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德尼·昆泰拉: 「我是葡語國家共同體的建築師 」 - Plataforma Media

西德尼·昆泰拉: 「我是葡語國家共同體的建築師 」

他出生於巴西巴伊亞州(Bahia)內的費拉德桑塔納(Feira de Santana),目前居住在葡萄牙卡斯凱什(Cascais),但他在巴西、莫桑比克和葡萄牙設有建築工作室。西德尼·昆泰拉於1998年畢業,第二年在巴伊亞州薩爾瓦多開設工作室, 23歲的時候,設計了音樂家Caetano Veloso的房子。23年後的今天,其工作室成為巴西十大工作室之一,在莫桑比克首都馬普托和葡萄牙首都里斯本都有業務。46歲時,這位建築師來到葡萄牙,在歐洲的這個角落,領導一個由50多名專業人員組成的團隊。下一步是從澳門進入東方。

西德尼·昆泰拉(Sidney Quintela)

葡萄牙,新居

工作室的窗戶朝向特茹河,背景是四二五大橋和里斯本大耶穌像。且位於里斯本市中心的索德雷碼頭(Cais do Sodré)上,西德尼·昆泰拉十分熱愛葡萄牙和葡萄牙首都。他坦承對葡萄牙的熱愛:「個人而言,我與葡萄牙和葡萄牙人的關係使我受益匪淺,與一種文化和一種不同生活的方式的對話使我作為一個人變得越來越大。」

這位建築師強調,他的職業冒險開始的城市—巴伊亞薩爾瓦多,與里斯本之間存在共同特點。 西德尼說:「我愛薩爾瓦多,現在也愛里斯本。」

他和他的妻子都具有雙重國籍,可能是葡萄牙後裔的血統,助他們作出搬家到葡萄牙的決定。但這並不是促使他幾年前將注意力轉向里斯本的原因。「最初的目標是接近在巴西投資的那些人,在2005年是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沒有尋求設立工作室或從事國際業務。他只想鞏固那些希望更有效地在巴西投資的葡萄牙客戶。」

結果證明,這是正確的。自2008年開始,「次貸」危機爆發,多家在葡萄牙首都的國際公司倒閉。西德尼·昆泰拉的選擇不同,他選擇關閉巴西聖保羅工作室,而不是關閉里斯本工作室。他說:「我的選擇是:我寧願留在里斯本,也不願留在聖保羅。這是一種生活選擇。」

其後到2013年,他才開始規劃搬家到葡萄牙。這不僅僅是為了生意。巴西的客戶群比他逐漸在葡萄牙贏得的客戶群更重要,儘管葡萄牙客戶群不斷壯大。

那為什麼要改變?

「我來到葡萄牙是為了追求生活質量、安全,不是為了穩定,而是為了自由和公民身份,向我的女兒們提供自由的感覺,當你在一個不安全的國家出生時,你就失去了自由。」他解釋:「由於不安全而沒有自由的生活是很困難的。」

直到這一改變發生前,他每個月在葡萄牙度過一個星期。今天,他扭轉了這一循環,每月在巴西度過一個星期。算了算之後,住在巴西似乎更便宜,「但到了最後,還是住在里斯本比較便宜。」

他稱:「為了在薩爾瓦多過上里斯本舒適、健康和安全的生活,我們必須花很多錢。醫療保險非常昂貴,人身安全和財產安全的代價都非常昂貴,在那裡一輛防彈車出行的費用要高得多。」

雖然一年多前才做出了改變,但最終決定早在2014年就已經作出。當年,當他在科瓦達伊里亞(Cova da Iria)朝聖地為小女兒花地瑪(Fátima)洗禮時,他從巴西帶來了幾位客人。洗禮的那天,已經在里斯本了,他和大女兒在自由大道(Avenida da Liberdade)上,他向她請求去散步。「我牽著她的手,我們沿著大道走。在某一時刻,她問,什麼時候到達購物中心。他回答說,不會去購物中心,女兒回答說這種情況很奇怪,「但我們通常不散步 」。那時,他意識到自己四歲的女兒 「從未在街上散步過」。就是那一天他們決定要搬去葡萄牙住。

西德尼·昆泰拉半開玩笑說:「他是葡語國家共同體的建築師。」除了巴西和葡萄牙外,還多了安哥拉,他開始在安哥拉開展一些項目,並在那裡維持業務領域。後來他又去了莫桑比克,現在他在那裡開設了工作室。他在葡萄牙答辯的碩士學位論文,是基於在莫桑比克境內開展的一個真實項目。一個現在正啟動的項目。「建築是人類發展的工具」,西德尼的論文以尊重當地文化為基礎。他示:「在正在實施項目的區域中,建築並不重要。」他們使用的是當地材料和邏輯。「不能在沒有框架的情況下在某一地區建立一所有影響力的學校,因為之後較小的孩子們可能不想上學。」

心理學家建築師

西德尼主張 「以人為本 」和「尊重當地文化特徵的建築 」,因為這是「針對特定群體」。他提醒,不能像對待安哥拉人那樣,為瑞士人設計建築項目。「對其中之一來說,這是錯誤的建築 」。假設建築「可能是好的,但對那個人、那個家庭或者那個社會來說並不是好的」,而且將所有這些都放在繪圖板或電腦顯示器上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認為我們必須了解客戶。他稱:「如果我要為你建造一座房子,我會跟你談談,直到我比你更瞭解你自己。這幾乎是心理學的工作。只要觸碰你心裡的東西,房屋才能與你建立感官聯繫。」

他每年在巴西開展200個項目,在葡萄牙大約有15個項目,規模很大。位於里斯本市中心的伯納大道(Avenida de Berna)上的「Nouveau」建築以及奧埃拉斯(Oeiras)Jamor鎮的「Vivere」建築。此外,還為Tivoli酒店的餐廳進行翻新。另外還有一個項目在奧埃拉斯(Oeiras),卡斯凱什(Cascais)有一個,愛斯多利爾(Estoril)也有一個。他正在重新整修阿爾加維(Algarve)的一家酒店,還參與了亞速爾群島的一家酒店的項目。

未來呢?

西德尼說,可能是東方:「我很想在亞洲做些事情,我很喜歡亞洲。」他認為,亞洲人的生活方式不同,他所做的是「試圖明白這些差異,並讓工作為這些差異服務。」

這位葡語國家共同體建築師在被問及進入亞洲大陸的可能途徑時說,從澳門進入是顯而易見的。他舉例:「我講的是葡語國家共同體的語言,與其有非常接近的身份。」然而,他仍然冒險前往其他目的地,例如「兩年前進入沙特阿拉伯」。我非常喜歡泰國的曼谷。「我喜歡瞭解不同的現實,並迎接新的挑戰」,這意味著要做不同的事情。西德尼總結:「到目前為止,我並沒有去過墓園,但我想去,因為我認為墓地不必像現在這樣悲傷。這段路程是以非常令人沮喪的方式進行的,但也許可以不是這樣。」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