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中國的建築作品拿下兩個獎項絕非偶然」 - Plataforma Media

「我們在中國的建築作品拿下兩個獎項絕非偶然」

位於寧波的華茂藝術教育博物館,讓卡洛斯·卡斯塔涅拉(Carlos Castanheira)和西紮·維艾拉(Siza Vieira)贏得了《Archdaily》2021年度文化建築獎。這是兩人第二次因為在中國的作品而獲得建築獎項。今期,《澳門平台》訪問卡洛斯·卡斯塔涅拉,他表示獲獎並非偶然。

他說:「不是運氣。」這位葡萄牙建築師稱:「是我們自己造就了運氣。」他與西紮·維艾拉共同獲得Archdaily獎項。首次奪獎,是2015年的「淮安上的水上辦公樓」專案,這個作品獲得ArchDaily 辦公建築類別的年度建築大獎。今年,他們因寧波的華茂藝術教育博物館再次獲獎。「在中國的兩座建築,使我們勇奪兩個獎盃,絕非偶然。事實上,僅以Archarchly的15個獲獎作品為例,其中有5個就在中國。這表明中國的工程有許多在發展,並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華茂藝術教育博物館,是西紮·維艾拉(被認為是「諾貝爾建築獎」的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和卡洛斯·卡斯塔涅拉在亞洲建造的第四座建築,他們在亞洲還開發其他項目。

在內地多年的旅行和工作經驗,讓卡洛斯·卡斯塔涅拉確信中國正在發生變化:「中國非常渴望吸收不同的文化。隨着對外開放的進程,中國開始希望在不否認自身文化的情況下學習其他文化。成果已經開始顯現。現在,有很多高水準且敬業的建築師在中國工作。」

他稱,在中國的項目,可以經常見到邀請外國著名建築師設計、教授或審視基礎設施:「這是在葡萄牙沒出現過的事,人與文化之間也有交流,但儘管我們是開放的經濟體,我們卻非常封閉。我們不允許外國人進入。我注意到中國這裡就沒有這種情況,我們受到熱烈歡迎,有豐厚的報酬,這一切都與眾不同。這場教育的革命正在取得成果。」

峰迴路轉

在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這位建築師強調獲得Archdaily獎項的重要性,Archdaily是一個數字建築平台,其獲勝者由註冊成員投票選出。這個獎項(唯一的入圍決賽葡萄牙建築師作品)面臨的其他文化建築競爭對手有:瑞士勒布拉索斯的愛彼鐘錶博物館、位於西安的曲江藝術中心、位於德國海爾布隆的實驗大樓、和圖盧茲新會展中心MEETT。卡洛斯·卡斯塔涅拉稱:「獲獎肯定是很開心,受到認可的感覺非常好,尤其是在這樣一個全球性、具有相當廣泛參與者的平台上,並且是與比我們更大的項目競爭。參賽就非常令人愉快,能獲得獎就更令人激動。」

這個項目源自邀請。2014年,中國私人企業華茂集團總裁徐萬茂在波爾圖參觀西紮·維艾拉設計的Serralves博物館後,決定邀請他來主導這個項目。兩位設計師最終負責設計用於放置徐萬茂私人收藏的繪畫和雕塑的空間,但最初的想法並非如此。

最初,他們被邀請負責建造的,僅是寧波25棟別墅中的5棟,其中包括一個設有會議中心的酒店和博物館—項目在去年11月開業。卡洛斯·卡斯塔涅拉稱:「客戶因為我們立即開始工作而感到非常高興和驚訝,即使合同還沒有簽訂,建造博物館對我們也是一大挑戰,因為這是來訪者們進入時,見到的第一座建築物。然後我們知道此前曾有過一個設計方案,但客戶最終放棄,並賠了錢,然後選擇了我們。我們所有的項目都有類似的歷史,這得益於我們一直以來的好作品。」

這個作品是一個不規則形狀的五層建築,黑色金屬板覆蓋除頂部的休息室和露臺外的整個外立面。內部為白色,以反射通過中心天窗進入的自然光。從天花板垂直灑落的兩盞燈(是專為這座博物館設計的)、傢俱、地毯、門把手和藍瓷磚畫都來自葡萄牙。這座毗鄰東錢湖的建築高25米,面積約為6,000平方米,具有連接各樓層的無障礙通道,並且僅通過位於一樓和博物館頂部的窗戶來採光。

這兩位建築師在亞洲經常合作,在日本、韓國和台灣都有項目。卡洛斯·卡斯塔涅拉談及:「在世界的另一邊工作,是一段非常不同的經歷,也是一個令人愉快的體驗。這是最基本的。在亞洲,我們非常受尊重,而這是我們在歐洲正在失去的東西。在歐洲,建築師的角色總是被質疑。」

此外,卡洛斯·卡斯塔涅拉稱讚,這種尊重還有助於項目進展,因為設計師享有個性化工作的特權,並且貼近客戶。「我們在亞洲做過的項目,如果要在歐洲做,幾乎永遠無法實現。在歐洲,價低者得是慣例,儘管這並非總是正確的做法。我們在台灣為一個高爾夫球場設計了一個俱樂部會館。我沒有在葡萄牙乃至歐洲看到這種情況。在亞洲,我們得到了廣泛的歡迎:有意願、有錢、開放思維。」

正籌備的另外兩個位於亞洲項目,一個在日本,另一個在韓國,受到疫情影響而中止。他表示:「我們的工作很大程度上是基於直接接觸,而現在這是不可能的。」

出於同樣原因而陷入僵局的,是這個葡萄牙團隊在澳門藝術博物館策劃的展覽「 In / Disciplina」。他稱:「我們正在等待疫情得到最終解決。在新常態沒有出現之前,我們無法預測會發生什麼事。展覽本來也計畫在其他地區開展,但最終被取消了。我非常希望展覽能開,但是只有在現如今的疫情得到解決之後才有可能。」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