果政府同意這個決定,她也會支持該決定。」早前,行政長官賀一誠表示,取消資格符合「愛國者治澳」原則。
當被問及澳門最緊迫的問題是甚麼,在土生葡人顧客的翻譯幫助下,Pin Ho與《澳門平台》傾談,她認為,自2008年開始計劃的新醫院「快速建設」是優先事項。
Pin Ho表示,會投票在附近街區留下好印象的組別。她指出:「前面的土地有植物生長並招惹蚊子,有人向政府反映問題。第二天,政府人員來到,砍掉[植物]並帶走垃圾。」
與之前的競選宣傳活動相比,本次活動有何不同?Pin Ho與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顧客大笑起來。這位顧客認為:「當然有很大的不同,每個人都知道今次完全不一樣。」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